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魂(易容) 第一章 靈柩鬼泣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武俠小說 > 大俠魂(易容)  作者:易容 書號:34282 更新時間:2015-5-20 
第一章 靈柩鬼泣
  山西云中山“落霞山莊”內,住著一位名天下的大俠,這位大俠姓華名天虹,武林人士送了這位華天虹大俠一個外號,名為“天子劍”

  二十年前,江湖上魔猖獗,暗無天,華天虹獨挽狂瀾,力張正義,經過無數次出生入死,浴血苦戰,終于掃妖氣,澄清宇內,為武林開創出一片新的局面。

  最近二十年來,江湖上這太平局面,可以說完全是拜華天虹之賜。

  眼前的華天虹,人在盛年,武功蓋世,聲譽之隆,宛如在中天,武林中的正派人士,視之為泰山北斗,便是販夫走卒、市井小民,也鮮有不知華天虹者。

  這午后,一輛長行馬車,馳入了云中山內。

  炎下,那趕車的頭大汗,長鞭揮動,喝叱連聲,不住地策馬前進。

  片刻之后,馬車馳入谷內。“落霞山莊”已然在望,那趕車的兀自揮鞭不歇,催馬疾行。

  蹄聲雷鳴,驚動了莊中之人,老仆宗遼趕出莊院,見那馬車已快沖到面前,急忙抱拳叫道:“何方貴客…”

  但聞那趕車大漢揚聲道:“南府司馬小姐。”

  老管家微微一怔,馬車已經猛然沖到,只得身形一側,閃向一旁。

  車聲隆隆,那馬車長驅直入,闖進莊內。

  這時,門前臺階上出現了幾個人,當先一位身形魁梧、氣派雍容的青袍男子,正是山莊的主人華天虹,長子華熙隨侍在側,幾名家仆跟隨在后。

  眨眼間,馬車沖到階前,眼看那趕車大漢剎車不住,一名健仆閃身上前,雙掌一分,陡托住雙馬頸下,得兩匹健馬連聲長嘶,兀立而起。

  老管家宗遼由后趕到,手挽車轅,硬將馬車定住。

  只見車簾掀動,躍下了兩名孝服女子,隨即挽扶一位雙眼紅腫、全身重孝的少女。

  華天虹凜然一驚,步下階臺,道:“世妹,發生了什么事故?”

  原來這位全身重孝的少女名叫司馬瓊,乃是武林名宿司馬長青的獨生愛女。

  司馬長青與華天虹的父親是八拜之,所以司馬瓊年紀雖輕,卻與華天虹同輩,兩家系屬世,彼此早就見過。

  司馬瓊一見華天虹,頓時淚珠泉涌,俯身下拜,哭喊道:“大哥…”

  言猶未了,突然暈倒在地。

  那兩名孝服女子急忙上前,挽扶起昏厥中的司馬瓊。

  華天虹身形一轉,舉手一招,道:“隨我來!”

  甫至內堂,廊下轉出一名青衣美婢,道:“啟稟大爺,老太君有話,請司馬小姐舍待茶。”

  這時,司馬瓊業已悠悠醒來,華天虹領著眾人,繞過回廊,通過一條長長的幽篁小徑,步入一座蒼松環繞、靜謐異常的舍。

  舍乃是華天虹之母文太君的居處。

  這時,兩位夫人都在門前候,司馬瓊一見,心頭大為激動,眼望二位夫人,叫了一聲“大嫂”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二位夫人齊齊一驚,忙將司馬瓊扶入靜室。

  文太君白發皤然,盤膝坐在一張檀木椅上,未及開口,司馬瓊已經拜仆下去,淚落似雨,嚎啕大哭。

  文太君戚容面,鎮靜地道:“瓊兒,你身著重孝,莫非…”

  司馬瓊仰面哭嚎道:“伯母啊!爹爹…”突又昏厥過去。

  大夫人秦氏睹狀,扶起司馬瓊,安置椅上,屈指輕彈,連點司馬瓊前三處大,司馬瓊呼出一口長氣,悠悠醒來,那美婢奔到后房,取來一顆寧神順氣的藥丸,秦氏夫人親手喂與司馬瓊服下。

  這時,眾人已知司馬家一定發生了奇慘變故,人人忐忑不安。

  但聽文太君道:“瓊兒,事情究竟發生在何人身上?你要節哀順變,定下心來,先將此中經過告知老身。”

  司馬瓊飲泣道:“爹爹和娘…兩人都…都慘死了!”

  文太君瞿然一驚,道:“什么?”

  司馬瓊口齒啟動,但卻泣不成聲,不頓足,又嚎啕大哭起來。

  眾人雖是早已感覺司馬家必有不幸,這時聽司馬瓊親口說出噩耗,仍有不勝震驚之感。

  霎時間,人人垂首,靜室之中,但聞一片唏噓飲泣之聲。

  司馬瓊倏然掙扎下地,跪在文太君的面前,哭道:“瓊兒父母同遭慘死,萬祈伯母顧念兩家情誼,替侄女做主。”

  文太君老淚縱橫,沉聲嘆息,道:“仇,勢在必報,老身定然為你做主,只是你悲慟過分,卻非所宜。”

  司馬瓊哭道:“侄女痛不生…”

  華天虹雙目之內,淚光轉動,道:“世妹節哀,先將經過情形,詳細述說一遍,咱們共議報仇的大計。”

  司馬瓊想起父母的死狀,心如刀割,泣聲道:“娘睡在內室,爹爹睡在外間,兩人同時遇害,一夜之間啊!”文太君暗暗忖道:這孩子悲傷過甚,已是語無倫次了。當下喟聲一嘆,道:“那是什么時候的事?”

  司馬瓊舉袖拭面,哽咽道:“四之前。”

  華天虹戚然道:“叔父母遺體之上,可有傷痕?”

  司馬瓊恨聲切齒道:“傷痕同在咽喉之上,那…那傷處齒痕歷歷,好似…好似被一種獸類咬傷。”

  文太君白眉緊蹙,沉道:“九命劍客何等身手,區區獸類,焉能傷他的性命?”

  司馬瓊聽文太君語氣之內,頗有懷疑之意,放聲哭道:“爹娘的靈柩尚未落葬…”

  突然記起一事,話聲微頓,接道:“哦!兇手有一樣表記留下…”

  文太君瞿然道:“什么表記?”

  司馬瓊垂淚道:“是一個小小的碧玉鼎。”

  說話中探手入懷,取出一個直徑寸許、高約兩寸、碧綠晶瑩的袖珍玉鼎。

  剎那間,文太君、華天虹以及華天虹的兩位夫人,不覺聳然變,神情之間,激動不已。

  這片刻間,靜室中沉寂如死,落針可聞,文太君等四人面面相覷,八道目光,不時朝司馬瓊手中的玉鼎瞥視一眼,神色中著憂慮、惘、焦急、駭異,似是這一瞬間,四人的心情矛盾萬分,復雜之極。

  一片神秘而沉悶的氣氛,籠罩在這靜室之內,小輩們不明真相,又不敢出言動問,不惴惴難安,大為緊張起來。

  突然間,司馬瓊放聲哭道:“什么道理啊!難道武林之中,還有華家畏懼的人么?”

  說罷之后,無助的悲哀頓襲心頭,越發哀哀痛哭不已。

  文太君柔聲說道:“孩子,老身曾經答應過你,為你的爹娘報仇雪恨…”

  司馬瓊哭著嘶聲道:“伯母告訴瓊兒是誰?這玉鼎代表什么人啊?”

