那一汪肥水的流淌 第34章 大結局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熱門小說 > 那一汪肥水的流淌  作者:麗娟 書號:33119 更新時間:2015-4-14 
第34章 大結局
  是的,到了結束的時候了。時間就像水,在不停的帶走我們的青春年華,我們的苦難和美好也都在流逝,無論你怎樣,或者卑微或者高尚,生活都在繼續。

  在這滾滾紅塵,有多少悲離合有多少恩恩怨怨,人們在望的洪中追求著快樂與尊嚴,是對還是錯?誰又說得清?

  讓我們的鏡頭穿越時光的隧道,來到一年以后的一個夜晚,夜依然人,月光如水,燈火闌珊。在一座遙遠的城市,我們的小主人公張浩洋和小軍兩人在這里上了大學,兩人合租了一套房子,鏡頭從深遠的夜空逐漸推進,兩人穿著衩背心,著年輕健美的肌,在聊著什么。

  陽臺上一個成麗的女人看樣子40多歲,剛換好睡衣,雪白豐腴的體幾乎是半著,尖聳的峰隨著呼吸起伏不已,這就是小軍的媽媽孟翠萍,她今天剛到這里,來探望兒子,把房子收拾了一下,兩個孩子的衣服洗了洗,自己換下來的內也洗了,兩個孩子的內洗好了搭起來,她又拿起自己的那件黑色的蕾絲小內,看了看,她羞羞的把兩個男士內分開一點,把自己的內搭在兩個孩子的內中間,三條內緊緊挨著掛在一個衣撐上,孟翠萍看著,臉上浮現著嬌羞,悄悄的從陽臺看著屋里的兩個男孩,他們結實的身體那么青春,那么剛,成的媽媽不漾,芳心動…

  走進屋里,兩個男孩的目光立刻被小軍媽媽那雪白滑的大腿和翹吸引了!

  孟翠萍走進臥室躺在上,兩個男孩跟著進去了。屋里頓時被一片濃濃的意包圍了…

  “嗯哼…嗯哼…嗯…”一聲聲嬌軟無力卻無比甘美的呻,孟翠萍雙手緊緊攥住臉嬌紅,一雙豐聳的肥前后晃顫著,浩洋正騎在她的身上,年輕的巴盡情品味著好朋友媽媽成的味道,托著肥碩的大白股,巴在噗嘰噗嘰順暢的動著,身子伏下來,吻住好友媽媽的感香,兩人同時發出濃重的鼻音,那聲音短暫而急促,可以看出他們是多么的享受這種逆倫情。

  小軍在旁邊看著,眼神里閃爍著一種怪異的興奮,看著自己的美麗的媽媽在好朋友身下溫婉嬌哼,扭的被干的嬌連連的樣子,他慢慢伸過去一只手,與媽媽的手緊緊相握…

  兩人要高了,浩洋跪在小軍媽媽的兩腿中間,股猛烈的撞擊著豐美的肥,小軍媽媽渾身雪白的體都在劇烈晃顫,一聲高過一聲的急促呻著:“啊! 哦!哦!啊…”離的雙眼的看著身邊的兒子,小軍正飛快的捋著巴,浩洋一陣哆嗦,死死頂住小軍媽媽的肥了,完了就拔出來了,那肥美的淌著汁

  小軍喊了一聲媽媽,就過去把即將巴噗嘰又了進去!

  “嗷…”

  成的母親被兩個小伙子這樣,揚起脖頸發出一聲極度足的叫…

  把鏡頭從這座城市離開,穿越夜空,來到一座縣城邊的鄉下,這里明顯不如大城市里燈火輝煌,卻也顯得安靜怡人,四處彌漫的甜甜的鄉野氣息,一個中年婦人長的眉清目秀,渾身散發著女人特有的人韻味,這就是劉勇軍的前:顧紅。是的,我們好久沒有提她了,還有一個30多歲男人長的和勇軍很像,這是勇軍的弟弟勇強,他一直在照顧這個離了婚的大嫂,今天來探望一下,正準備離開,與大嫂的目光相遇時,他感受到了一種女的溫情。顧紅感激的看著這個年輕健壯的小叔子,仿佛看到了從前丈夫的影子,不由得媚眼含

  她送勇強出來說:“我把你送到村口吧。”