  文太君神色凝重,緩緩說道:“江湖中事,波譎云詭,險詐重重,單只根據這小小一件信物,實不足認定兇手是誰。”

  大夫人秦氏藹然道:“她老人家一言既出,縱然毀家赴難,也要替司馬叔父昭雪冤屈,報仇雪恨。”

  二夫人白氏突然一顧夫婿,道:“你能確定這玉鼎是否贗品么?”

  華天虹微微一怔,道:“世妹,將那玉鼎借給愚兄瞧瞧。”

  司馬瓊忙將“玉鼎”遞了過去,華天虹接過,仔細看了一看,將那“玉鼎”放置幾上,突然咬破右手中指,一股鮮血泉涌而下,注入了“玉鼎”之內。

  那“玉鼎”直徑不過寸許,容量有限,頃刻間,鮮血注了鼎內,華天虹目不轉睛,凝視“玉鼎”

  在座之人,只有華天虹深明這“玉鼎”特異之處,文太君也不知其詳,這時見他將鮮血注入鼎內,俱都不勝訝異,一個個目凝神光,緊緊盯在那小小“玉鼎”之上。

  良久,那“玉鼎”的外表仍然碧綠晶瑩,毫無異狀,可是,華天虹的臉色卻越來越蒼白,身子竟然微微顫抖起來。

  原來那玉鼎外面,逐漸顯出幾行細細的紅絲,華天虹將那紅絲的一面朝向自己,其余的人俱未看出真相。

  逐漸地,那紅絲愈來愈為顯著,終于變成四行殷紅刺目、每行五字的詩文。

  那“玉鼎”小如玩物,鼎上的字體比米粒還小,但華天虹內功深厚,目力異于常人,一眼之下,已看清了那首詩文之意——

  “情是仇恨,寶劍慰芳魂;

  “一掬傷心淚,寄與薄幸人。”

  華天虹看清詩文,雙目之內迸出兩行熱淚,喃喃道:“一掬傷心淚,寄與薄幸人。”

  突然一拳擂在幾上,那“玉鼎”震得跳起來,鼎中所盛的鮮血,濺灑得華天虹身皆是。

  眾人嘩然大驚,兩位夫人齊齊走了過來,低聲勸慰。

  華天虹將手一擺,止住兩位夫人講話,目光一轉,向母親望去,神色之間,無限惶恐愧然。

  文太君深深望了兒子一眼,搖一搖頭,緩緩說道:“你稍安勿躁,我自有道理。”

  華天虹黯然垂首,沉沉嘆息一聲,那青衣美婢早已奔出室外,取來一件長袍,侍候主人換下了血污的袍服。

  這時靜室中鴉雀無聲,文太君閉目而坐,陷于沉思之中,其余的人也都是思起伏,只是各有所思,誰也不開口講話。

  突然間,司馬瓊芳心一沉,一種幻滅的感覺,倏然襲向心頭。

  以往,她將華天虹母子二人看作神明一般,在她想象之中,華天虹母子是至高無上、無所不能的,因此當她父母雙雙遇害之后,未及下葬,就兼程趕來“落霞山莊”

  在她想來,只要見到華氏母子,為父母報仇之事,定然刃而解。

  可是,如今她猶豫了,她開始覺得,事情并非如她想像的那么簡單,雖然一時之間還猜不透其中的道理,但卻隱約感到,報仇之事一定甚為渺茫,絕非一舉便能成功。

  忽見文太君雙目一睜,兩道寒電般的光照過來,緩緩說道:“瓊兒,我華家與你司馬家的情,你知道得詳細么?”

  司馬瓊微微一愣,囁嚅道:“侄女知道爹爹與華伯父是八拜之。”

  文太君沉聲道:“那是說刎頸之了。”

  語聲微微一頓,接道:“三十余年前,正兩派有‘北沖會’一場決戰,結果正派俠士傷亡殆盡,你華伯父也在那一戰中不幸喪命。”

  提起了往事,華家人追念祖先,人人淚下如珠,婦女們更是嚶嚶低泣起來。

  但聽文太君緩緩說道:“當,老身含悲忍痛,負傷突圍,此后十年中,老身與你華大哥隱伏湖山,臥薪嘗膽,母子二人,苦練絕藝,十余年后復出,再與群周旋,直到‘子午谷’一戰,我白道人士始才重見天。”

  司馬瓊凄然道:“伯母與華大哥的俠行義舉,侄女早已聽爹爹說過,爹爹在世之,是極為敬佩的。”

  文太君淡淡一笑,道:“敬佩二字,那也休提。老身只望你能明白,我華家孝義傳家,義之所在,殺身不顧,老身與你華大哥,絕非是貪生惜命之人。”

  司馬瓊點頭道:“這一點侄女早就知道了。”

  文太君肅然道:“那就好了,老身問你,你是愿意咱們替你報仇,抑或是愿意親自為父母報仇雪恨?要事先拿定主張。”

  司馬瓊道:“侄女…”

  文太君接道:“你聽老身將話講完。你若愿意咱們代你報仇,一年之內,老身負責將兇手的首級付與你;若是你想親手為父母報仇,則你跟隨老身三年。兩年之內,老身將畢生所學,傾囊傳授于你,然后你隨華大哥練劍一年,三年藝成,老身擔保你的武功在那兇手之上,報仇之事,不過舉手之勞。”

  司馬瓊不加考慮,道:“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為子女者,誰不愿親自去報,侄女情愿隨侍伯母學藝三年。”

  文太君笑容微綻,道:“好孩子,有志氣!從今以后,你得抑制悲憤,專心習武,凡事聽老身的吩咐。”

  司馬瓊連連稱是,盈盈拜倒,謝了收錄傳藝之恩。

  但聽文太君道:“你連悲慟,神傷過甚,加以車馬之勞,再不歇息,恐有大病臨身。”

  轉面一望孫兒、孫女,接道:“爾等一起退下,陪同瓊姑姑安置居處去吧!”

  司馬瓊聞言,只得行禮退出,華熙也領著弟妹們退出舍,陪同司馬瓊而去。

  靜室之中,只剩下文太君母子、婆媳與那青衣美婢。

  文太君沉默了片刻,突然長長一聲嘆息,自語道:“這萬斤重擔,只好落在老二肩上了。”

  秦氏夫人似是大吃一驚,道:“娘…”

  文太君戚然說道:“除此之外,別無良策,這是無可奈何之事。”

  秦夫人愁容面,目光一轉,望向夫婿,華天虹亦是臉沉痛之,目光再轉,怔怔地望著二夫人白氏。

  此際,二夫人白氏如遭雷擊,呆呆坐在椅上,眼淚如斷線珠子,簌簌不絕,順頰而下。

  只聽文太君沉聲喝道:“傳二公子。”

  那青衣美婢低喏一聲,轉身走出室外。

  二夫人白氏陡然飲泣道:“娘!龍兒頑劣成,讓他一人獨闖江湖,那…那是太危險了!”

  文太君深深浩嘆一聲,道:“天虹初入江湖時,年紀不過十六七歲,龍兒雖是頑劣成,但他身兼數家之長,以他的年歲,也該闖天下、有所作為了。”

  白氏垂泣道:“此事不能讓媳婦去解決么?”

  文太君戚然道:“唉!你能解決得了,我作婆婆的也能解決了。”

  白氏眼淚汪汪,移目望向夫婿,出哀哀求助之

  華天虹口齒啟動,言又止,隨即垂下頭去,神情之間,大有愛莫能助、無所適從之勢。

  忽見那青衣美婢匆匆走了進來,道:“啟稟老太君,二公子不在莊內,婢子已經打發人趕出莊外,分頭找尋去了。”

  文太君眉頭微蹙,道:“姑娘們都在莊內么?”

  那青衣美婢道:“家里的姑娘全在。”

  文太君想了一想,道:“南山山坳有一家獵戶,那家有個女兒,叫做…”

  那青衣美婢接道:“二公子已經不和那位姑娘玩了,不過,婢子也打發得有人前去。”

  秦氏大夫人問道:“山外也有他識的姑娘么?”

  那青衣美婢應道:“有是有,不過二公子很少去找她們,都是那些姑娘來惹二公子。”

  忽聽砰然一聲巨響,華天虹猛地一掌拍在身邊茶幾上,恨聲道:“這小畜生,氣煞我也!”

  眾人對這突然的舉動吃了一驚,文太君冷冷望了兒子一眼,目光之內,隱含責怪之意。

  華天虹大感汗顏,垂首告罪道:“孩兒一時糊涂,娘別生氣。”

  文太君輕輕哼了一聲,目光一轉,朝秦氏道:“我打算讓龍兒立刻動身,你去將那副軟甲取來。”

  秦氏微微一怔,隨即起立道:“兒媳遵命。”轉身出門而去。

  二夫人白氏道:“娘!媳婦去替龍兒打點行裝,少時回來侍候。”

  文太君將手一擺,道:“快去快來,闖江湖,并非出門作客,一柄鋒利的寶劍也就夠了。”

  白氏頷首稱是,轉身出房而去。

  華天虹深思半晌,忽向母親道:“娘!龍兒風,冥頑不靈…”突然發覺母親神色不悅,連忙住口。

  “世事如棋,每出常人意料,想你一生行止嚴謹,事到臨頭,也有身不由己之時,龍兒的造化,誰又能先期預料。”

  華天虹喟然一嘆,道:“孩兒始終覺得,那孽障聰明有余,端凝不足,非是大器之材,眼前這萬斤重擔,他肩負不起。”

  文太君臉上閃過一絲憂戚之,沉聲道:“肩負不起也得肩負!”

  華天虹微微一怔,期期艾艾道:“孩兒覺得,此事不如讓孩兒親自解…”

  “解”字未曾出口,文太君臉色倏寒,冷冰冰地哼了一聲。

  華天虹頓生惶恐,急急垂下頭去。

  文太君見到兒子惶恐之狀,長長一聲嘆息,轉面朝那青衣美婢道:“將我那紫檀木匣取來。”

  那青衣美婢聞言應“是”當即奔入后房,捧來一個烏光閃亮、暗中透紫的檀木小匣,置于文太君面前幾上。

  須臾,大夫人秦氏步入室內,呈上一件護身軟甲,過了片刻,白氏夫人拿著一柄澤斑駁、長達四尺的甲古劍,也進入了室內。

  文太君向那青衣美婢道:“你另外派幾個人出去,落之前,務必將二公子召回。”

  那青衣美婢低喏一聲,急步走出室外。

  靜室之內,重歸寂靜,四個人默然對坐,只等二公子華煬到來。

  沉悶的空氣,好似一緊緊繃著的弓弦,迫得人有點透不過氣來,突然間,華天虹大聲說道:“我總覺得,這小畜牲聰明外,難當大任。”

  秦氏夫人一望婆婆,低聲說道:“何不讓熙兒出去?娘!熙兒是長子,年紀也大些,應該出去磨練了。”

  文太君肅然道:“你們但知其一,不知其二,這件事內情復雜,詭譎難測,熙兒端凝有余,機變不足,叫他肩負此任,那是更加危險了。”

  一陣步履之聲,傳入了室內。

  只聽一個清朗暢的聲音,高聲叫道:“召喚我么?龍兒回來了。”

  語聲甫盡,一位輕袍緩帶、俊美無儔的少年手搖折扇,笑走了進來。

  這一位俊美少年,正是華天虹次子華煬,他表字云龍,名龍兒,眼前不過十八九歲,較之大哥華熙,整整小了兩歲。

  華天虹共有三子二女,長子、幼子以及兩個女兒,都是大夫人秦氏所出,次子云龍則是二夫人白氏的骨

  那二夫人閨名白君儀,少女時代,美如仙,傾國傾城,有武林第一美人之稱,華云龍兼承了母親的長處,生長得貌似潘安,俊美至極。

  另一方面,文太君治家嚴謹,家規極嚴,華天虹天敦厚,事母至孝。

  長子華熙端莊穩重,饒有父風,幼子華煒年方十四,雖得全家鐘愛,卻也循規蹈矩,至于夫人小姐,乃至家中的仆婦,無不是長幼有序,行止有節,誰也不敢稍有逾越。

  唯獨這華云龍,自幼便飛揚佻達,不受羈勒,長大之后,更是風倜儻,放不羈。

  他那拈花惹草、隨處留情的性格,大違祖母和雙親的心意,只是任憑文太君和華天虹夫婦想盡辦法,始終不能改變他這風的天,所幸他的舉動雖是放,實際上尚不下,故在無可奈何之下,也只得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了。

  這時,華云龍興高采烈地走入室內,忽然發覺情勢不對,母親臉上尚有淚痕,不暗暗心驚,連忙移步上前,雙膝一屈,跪了下去,道:“龍兒拜見。”

  文太君漠然說道:“罷了。”

  華云龍暗自心慌,轉身向華天虹叩拜道:“龍兒參見父親。”

  華天虹將手一擺,也不言語,華云龍轉臉望著秦氏夫人,叫了聲:“娘!”

  秦氏夫人雙目之內,淚光浮動,柔聲道:“累了吧?先坐下歇息。”

  華云龍應喏一聲,移步走到母親身邊站定,目光轉動,朝幾上的軟甲、寶劍及那碧綠晶瑩尚余大半鮮血的鼎來回掃視幾眼,低聲問道:“媽!什么事令您傷心,又是孩兒闖了禍么?”

  二夫人螓首一搖,哽咽道:“你先別吵,有話吩咐你。”

  說話中,兩行熱淚不覺順頰而下。

  只聽文太君道:“龍兒,南府你司馬叔爺家中,發生了重大變故,你尚不知么?”

  華煬微微一驚,搖首道:“不知道,孩兒與一位朋友在后面山峰玩耍,聽到宗遼…”

  華天虹怒聲喝道:“老管家!”

  華云龍低聲道:“是!老管家。孩兒聽到老管家的呼喚,立即從峰上滑下來,路上沒有遇見誰,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故。”

  說到此處,那青衣美婢悄然走了進來,華云龍將兩道詢問的目光投了過去,似是問她到底發生了什么大事,那青衣美婢不敢答理,匆匆垂下頭去。

  忽聽華天虹沉聲說道:“你先跪下,有話對你講。”

  華云龍臉色一變,惶然走了過去,一衣襟,直跪了下去。

  文太君似有無窮感慨,吹噓良久,始才喟然一嘆,緩緩說道:“龍兒記住,你那司馬叔爺與叔祖母,兩人在睡夢中遇害,傷痕同在咽喉,齒痕歷歷,似是被一種獸類咬死。”

  華云龍劍眉聳動,駭然存疑道:“有這等事?司馬叔爺成名數十年,以他的身手,武林之中,已是難有敵手…”

  文太君不待他將話講完,冷然截口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難有敵手這句話,講得過于武斷。”

  二夫人白氏連忙接口道:“龍兒!天下之大,奇人輩出,在江湖上活動的人物,不過是一小部分,并非整個武林,你后在外走動,千萬要將這一點謹記在心。”

  華云龍點一點頭,應道:“孩兒記下了。”

  接著眉頭輕蹙,又道:“司馬叔爺不是等閑之人,何等獸類,能夠害他的性命呢?”