  勇強點點頭。

  兩人并肩走著,顧紅聞到他身上那濃濃的男子氣息,心里泛起一陣久違的情,身體軟軟的,不由得偷偷瞟了勇強一眼,英俊的臉龐讓她怦然心動。

  兩一路沉默走到村口,路更黑了,顧紅沒有回去的意思,勇強也沒有說,兩人繼續前行著,呼的小路上穿出一條野狗,消失在草叢里,顧紅嚇了一跳,很自然的靠進勇強的懷里,勇強伸手攬住大嫂柔軟豐肢,安慰著說:“沒事,一條野狗…”

  可是兩人卻沒有再分開,勇強就這樣摟著大嫂,懷軟溫香,與干瘦的子形成鮮明的對比,不由得蠢蠢動的翹了起來,顧紅也是芳心顫的依偎在勇強懷里,那健壯的手臂讓她筋酥骨軟…

  “大嫂…”

  “嗯…”一聲嬌滴滴的答應,讓勇強心花怒放,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火,一轉身把顧紅死死抱在懷里,貪婪的摸著豐腴柔軟的嬌軀,聞著那陣陣人的女人體香,就像幾輩子沒見過女人了,一下子吻住那甜美感的香再也不愿松開!

  顧紅立刻像是被了骨頭一般哼唧著,全身都軟軟的癱下來,好舒服…羞的接納著小叔子的吻,嬌吁吁的說:“別…勇強…我是你大嫂啊…”勇強瘋了似地在大嫂成的女人體上品味著說:“你都和我哥離了…嫂…你死我了…我受不了了!”

  說著一把竟把顧紅抱了起來,像路邊的小樹林里走去,顧紅周身漾著無比的酥軟和甜美,羞的把臉埋在男人肩膀上…

  月光照在小樹林,地上鋪著衣服,女人光著白花花的大股,上身的衣服也被捋到腋下,白膩豐盈的峰晃顫著,雪白的大腿中間,濃密的水亮一片,肥大豐厚的的吐情,勇強在著曾被哥哥的花枝顫的嫂子玉體上,巨大的巴噗嘰噗嘰的在肥美的中穿梭,顧紅臉羞紅,甘美無比的承受著男人的沖擊,四肢百骸好像從錮中被解放了,久違的快讓她不由自主的發出嬌的呻

  “嫂…我哥不在…我就是你男人…”

  勇強著。

  顧紅嬌媚的摟住身上男人健壯的身體,嬌呼呼的呻著:“你…不要臉…你親嫂子…啊…哦…”樹林里的媾熱血沸騰,在這座城市的市中心的一個醫院里,那里也上演著一出不為人知的好戲。心理科的秦芳剛剛加完班,整個樓層已經安靜了,只有個別科室還亮著燈,也許是他們忘記關燈了吧。秦芳還穿著白大褂,依然遮擋不住豐腴成的女人嬌軀,白皙的臉上掛著紅暈,為什么臉紅了,因為這屋里還有一個人,就是她的弟弟秦磊。

  秦磊關上門,激動的一把摟住多未見的姐姐,雙手探上那豐聳的峰,秦芳羞的推開他說:“啊呀,這是醫院啊,你小子老實點吧…”

  說著就轉身收拾桌子上的東西。

  秦磊又從后面一把抱住了姐姐,雙手捂住那在白大褂下豐盈的房說:“姐…想死我了…”

  說著不由分說魯的在后面把姐姐的白大褂連同里面的裙子掀起來,豐肥大的雪白在窄小的三角的包裹下顯得更加肥渾圓,秦磊把姐姐按在桌子上,激動的蹲下來,雙手扒著姐姐肥大的丘就把臉埋進姐姐深邃的溝里,隔著三角頭貪婪的聞著里面濃郁的味道,用鼻子在那散發著味的成部拱著,秦芳被刺的忍不住一聲嬌,仰起脖子,身體軟軟的趴在辦公桌上,肥大的股情不自的輕輕扭擺著,肥美的間一陣陣難耐的情被弟弟的鼻子拱出來…

  秦磊拱著聞著,然后站起來扒下那粉紅的小內,姐姐那成的私處正分泌著愛,他在姐姐肥美的大股上拍了一巴掌,立刻起層層,說:“姐夫最近你了沒?”