  文太君道:“事實如此,不由人不信,這是你瓊姑姑親口所講。”

  華云龍惘,問道:“瓊姑姑今在何處?”

  文太君道:“現在莊內,她悲慟過甚,我命她下去歇息了。”

  華云龍劍眉軒動,眼珠一轉,朝木幾上那“玉鼎”望去。

  文太君緩緩說道:“那鼎是兇手留下的表記,這也是追查兇手的一條線索。”

  華天虹將那“玉鼎”拿在手中,道:“這是一座碧玉雕成的小鼎,你記在心里就是了,不必帶著此物。”

  華云龍眉頭一皺,暗暗忖道:“這一件兇殺案,若是命我華煬去偵辦,就該將此‘玉鼎’付于我,最低限度,也該讓我仔細瞧瞧。”

  那“玉鼎”刻有四句詩文,華天虹不愿讓兒子看到,話一講完,立刻取出一塊絹帕,將那小鼎包將起來。

  華云龍聰明絕頂,睹狀之下,已知事有蹊蹺,但亦不加追問,轉臉一望祖母,道:“召來龍兒,不知有何差遣?”

  文太君沉沉嘆息一聲,道:“司馬家遭此慘變,依你之見,咱們華家之人應該如何處理?”

  華云龍不假思索地道:“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瓊姑姑若有志氣,她一定希望手刃元兇,親自替父母報仇,此恨方能得雪。”

  文太君道:“你瓊姑姑正是這個意思。”

  華云龍道:“既然如此,就該將她帶在身邊,傳她幾樣絕技,使她有報仇懲兇的能力,不過…”

  文太君淡然道:“不過怎樣?”

  華云龍沉道:“手刃元兇,乃是瓊姑姑的心愿,咱們華家,也應該多方盡力,那才不負兩家的情。”

  文太君緩緩頷首,道:“我也是這個意思,至少咱們要先查出兇手是誰,將來你瓊姑姑出面報仇時,也不至于漫無頭緒。”

  華天虹倏地冷然道:“與我已經決定,這偵緝元兇之事,派你去做。”

  華云龍眉頭攢動,暗暗忖道:“這事就透著古怪了。”

  白氏夫人戚然說道:“龍兒,你若有困難之處,可以稟明,或許會另作安排。”

  生身之母,骨連心,這白氏夫人愛子之情又深了一層。

  華云龍暗念不已,忖道:“按理來說,這事應該親自出馬才是,再說,在與爹爹心目之中,我華煬遠不如大哥成器,這事何以不派大哥,反而落在我華煬身上?這其中必有講究…”

  他心念電轉,忽然朗聲道:“媽,孩兒年事已長,理該干點正事,磨練磨練。”

  二夫人口齒啟動,言又止,忍不住心頭悲凄,雙目之內淚光浮動,泫然泣。

  文太君輕輕咳了一聲,倏然冷聲道:“龍兒,你聽清楚。”

  華云龍垂手應道:“但請吩咐,孫兒聽著。”

  文太君肅然道:“二十年前,武林中有一位女中豪杰,姓顧名鶯音,江湖人稱‘玉鼎夫人’,你所見到的碧玉小鼎,便是她的信物。”

  華云龍精神一振,道:“有名有姓,事情便好辦了。”

  文太君冷然道:“據咱們所知,那玉鼎夫人早已不在人世。”

  華云龍訝然道:“是傳聞,抑是有人親眼目睹?”

  文太君道:“難得你心思縝密,咱們倒也放心不少。”

  突然伸手拍拍幾上紫檀木匣,接道:“那位玉鼎夫人有一封絕筆書信存在此處,根據此信,咱們當然認定她已經離開人世。”

  華云龍微一沉,道:“如此看來,殺害司馬叔爺的兇手,若不是玉鼎夫人的傳人,那便是有人利用這件信物,企圖蒙騙世人的耳目。”

  文太君嘆息道:“唉!那就很難斷言了。”

  華天虹接口道:“武林中事,很難以常情推斷,玉鼎夫人或許尚在人世,那也是可能的事。”

  華云龍暗暗忖道:“玉鼎夫人又如何?就算她仍在人世,也嚇不倒咱們云中世家啊!”文太君似已看透了他的心思,冷冷說道:“玉鼎夫人與咱們華家恩怨糾,孰是孰非,無法作一診斷。此中情由,一言難盡。簡單地講,倘若那‘玉鼎夫人’尚在人間,咱們縱有絕世武功,也不便與她動手。”

  秦氏夫人一直未曾開口,這時淚珠泉涌,凄然接道:“咱們有一件事對不起她,無顏見她的面。”

  華云龍霍然一震,囁囁道:“那…那可怎么辦?”

  文太君戚然道:“咱們華家寧可斷頭瀝血,也不愿做虧心之事,只是造化人,有時人便無能為力,咱們也是無可奈何。”

  華云龍心情稍弛,緩緩說道:“既然于理無虧,那就好辦了。”

  文太君苦澀地笑了笑,啟開紫檀木匣,取出一封澤陳舊、看去已存放了一二十年的書信。

  華云龍眼睛一亮,道:“這就是那位夫人的絕筆信么?”

  文太君肅然道:“正是,但你絕不能私看此信,違背了此誡,你便不是華家的子孫了。”

  華云龍臉色一變,忙道:“孫兒永遠不敢忘的告誡。”

  文太君將那封絕筆書信交給身旁的青衣美婢,道:“將這封書信裹上一層油布,在軟甲的夾層之中。”

  白氏夫人道:“讓我來。”

  那青衣美婢急忙將書信遞了過去,取來油布和針線,二夫人親自動手,將那絕筆書信包好,在那件軟甲的夾層之內。

  華云龍自始至終,直地跪在文太君的面前,文太君未曾命他起立,他只好跪著不動。

  二夫人卻是有些心疼,匆匆妥書信,說道:“這封信關系重大,你現在就將軟甲穿上吧!”

  華云龍應喏一聲,站起身來,去上身的衣服,將那軟甲貼身穿好。

  但聽華天虹道:“你跪下。”

  華云龍垂首應“是”重又面向祖母跪了下去。

  文太君緩聲說道:“明白你父親的意思么?今之事,關系咱們華家的榮辱禍福,也關系咱們華家的生死存亡,這萬斤重擔落在你一人身上,你若掉以輕心,咱們華家可就毀了!”

  華云龍心頭一沉,悚然道:“孫兒不敢大意。”

  文太君輕輕嘆息一聲,道:“這件軟甲,是你大哥周歲時,江南的武林朋友聯合贈送之物,一則可以防身,二則冬暖夏涼,你不可等閑視之。”

  華云龍垂首道:“孫兒理會得。書信呢?”

  文太君語聲一揚,神情肅穆,道:“此去江湖,務必查出真兇是誰,如果兇手僅是玉鼎夫人的傳人,或是有人冒名行事,那么問題就簡單了。”

  華云龍道:“倘若玉鼎夫人尚在人世,兇案系她所為,那又怎樣?”

  文太君道:“果真如此,你就當面將這封絕筆信退還給她。”

  華云龍道:“以后呢?”

  文太君神色一黯,浩嘆一聲道:“以后的事,那無法預料,只有觀其變化了。”

  白氏夫人戚然道:“江湖之上,必然還有更大的變故發生,你要步步為營,處處謹慎,最好是專心追查此事,不要多管閑事。”

  華天虹冷冷說道:“還有你那些壞習,最好是一起改掉。”

  華云龍垂首恭聲道:“孩兒記下了。”

  文太君喟然一嘆,向二夫人一使眼色,抬起左手,打了一個手勢。

  二夫人白氏,突然之間,熱淚泉涌,雙手發抖,顫巍巍的劍出鞘,飲泣道:“兒…

  你…過來。”

  華云龍身站起,走到母親身前,惑然道:“孩兒知道隨機應變,媽不用擔心。”

  文太君嘆息道:“唉!君儀,將寶劍給我。”

  白氏夫人微微一怔,匆匆一拭淚痕,道:“兒媳自己來。”

  華云龍暗暗忖道:這事當真古怪,媽素來堅強,難得有傷心落淚之時,今如此憂傷,是因為我要遠離她膝下?或者是還有其他原因?

  華云龍正自轉念未已,白夫人已經持劍走來,哽咽道:“兒將左手抬起來,手掌豎在前,媽不會傷你重的。”

  華云龍腹疑云,左掌一豎,訝然道:“媽要干什么?”

  白氏夫人哀聲道:“媽只是在你掌上刻一個字…”

  但聽文太君道:“你記得筆法么?”

  白氏夫人點頭道:“兒媳記得。”

  華云龍柔聲道:“媽只管刻吧,皮之苦,孩兒還不在乎。”

  白氏夫人雙目噙淚,手執寶劍,劍尖直指兒子掌心,定了定神,突然咬緊牙關,皓腕微微一振,只見那寶劍寒光一閃,二夫人已是棄劍于地,掩面低泣起來。

  華云龍感到手心一涼,翻轉手掌一看,血跡殷殷,赫然是個“恨”字。

  這時,大夫人秦氏與那青衣美婢一起走了過來,在華云龍掌心涂了一層藥膏,然后用一塊白絹將那手掌包扎起來。

  華云龍臉色有點蒼白,悚然道:“媽,您恨龍兒?”

  二夫人螓首一搖,道:“不是…”

  文太君截口道:“親生骨,恨你作甚?龍兒不要胡思想。”

  二夫人含淚道:“此中的用意,你自有明白之,如今不要多問。”

  華云龍頷首道:“只要不是媽恨孩兒,那就不要緊。”

  忽見文太君目光一抬,問道:“是小畹兒么?”

  門外伸進一張娟秀的小臉,嬌聲道:“,我要進來。”

  這小姑娘乃是華天虹最小的女兒,平極得文太君喜愛,但此刻文太君腹心事,焉有心情逗小孫女?只見她眉頭一皺,揮手喝道:“有事,前面玩去。”

  小畹兒見到祖母神色不悅,愣了一愣,朝室內溜了一眼,果然轉身奔去。

  但聞文太君沉聲喝道:“龍兒聽著。”

  華云龍連忙一整容顏,垂首道:“請吩咐。”

  文太君一頓,緩緩說道:“有幾件事,你得牢牢記住:第一,那封絕筆書信除非是當面退還玉鼎夫人,任何人不能過目,萬不得已時,寧可毀掉。”

  華云龍道:“孫兒不敢忘懷。”

  文太君肅然道:“你左掌心留下了一個字痕,不管是誰問起,你要講是自幼便有的。”

  華云龍將頭一點,道:“孫兒記下了。”

  文太君微微一頓,道:“若有人問起你的年紀,你要多報一歲,說是壬申年正月十九生,記得么?”

  華云龍劍眉輕蹙,應道:“是!孫兒記得,壬申年正月十九生,如今該是十八周歲有余了。”

  文太君忽然嘆息一聲,道:“華家子孫,只有你善于撒謊,如今倒要依靠你這撒謊的本領了。”

  華云龍臉上一紅,囁嚅道:“辦完這件事,孫兒再不撒謊了。”

  文太君頷首道:“此去江湖,你得自力更生,若有厄難,咱們可是救不了你。”

  華云龍道:“孫兒理會得,孫兒知道照顧自己。”

  忽聽步履之聲,屋外傳來華熙的聲音,道:“啟稟,孫兒求見。”

  文太君揚聲道:“什么事?”

  華熙立于門外,躬身道:“聽五妹講,二弟有事遠行,孫兒…”

  文太君冷聲道:“不關你的事,退下!”

  華熙微微一怔,惶恐地應了聲“是”轉身退去。

  文太君低頭沉思了片刻,目光一抬,凝視著華云龍,道:“你仔細想一下,是否還有疑問,如果沒有,那就動身。”

  華云龍不假思索,道:“孫兒只有一點猜測不透。”

  文太君道:“什么?”

  華云龍道:“司馬叔爺與那位玉鼎夫人之間,不知是否另有仇隙?”

  文太君搖一搖頭,道:“毫無仇隙,嚴格講來,你司馬叔爺也算對玉鼎夫人有過恩惠。”

  華云龍道:“孫兒想見一見瓊姑姑,詳細地詢問一下當…”

  文太君截口斷言道:“不必,她所知道的,你已全部知道了。”

  華云龍暗暗忖道:“此事隱諱重重,曖昧甚多,既不肯詳為解說,那便只有到外面去打聽了。”

  他心中轉念,躬身說道:“若無指示,孫兒就此拜別。”

  文太君道:“男兒志在四方,走一趟江湖,算不了大事,你好自為之吧!”

  華云龍唯唯稱是,仆地拜了一拜。

  文太君微一頷首,目光一轉,朝華天虹道:“你送他出谷,不必多耽擱了。”

  華天虹急忙離座而起,這時,兩位夫人一起走了過來,二夫人眼淚汪汪,替兒子將劍系好,大夫人秦氏給了三個羊脂玉瓶,華云龍藏到懷中,匆匆拜別了兩位母親,緊隨父親身后,出了舍。

  回廊下,老管家宗遼牽著一匹如火、神駿非凡的良駒,華熙、華煒等四兄妹都在一旁相候,另有一位體態豐腴、嬌如花的婢女。

  華天虹直向莊外走去,眾人見了,默默跟隨在后。

  那嬌如花的婢女名叫白玉,乃是二夫人白君儀的貼身侍兒,這時追到華云龍身旁,悄悄遞過一柄精致的折扇,低聲說道:“馬包中有一串珍珠,約值三千金,飲食起居,小官人自己當心了。”

  華云龍朝前面走的父親瞥了一眼,暗示白玉小聲一點。

  須臾來到山莊門外,華天虹心事重重,再看華云龍那副貴公子的打扮和若無其事的神情,一陣憂煩涌上心頭,將手一揮道:“上馬,你走吧!為父的也不送你了。”

  華云龍心認為父親必有訓誡,想不到父親竟然這般爽快,當下心情一松,急忙向父親叩拜辭別,縱身上馬,如飛奔出谷去。

  匆匆數已過,這天傍晚時分,南府北門之外,來了云中山的華家二少爺。

  華云龍風塵仆仆,卻掩不住他那俊美的形貌,寶馬輕裘,佩劍持扇,依舊是那副貴公子的模樣,一絲也不見勞頓疲乏之

  此時華燈初上,夜市剛剛開始,華云龍控轡徐行,直向城中走去。

  街上行人如織,那紅馬一如它的主人,高視闊步,串鈴“叮當”大搖大擺,一副目中無人的神態。

  須臾,紅馬在“高升閣”客棧門首停下,眾伙計前呼后擁,將華云龍入店內。

  這“高升閣”乃是南城中首屈一指的客棧,華云龍選定房間,盥洗過后,酒食業已送來,那店小二打了一躬,方待退去,華云龍將手一招,說道:“伙計慢走,我有話問你。”

  那店伙計趨前一步,陪笑道:“公子爺要問什么?”