  “沒…”

  “里想不想…”

  “想啊…”“說讓我你…”“哦…小磊…姐…”

  秦磊子,手扶著巴對著姐姐潤滑膩的道噗嘰了進去,立刻,心理科里意盎然,啪嘰啪嘰的體撞擊聲,夾雜著女人抑制不住發出的嬌,還有咕嘰咕的水聲,秦磊一邊著,一邊拍打著姐姐雪白的大股,每一次有力的沖擊都讓姐姐的身體在辦公桌上大幅度的向前滑動,滑的太靠前了,秦磊就托住姐姐的肢,把她的大股拉回來,接著

  兩人換了姿勢,秦芳躺在辦公桌上,還穿著白大褂,美的女醫生已經被的是梨花帶雨,臉嬌紅,秀發散著,衣襟敞開著,豐起伏,嬌不已。張開著豐結實的大腿,秦磊爬了上去,跪在桌子上,雙手扒開姐姐的腿,股沉下去又開始猛烈的動…

  “嗯…小磊…嗯…”肥道里被碩大的物撞擊的甘美無比,秦芳忍不住酥酥的喊著弟弟。秦磊野獸般的雙眼盯著姐姐白大褂里前后晃顫的豐,身子下去親吻著姐姐豐美的嘴,秦芳白的大腿夾住弟弟的,鼻音哼唧著吐著香舌與秦磊吻著,肥間被水四溢,淌在辦公桌上…

  “姐…舒服不…好久沒見你了…真想你…想我了沒?”

  “嗯…哼…想還這么久不找我…哦…別停…”

  “不是怕你家男人吃醋嗎…”

  “后天他和孩子都不在家…來家吧…嗯,聽到沒…”

  “行啊…用啥招待我啊…”“用姐的招待你…行不…啊…啊…”秦磊發起了猛攻,充野蠻力道的沖擊著姐姐豐體,嬌美的秦醫生癱在桌子上雪白的直晃,一對豐幾乎從衣里蹦了出來,媚眼緊閉顫舌嬌哼:“哎喲…真猛…啊…死姐了…”

  我們的鏡頭離開醫院,掠過燈火輝煌的城市夜景,在市郊附近的一處花園別墅區,那幢3 層的別墅里。有一個我們曾經熟悉的男人,他很英俊,身材健碩,看起來只有30來歲,他的名字叫李哲。

  此刻,別人都在熱火朝天的干著,他在干什么呢?這樣一個有錢有勢的花花公子,難道沒有再去勾其他的女人?還真沒有,因為此刻他正緊張的注視著他的母親,一個高貴典雅的女人,估計50歲了,臉上細細的皺紋告訴我們盡管她看起來養尊處優的保養得體,但是她的確已經老了,可她身上卻帶著一種讓人無法捉摸的惑力,那是一種歷經世事,懂得男人,善于體味風情的一種氣韻,她的皮膚依然白膩光滑,高高挽起的發髻展現著貴婦人的風姿,一件華麗的吊帶裙在燈光下亮閃閃的,一件玫紅的披肩松松垮垮的搭在肩上,遮擋住肩部的肌膚,這是剛從晚宴回來。

  二樓臥室的陽臺上,只有他和母親在沐浴著晚風,他發現母親的披肩敞開處,那一抹雪白的豐腴酥幾乎是半著的,柔軟的房下垂卻被衣托著,那一道溝令人炫目。李哲雙眼冒著火,盯著母親慢慢敞襟,高貴典雅的李夫人看著兒子的摸樣,嘴角輕輕揚起,出一絲極富女人氣韻的微笑,雪白的懷故意出一絲在罩下的白,隨即又被遮掩,只留下無窮的遐思。

  李哲說:“媽,爸今晚又不回來吧。”

  母親點點頭看著遠方,說:“是啊,他是個男人,生來就要去征服世界。”

  “呵呵,的確,我爸已經很成功了,媽,作為女人,你只需要征服這個男人就行了。你也擁有了世界。其實我覺得你不必為公司的事情付出這么多的心血,你也很累了。”

  李哲看著母親依然纖美的身子在吊帶裝下玲瓏的曲線。

  母親轉過臉,目光和李哲對視了,那眼神充著一種高貴的品質,卻又熱辣辣的讓人心顫:“小哲,有些人天生如此,是不甘寂寞的,女人不是只為男人活著,很多時候也為自己,因為你父親,我也逐漸變得有了那種霸氣,你能感覺到吧。”