  華云龍端起酒杯,飲了一口,道:“我向你打聽一個人。”那店伙計臉堆笑,道:

  “公子爺打聽什么人?”

  華云龍道:“此人大大有名,復姓司馬,諱叫長…”

  那店伙計臉色一變,結結巴巴地道:“公子爺…”

  華云龍臉色陡沉,突然喝道:“簡單地講,司馬員外的府第在什么地方?”

  那店伙計微微一怔,隨即低聲說道:“東大街,出門向右走,第三條街就是,府門前…”

  華云龍左手一揚,截口道:“夠啦!”

  接著取了一塊碎銀,遞給店伙計,道:“這個賞你。”

  那店伙計接過銀子,大喜過望,連連道謝而去。

  華云龍自斟自酌,心中暗暗盤算,忖道:司馬叔爺暴斃的消息傳遍江湖,在這南城中,怕不更是轟動一時的大事,但眾說紛紜,全是謠傳之言,誰也不知真兇是誰,要想找出那殺人的兇手,恐怕要大費周章…

  二鼓三點,街上響起更梆之聲,華云龍佩好寶劍,帶上房門,悄然上屋,直向東大街奔去。

  不需片刻,找到了司馬長青的宅第,飄然落在宅院之內。

  黑沉沉的宅院,寂然無聲,給人一種凄涼森的感覺。

  華云龍繞向后宅,轉了一轉,看出宅內已無人居住,方始轉回前院,用手一推,院門應手而開。

  步入屋內,黑暗中,一陣刺鼻的油漆和石灰氣味撲入鼻內。

  他似乎嗅到死亡的氣味,棱棱打了個寒顫,渾身汗直豎,急忙取出火,燃起火光。

  光亮下,觸目是一方素幔,幔后兩口棺材,幔前一座靈案,司馬長青夫婦的神主牌位放在正中,旁邊一盞油燈,近案一看,方知燈油已經燃盡,只剩下兩堆燭淚。

  華云龍連連蹙眉,游目四顧,發現尚有未曾焚化的金銀紙錠,當下燃起一堆紙錠,權當燈光之用。

  那司馬長青號稱“九命劍客”年青時便有鼎鼎之名,是華云龍祖父的盟弟。

  華云龍暗暗忖道:“既已到此,理當拜祭一番。”

  當下便在棺前跪落,拜了幾拜,本想祝禱幾句,見到盆中紙錠燃盡,火焰將滅,連忙添注紙錠,也顧不得祝禱了。

  驀地砰然聲響,屋門被風吹開,一陣慘慘的涼風撲入屋內,刮得燃燒中的紙錠四下散飛,火焰一閃而滅。

  華云龍吃了一驚,心頭猛然泛起一陣寒意,但在那紙灰飛散、火焰將滅之際,他好似見到靈幔之后,有一個婦女的影子。

  這時,華云龍定下心神,擦了擦掌心的冷汗,沉聲說道:“靈幔后是哪一位?”

  寂然片刻,云幔后響起一個哀戚的聲音,道:“妾身尤氏,公子尊姓大名?”

  華云龍眉頭一蹙,道:“在下華煬,落霞山莊來的。”

  只聽那尤氏幽幽說道:“原來是二公子。”

  火光一閃而亮,素幔之后,轉出一位渾身重孝、臉悲戚之的婦人。

  那婦人花信年華,容貌甚美,此時渾身素服,額上勒著一道白綾,愈發顯得清麗動人。

  華云龍立在靈案之前,舉目望去,見那尤氏右手掌燈,左手抱在懷中,似是抱著一個嬰兒,不覺心中一動,暗暗忖道:這尤氏身著重孝,定是司馬叔爺的親人,但不知她抱著的嬰兒是誰的孩子?

  思忖中,那尤氏已將油燈放置在靈案之上,緩緩轉過身來。

  華云龍目光一瞥她懷中所抱之物,心頭猛然一跳。

  原來那尤氏抱著的并非嬰兒,而是一頭黑貓。

  那黑貓漆黑,油光閃亮,黯淡的燈光下,那雙靈活的眼睛金光奪目,令人心悸。

  只見那尤氏襝衽一禮,緩緩說道:“二公子到此,是奉命而來么?”

  華云龍急忙鎮定心神,還禮道:“在下奉家父之命,特來拜祭司馬叔爺。”

  尤氏道:“我家姑娘已到寶莊了?”

  華云龍點一點頭,道:“不知夫人與司馬叔爺如何稱呼?”

  尤氏垂目望地,道:“妾乃是老員外的侍妾。”

  華云龍暗暗忖道:司馬叔爺尚無子嗣,蓄妾求子,也是人之常情。

  當下重行大禮,道:“原來是二夫人,請恕晚輩失禮之罪。”

  尤氏身形一側,道:“妾不敢當此大禮。”

  華云龍心念一轉,道:“府中只剩下二夫人一人了么?”

  尤氏悠悠一嘆,道:“姑娘離家之,已將婢仆悉數遣散,妾感念老員外的恩德,獨自在此守靈。”

  華云龍肅然起敬,道:“二夫人重情尚義,晚輩敬佩萬分。”

  尤氏一聲嘆息,似謙遜幾句,忽然低頭沉,半晌方道:“二公子趕來寒舍,除了祭奠我家員外,還有別的事么?”

  華云龍道:“晚輩奉家父之命,趕來南,一者拜靈,二者查緝兇手。”

  尤氏秀眉一蹙,道:“華大俠并不親自下山?”

  華云龍道:“家父已將查緝兇手之責付晚輩了。”

  尤氏聞言之下,臉上掠過一絲異樣的神色,但只一瞬,重又恢復了哀惋凄冷的模樣。

  華云龍暗暗忖道:她是看我年輕,料我本事有限,不堪當此重任了。

  轉念之中,覺得尤氏懷中那黑貓,雙目金光閃閃,一直盯著自己,充了敵意,不朗聲一笑,道:“夫人愛貓?”

  尤氏道:“家破人亡,孤零一身,這黑兒是妾身唯一的伴侶了。”

  華云龍暗道:原來那黑貓也有名字,倒也有趣。

  但聽尤氏道:“我家員外是武林知名之士,一身技藝,雖然比不上令尊大人,但也算得一高手,能夠謀害我家員外的人,自非泛泛之輩,華大俠不肯出山,只派二公子前來查案,未免…”

  她似不愿多講,話未說完,突然一嘆而止。

  華云龍微微一笑,道:“夫人放心,晚輩縱然不才,竭盡所能,自信必能報命。”

  尤氏一嘆,道:“二公子既然成竹在,妾身也無話可說。”

  華云龍道:“尚望夫人指點。”

  尤氏冷冷地道:“妾身所知之事,我家姑娘諒必早已陳述明白。”

  華云龍暗暗忖道:看來這尤氏遭逢大變,情頗為偏激。

  心中在想,口中說道:“晚輩聽說,司馬叔爺慘遭非命,傷痕在咽喉上…”

  尤氏接口道:“老夫人也是一樣。”

  華云龍道:“靈柩尚未固封,晚輩想看看傷處的情形。”

  尤氏漠然道:“左面是老員外的靈柩,右面是夫人的。”

  話聲中,拿起案上的油燈,移步朝棺木行去。

  華云龍到了左面靈柩之側,雙手把住棺蓋,準備揭開。

  尤氏立在華云龍右邊,左手抱著那“黑兒”右手高舉油燈照亮。

  華云龍正要揭開棺蓋,鼻尖突然嗅到一種淡淡的粉香。

  那是一種極品宮粉,珍貴異常,尋常人家,有錢也難買到。華云龍出身世家,自幼風,專門愛在脂粉堆中廝混,對婦女常用的脂粉自然十分內行。

  他微微一怔,嗅了嗅,發覺那香味來自尤氏身上,不暗暗好笑,心想:難怪這尤氏能討司馬叔爺心,原來確有可人之處。

  忽聽尤氏道:“二公子為何遲疑了?”

  華云龍莞爾一笑,雙掌用力,便待揭開棺蓋,突然,他心頭一動,忖道:不對!這尤氏既然為夫守制,為何還用脂粉?司馬叔爺死去十余,殘留在身上的脂粉,應無這般濃重。

  轉念至此,不覺又忖道:嗯!完全不對,一個新喪夫主,哀傷逾恒的女子,懷中抱著一頭黑貓,成何體統?

  他本是精靈古怪的少年,先前未曾動疑,倒也不覺得什么,此刻疑心一動,頓時感到破綻百出,事事可疑,大大的不合常情。

  但聽尤氏嘆息道:“老員外死狀極慘,二公子不看也罷!”

  華云龍隨聲應道:“正是!正是!”突然話鋒一轉,又道:“靈堂之內,應該有一盞長明燈才是。”

  尤氏先是一怔,隨即幽幽一嘆,道:“妾遭此大變,六神無主,一切都忘了。”

  華云龍心中暗道:眼淚總不該忘掉,我可沒有見著你的淚水!他突然大聲喝道:“夫人留神,晚輩開棺了!”

  雙手用力,猛地掀開了棺蓋。

  棺蓋一開,撲鼻一陣石灰氣味,在那濃烈的石灰氣味當中,尚還夾雜著一股淡淡的花香。

  華云龍嗅覺之靈,高人一等,鼻端一觸那混雜的氣味,心頭已是雪亮,當下敞聲怪叫道:“哎呀!好香!好香!”

  皺起鼻頭,猛然嗅了幾嗅。

  那尤氏愣了一愣,奇怪棺木內散發的毒氣怎會毒不倒這紈绔小兒,不大驚失,右手一沉,油燈猛向華云龍臉上砸去,左腿一抬,襲向華云龍的際。

  華云龍哈哈大笑,右手一,霍地抓住尤氏的臂膀,將那尤氏往棺木按去。

  棺蓋揭開后,尤氏一直閉住呼吸,這時手臂奇痛,驚急迸,口一聲嬌呼,一股毒氣撲入鼻端,霎時昏死過去。

  這乃是一瞬間的事,華云龍對付尤氏,綽綽有余。

  哪知突然之間,一股勁風憑空而至,襲到了身后。

  華云龍駭然一驚,一時間不容細想,身形一縱,閃電一般竄了開去。

  只聽“嗤”的一聲,華云龍背上的衣衫,已被撕去了一片。

  這時,靈堂中黑暗如漆,伸手不見五指。

  華云龍人未站定,那股勁風已復跟蹤襲到,華云龍匆匆橫閃一步,避過了那勁風的偷襲。

  他出身武林世家,對那閃避讓位的功夫自有獨到之處。

  這一刻,他已辨出偷襲自己的,正是那尤氏抱在懷中的“黑兒”

  他不又好氣又好笑,眼看那兩道黃澄澄的光亮再一次竄了過來,連忙身形微側,一腳踢去。

  那黑貓原是西域異種,久經調教,善于撲斗。華云龍一腳踢去,居然未曾踢中,那黑貓撲地一轉,反向華云龍右腿襲來。

  華云龍哈哈一笑,道:“小畜牲,少爺今非生擒你不可。”

  他童心大起,雙腿一屈,蹲了下去,左手摸著背上破裂的衣衫,右手疾若電掣,直向那黑貓頸上抓去。

  驀地,靈幔之后響起一聲尖厲的哨音。

  哨音十分短促,那黑兒聞得哨音,頓時貼地一轉,直往靈幔之后竄去。

  華云龍大喝一聲“哪里逃!”撲身一撈,抓住了黑兒的尾巴,不料那黑兒身子一扭,一口咬來,嚇得華云龍大叫一聲,縮手不迭。

  只聽一陣急促的步履之聲,轉瞬便歸于靜寂。

  華云龍閃電般撲了過去,發覺靈幔后有座小門,門后一條甬道,追出甬道,敵人已失蹤影。

  那黑兒也已不知去向。

  華云龍怔了怔,游目四顧,一無所見,突然想起自稱“尤氏”的女子仍然昏倒在靈堂之中,連忙返回靈堂,亮起火折,一看之下,哪里還有“尤氏”有影子,顯然就在這眨眼之間,已被同伴救走了。

  棺蓋早被掀開,一陣陣濃烈的石灰氣味,混雜著那股淡淡的桂花香味,散發開來,令人嘔。

  華云龍閉住呼吸,朝棺內尸體望去,司馬長青的尸體,經過化裝,此刻已看不出可疑之處。

  華云龍伸手掀開衣領,始見咽喉上面有一個酒杯大小的窟窿,那窟窿齒痕宛然,歷歷如新,顯然確是被動物咬斷喉管,氣絕而死。

  驀聞“嗖”的一聲,靈案下竄起一條人影,疾若勁矢,直往門外竄去。

  華云龍縱聲大笑,道:“哈哈!你們好大的膽子,也太小看你家二爺了。”

  他顧不得蓋上棺蓋,縱身疾躍,如影隨形一般,追出了廳門。

  星光下,只見那人影體態窈窕,婀娜多姿,一身玄勁裝,際斜一柄短劍,原來竟是一位年方二八、楚楚動人的少女。

  華云龍伸手在那少女肩頭一拍,道:“喂!還不乖乖地站住?”

  那玄衣少女步履踉蹌,連竄數步,幾乎跌仆在地,所幸面前是道院墻,她伸手扶住墻壁,始才將身軀站穩。

  她忽然取出手帕,捂住小嘴,連連咳嗽,連眼淚也咳了出來。

  原來這少女屏住呼吸,躲在靈案之下,那靈案有桌圍罩著,不易為人發覺,但因閉氣過久,被棺木中散發的毒氣侵入眼內,少女抵受不住,被迫沖了出來。

  華云龍雙目炯炯,朝那玄衣少女上下打量,心中暗道:這丫頭面薄細,裊裊婷婷,倒是個美人胚子。

  他心頭在想,口中笑道:“二爺并未傷你啊!你干嗎落淚?”

  那玄衣少女臉上泛起一抹紅暈,突然出短劍,沉聲道:“姑娘與司馬家命案無關,咱們河水不犯井水,你讓我走。”

  華云龍朗聲大笑,道:“既與命案無關,你躲在靈堂之中干什么?”

  玄衣少女冷冷一哼,嬌軀一晃,便朝大門掠去。

  華云龍哈哈笑道:“話未講明,何必急于要走?”

  身形一閃,擋住了少女的去路。

  玄衣少女似算定他會如此,短劍一振,忽然刺去,同時雙足一頓,倒而起,嬌軀撲向院墻。

  華云龍大笑聲中,舉手一抓,抓住了短劍的劍尖。

  這短劍光華閃閃,乃是一柄截金斷玉的寶刃。

  華云龍抓在手中,恍若無物。

  那少女身形業已縱起,卻舍不得丟棄兵刃,只得真氣一沉,落下地來。

  華云龍將手一松,笑道:“姑娘尊姓,芳名可否見示?”