  李哲點點頭:“是的,媽,所以我從小就崇拜你,一直到現在。”

  他的目光好像很難離開母親那若隱若現的酥

  母親的眼神更加有味道了,用一種特別的聲音說:“可是,女人有時候也渴望被男人征服,這是女人的天…”

  兩人面對面說著,都沒有移動腳步,可不知為什么兩個人的身體距離在接近,李哲幾乎已經可以聞到母親的呼吸。那呼吸帶著一種特別的味道,是歷經歲月的沉淀,散發出成氣質的女人香,那是濃郁的,極富感染力的。

  李哲雙眼放光,輕輕的微笑著說:“是的,可男人總想征服最有挑戰力的女人…”

  “哦,那在你心里,你覺得什么樣的女人最能挑戰你的征服?”

  “媽,我覺得,應該是您這樣的女人…”

  兩人的呼吸都急促起來,臉越來越近,幾乎到了相貼的地步,彼此聞著對方的呼吸,李哲大膽的用嘴碰到了母親的柔

  “哦…”一聲顫抖的呻從母親嘴里發出,那呻無比的惑,只是碰到嘴,那令人聯想到高的女人呻,聲音顫顫的軟軟的,無比的甘美舒,又夾雜著巨大的期待,看得出這是一個極會享受男人的女人…

  只是輕輕一觸,李哲及時的離開了嘴,只剩下母親翹首以盼的離風姿。

  “媽…女人會被什么樣的男人征服?”

  兩人依然熱烈的對視著。

  母親終于挪動了腳步,幾乎貼近李哲的懷里,帶著一股濃郁的體香,輕輕的吐著溫軟的氣息,柔聲說:“男人是騎手,女人是駿馬,英勇智慧的男人知道怎么能讓他的馬臣服…”

  李哲伸手一把攬住母親纖柔的肢,一具成的母親嬌軀就呼的擁進懷里,母親哦的又是一聲顫抖的嬌,急促的息讓白的房不停起伏,她已經太久沒有體味過男人的滋味,僅僅是挨著男人健壯的身體,已經讓她有了無限的聯想,透了的身體中蘊含的情被呼喚醒了,對男人的渴望無限的從大腿中間擴散著…

  李哲說:“您這匹香的母馬…讓騎手有不可控制的征服…”

  母親呼吸著熱,嘴柔美的慢慢貼上李哲的:“這匹馬…很久沒有騎手上來了…”

  母親柔軟的舌頭帶著望的呼喚嬌軟無力的被他允,李哲激動的說:“我要讓它在騎手下快樂的嘶鳴嚎叫…”

  伸手一把抓住他偷看了半天的母親的酥,柔軟的手感讓他渾身火中燒,母親一聲嬌,渾身都癱軟了,倒在他的臂彎里與他火熱的對視著,大口息著:“讓我體會那種滋味…”

  他抱著母親走進臥室,放在上,雙手扒住那吊帶往下慢慢剝去…

  當我們的鏡頭不忍再看,從這別墅里離開的時候,我們聽到身后“嗷…”

  一聲無比快慰甘美的女人嚎叫聲從別墅里傳出來,隨風飄

  怎能忘了麗娟?

  家里,張偉民坐在沙發上,麗娟在收拾著屋子,穿著居家睡裙,身上還帶著圍裙,依然遮不住姣好的身段,頭發扎在后面更顯溫柔主婦的韻味,這時候,響起了敲門聲,麗娟立刻臉羞紅芳心顫,那是勇軍來了!她急忙出去開門,勇軍進來和偉民打了招呼,就坐了下來,麗娟臉紅心跳的看了丈夫一眼,羞羞的對勇軍說:“勇軍…我給你準備了睡衣,你先換上吧…”

  是的,我們沒有聽錯,麗娟要給勇軍換睡衣,偉民在家的時候,呵呵,這一年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不知道。作者沒寫。

  勇軍接過睡衣,進臥室換了,麗娟跟著進去了。關上門,麗娟雙手被在后面靠在門上站著,溫柔的目光看著眼前的男人換衣服,男人了衣服,一身腱子疙疙瘩瘩的展示著雄的力量,穿好睡衣看見麗娟軟酥酥的目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麗娟早已漾,走過去輕柔的問:“合身嗎?”