  玄衣少女驚急加,道:“我已聲明在先,與司馬家命案無關,你何必多問?”

  華云龍笑容面,道:“在下生平最愛與女孩子交往,姑娘若不講個清楚,那就別想離去了。”

  玄衣少女微微一怔,道:“哼!名門之后,原來竟是輕薄之徒。”

  華云龍放聲大笑,道:“家兄才是名門之后,舍弟華煒也是純良子弟,至于在下么,嘿嘿…”玄衣少女冷冷說道:“你又怎樣?”

  華云龍一本正經道:“行為怪僻乖張,哪管世人誹謗。姑娘!你遇著了華家二爺,你是倒霉定了。”

  玄衣少女聞言一愣,心中暗道:這姓華的刁鉆古怪,武功卻深不可測,我打他不過,身不得,如何是好?

  心中盤算,苦無身之策。

  突然間,一股奇異的感覺泛起心頭,不臉上一熱,螓首低垂,羞不自勝。

  原來華云龍貌似潘安,俊美無儔,是個十足的美男子。那玄衣少女年方二八,自來少與異接觸,但情竇已開,此刻突然發覺對方是個俊美少年,不大為局促,一顆芳心,怦怦跳,莫名其妙地羞赧不已。

  華云龍睹狀之下,莞爾一笑,忽然從懷中取出描金折扇“唰”的一聲打了開來,搖了兩搖,道:“姑娘貴姓芳名?”

  玄衣少女秀目一抬,閃電般瞥了華云龍一眼,低聲說道:“素不相識,何必稱名道姓。”

  華云龍呵呵一笑,道:“姑娘不愿道出姓名,在下也不勉強。”

  他忽然收起折扇,將手一擺,作了個相請的姿勢,接道:“靈堂中講話。”

  玄衣少女微微一怔,道:“那棺木之中,藏有劇毒,公子不懼,小女子卻承受不起。”

  話聲中,口氣已自軟了。

  華云龍道:“你怎知棺中藏有劇毒?”

  玄衣少女道:“我已來此多次,這里的布置,我在暗中看得非常清楚。”

  華云龍道:“姑娘到此干什么?”

  玄衣少女臉上掠過一片凄涼之,道:“小女子另有苦衷,總之,與司馬家的命案無關就是了。”

  華云龍微一沉,道:“好,我將棺蓋蓋上,你隨我來。”

  司馬長青的命案一無線索可循,他發現這位玄衣少女,怎肯輕易放過,話聲未落,領先走入大廳之內。

  廳中一片漆黑,華云龍亮起火折,扶起棺蓋,重新蓋好,朗聲道:“姑娘可以進來了。”

  玄衣少女站在廳外,見他談笑自若,絲毫不懼棺中散發的毒氣,不大為詫異,移動腳步,待進入廳內,突然心頭一顫,陡又扭頭疾奔而去。

  華云龍縱聲笑道:“我說你逃不了,何必偏偏要逃?”

  那玄衣少女輕輕一躍,跳上了墻頭,陡感上一緊,已被華云龍攔抱住。

  華云龍哈哈一笑,道:“非是在下要討便宜,只怪姑娘太不聽話了。”

  玄衣少女嬌靨一紅,羞不自勝,突然臉色陡沉,冷冷說道:“華公子,小女子武功低弱,卻非行止不端、不知自重的人。”

  華云龍放聲大笑,撒開手,舉手齊額,肅然道:“姑娘請息雷霆之怒,小生一時糊涂,這廂陪罪了。”

  他果真一揖到地,得玄衣少女哭笑不得,歇了一下,始才冷冷說道:“不敢當,公子若是別無指教,妾告退。”

  華云龍心中暗道:此女明明來歷不正,卻裝得一本正經,此中必有詐。

  他心中轉念,口中說道:“司馬大俠慘遭非命,在下奉家父之命緝拿兇手,僥幸遇上了姑娘這條線索,在下豈能輕易放過?”

  玄衣少女冷笑一聲,道:“原來公子懷疑妾是那兇手的羽?”

  華云龍含笑說道:“在下僅求姑娘指點,豈敢含沙影、誣賴好人。”

  他一時講那玄衣少女是條“線索”一時又講她是個好人,其實反反覆覆,只有一個主意,那是定要從這少女身上獲取一些端倪。

  玄衣少女自然清楚這一點,因之她玉臉含霜,緊緊盯著華云龍,神色極為忿怒。

  玉女含忿,另有一番逗人遐思的嬌媚。

  華云龍縱然不涉遐思,卻是笑臉盈盈,餐了一頓秀

  那玄衣少女見他不慍不怒,只是癡癡含笑,卻也對他無可奈何。

  她想了一下,忽然臉容一整,肅然道:“華公子,你當真定要緝拿殺害司馬大俠的兇手么?”

  華云龍雙拳一拱道:“在下身奉嚴父之命,若是不能緝獲兇手,澄清疑案,無法回家復命。”

  玄衣少女冷冷一笑,道:“好!小女子助你一臂之力。”

  話聲一落,轉身便向廳外奔去。

  華云龍疑云腹,但知這位玄衣少女縱非兇手羽,也必是深知內幕的人,當下邁開大步,隨同奔去。

  兩人出了城,約莫奔行了有半個時辰,來到一處蔓草叢生的荒野。

  忽然,荒野蔓草間,出現了一座孤立的茅屋。

  那茅屋孤零零掩映在蔓草叢中,四無道路,景十分凄涼,更籠罩著一層詭秘的氣氛。

  玄衣少女,直奔茅屋門前,伸手叩門,道:“薛娘開門。”

  茅屋之內,燈光一閃,一個嘶啞的聲音問道:“是小姐么?”

  玄衣少女冷冷地道:“當然是我。”

  茅屋中沉寂了片刻,忽又聽得那嘶啞的聲音道:“另外一人是誰?”

  玄衣少女怒聲道:“叫你開門,何必多問。”

  華云龍早已聽出,屋中講話之人早已站在門后,但那木門緊緊關閉,遲遲不見啟動。

  玄衣少女似是怒不可遏,冷聲喝道:“你找死么?”

  玉掌一揚,猛力拍去。

  但聽“呀”的一聲,木門應掌而開。

  燈光一暗一明,但見茅屋一明兩暗,當門是間草堂,只有一張破舊的木凳和兩把竹椅,陳設十分簡陋。

  草堂無人,那玄衣少女氣沖沖奔向暗間,言道:“薛娘,你…”華云龍接口說道:“姑娘不必找了,薛娘在這里。”

  只聽一聲冷哼,道:“不錯!老身在此,閣下的耳目倒也聰靈。”

  聲落人現,門后閃出一條人影,擋住了華云龍瞧向暗間的視線。

  華云龍凝目而望,不料目光一觸薛娘的臉孔,不覺渾身一震,一股涼氣起自足底,冒上口,機伶伶打了一個寒噤——
( ← ) 上一章   大俠魂(易容)   下一章 ( → )
王者之劍刀劍笑新傳六道天書霸劍:十大殺劍破九重天永鎮山河邪仙靈童極樂佛學豪俠鴛鴦掌雷神震天風云武天紅豆江湖
免費小說《大俠魂(易容)》是由作者易容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武俠小說。更多類似大俠魂(易容)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武俠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大俠魂(易容)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一章靈柩鬼泣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