  勇軍點點頭說:“好的。”

  麗娟雙手伸上去幫勇軍整理著領子,整理好后就沒有放下來,而是攀著他寬厚的肩膀,把自己豐如酥的身子依偎在他懷里,耳鬢廝磨。勇軍摟住麗娟的柔,麗娟抬起臉,閉著眼溫柔的嘴送上去與男人親吻著,很快就嬌噓噓了。

  麗娟豐的雙起伏著,臉上出羞澀的紅暈,抱著勇軍的身體跪下來,從他襠里掏出了大巴!那巴還沒有硬,但是已經比偉民的2 個還大了。麗娟一臉的癡,握著巴把臉湊過去聞著,好像那是她無比珍貴的寶貝,嘴輕輕摩擦著,嬌著,香舌軟軟伸出來著,一直丸上,嬌呼呼的看著它在臉前昂首立起來…嗯…鼻子里輕輕一聲嬌哼,柔軟的嘴張開就含住了碩大的頭,她清楚對比到,丈夫的巴能硬起來的時候,她也能完全含進嘴里,嘴可以碰觸到丈夫的,而這個男人,巴已經頂到了喉嚨,還只是含了一般而已。

  美嫻淑的麗娟臣服的跪在地上抱著勇軍的雙腿,跪下后肥更顯得豐渾圓,高聳的峰在他大腿上貼著,那碩大的巴仿佛就是她久別的親人,甘美的輕輕含住品嘗允,用鼻子去聞它的氣味…

  勇軍著把麗娟扶起來說:“現在別這樣…等睡了啊…偉民看見不好…”麗娟撒嬌般的伏在勇軍健壯的懷抱里,好似相思多年的少女終于見到了魂牽夢縈的情哥哥。兩人戀戀不舍的走出臥室。麗娟說:“你們先聊吧…我把廚房里的碗洗了…”

  麗娟收拾著廚房,倆個男人在客廳里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聊了一會,勇軍也來到廚房說:“還沒收拾完,我幫幫你吧?”

  “不用,這是女人干的活。你做不來…”

  麗娟笑著說著隨手關上廚房門。

  “哦,要不我先洗洗澡吧…”

  勇軍說。

  麗娟又一次撲進他懷里嬌滴滴的說:“不用洗了…我喜歡你身上的味兒!”

  勇軍摟著懷里的成美人,低聲說:“我喜歡你下面的味兒…你也不要洗了。”

  麗娟羞的看著臉前的男人,豐的大股情不自的收縮著,嬌軟的呢喃著:“嗯…今晚讓你聞個夠…勇軍…好想你…”兩人綿一會兒聽見偉民在外面說:“還沒收拾好啊?”

  兩人從廚房出來了,麗娟站在廚房門口,臉含羞的對丈夫說:“偉民…收拾完了…我們…要先睡了…”

  偉民笑笑說:“好的,我也睡了,今天我就睡浩洋屋里了…”

  說著,偉民伸伸懶,進了小屋里關上門。

  麗娟倚在勇軍身上,摘下圍裙,酥起伏,微微嬌,又羞又用極其柔膩的聲音在勇軍耳邊輕輕喊了一聲:“老公…”

  勇軍動情的摟住女人的身子,聽著麗娟在自己耳邊呼著熱氣的嬌:“老公…把你的女人抱到上吧…嗯…”話音剛落,身體就被勇軍有力的臂膀托起來,嬌哼一聲,手臂勾住勇軍的脖子,香軟的嘴幾乎貼著勇軍的呼著熱氣嬌滴滴的膩聲說:“老公,到上…好好愛我…”

  臥室的門啪嗒一聲關上了,客廳里雖然空無一人,但是整個房間都彌漫著濃濃的曖昧和意,讓人心里的,不知道為什么,是誰,再悄悄動心房?

  (全文完)
( ← ) 上一章   那一汪肥水的流淌   下一章 ( 沒有了 )
我的師娘和師荒唐的文革歲老熟開拓史遷愛飄曳的長裙那一鍋麻油雞太子(耽美)我的回憶母子斗士戀姬愛的表達
免費小說《那一汪肥水的流淌》是由作者麗娟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熱門小說。更多類似那一汪肥水的流淌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熱門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那一汪肥水的流淌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34章大結局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