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魂(易容) 第十七章 冷艷烈花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武俠小說 > 大俠魂(易容)  作者:易容 書號:34282 更新時間:2015-5-20 
第十七章 冷艷烈花
  再說華云龍疾馳向南,忽聽蔡薇薇的聲音道:“二哥。”

  華云龍方一停步,香風吹來,蔡薇薇已飄落身畔,道:“時已不早,與尊長相會,豈可晚至?我們邊走邊談吧!”

  華云龍道:“薇妹說得是。”又舉步若飛,馳向南方。他雖至金陵不久,也知雨花臺在府南聚寶門外。

  蔡薇薇不疾不徐,與他并肩而奔,道:“二哥,我見你與梅素若談得高興,所以沒有按照約定,以練氣成絲,傳音入密,告訴你我存身之處。”

  華云龍聽她純真一片,毫無不悅嫉妒,心中暗感到:“薇妹如此善良,我寧可死上千遍,也不能傷了她的心”心中想著,口中卻道:“你藏在哪里?”

  蔡薇薇道:“就在廳外五丈遠的花叢中啊!”嫣然一笑,又道:“梅素若口中雖說容貌不如我,哼!其實她心中一定自命天下第一美人。”

  華云龍聽她語氣中也有較量之意,莞爾一笑,道:“理她則甚?”

  蔡薇薇默了一默,道:“二哥,你下次與她相見,真要為生死大敵么?”

  華云龍正為此事煩心,聞言佯笑一聲,道:“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蔡薇薇道:“這件事應該及早拿定主意。”

  華云龍不多談此事,撇開道:“我自有道理,你大可寬心。前面就是聚寶山,我們快上。”

  兩人何等輕功,雖未盡展,已快逾追風。循著城墻跑,時在夜深城閉,除了秦淮花舫,笙歌猶傳外,未見行人。

  今夜月甚佳,上了雨花臺,已見元清大師灰衣布衲飄飄,盤膝坐在峰頂。華云龍見他寶相莊嚴之態,不下拜道:“晚輩遲至,公公恕罪。”

  蔡薇薇卻奔上,喊道:“公公。”撲入他懷中。

  元清大師修為已入神化,豈不知兩人已至,但直至此刻,始慈目緩睜,道:“龍兒不必多禮。”忽然一怔,沉聲道:“龍兒,你吃了什么?因何印堂神色,大異晨時。”

  華云龍暗贊他神目如電,起身將情形說了,元清大師又按脈細查,便閉目不語。

  蔡薇薇侯了片刻,見元清大師仍一語不發,推了他肩膀一下,嬌聲問道:“公公,怎么了?”

  元清大師睜開雙目,微微一嘆,道:“你這情形,倒有幾分象‘無極定衡心法’最高之境,正逆合運,生生不息…”

  蔡薇薇聲道:“那好極啦!”

  元清大師搖一搖頭,道:“不過老衲卻可斷言非是‘無極定衡心法’最高之境,唉!是禍是福,連老衲也難斷定,看來非與令尊見上一面,詳為研究不可。”

  蔡薇薇大感失望,華云龍愕然道:“公公見過我爹了?”

  元清大師點一點頭,沉有頃,忽對蔡薇薇道:“薇兒守護一旁,待我再查一遍。”

  蔡薇薇知元清大師想用真氣搜脈,這可是異常危險的事,一個不巧,兩人俱有走火入魔的厄運,忙應了一聲,走出二丈,運功戒備。

  元清大師面龐向華云龍,道:“龍兒,你背我盤坐行運功。”

  華云龍應了一聲,依囑盤膝坐下。

  蔡薇薇雖四外嚴戒,卻是不時望向他們,(缺)

  掌按上華云龍‘百會’,一掌按上‘命門’,(缺)

  垂簾兌。

  半晌,華云龍忽面呈痛苦之,汗下如雨。蔡薇薇(缺)

  心幾乎跳出口腔,運功之時,理當面呈安詳,如此情形,除非是走火入魔或散功之前,始會呈

  忽聽元清大師道:“龍兒,不要運功抗拒(缺)

  又過片刻,元清大師忽然收掌

  (缺半頁)

  道:“服下一粒,運功調息。”

  華云龍一瞥之下,已見瓶高四寸,鐫有“小瑤池”三字,他知必是“瑤池丹”道:

  “公公,此丹可解虺毒?”

  元清大師道:“此丹中含有異種‘金蠶龍膽草’,正是百蠱克星,諒那虺毒必可解得。”

  華云龍忖道:“金陵世家的至寶,昌義兄未服,我服了(缺半頁)

  他一口氣說到這里,目光一掃兩人,兩人雖因他忽然扯上不相干的事,暗感奇怪,卻知必有道理,靜待他繼續說下去。元清大師微微一嘆,接道:“他老人家說,靈丹是用以濟世,希望這‘瑤池丹’有朝一,救上千百人性命,慚愧的是,三百年來,所用八顆,五顆是金陵世家用去,其他三顆,所施惠者,也是多少與金陵世家有關的人。”

  他言語至此,兩人均知其意了,分明是同意華云龍所言。蔡薇薇一心只在華云龍身上,大不以為然,只是元清大師陳義正大,卻也不敢爭論。

  華云龍站起身子,將玉瓶遞回元清大師,元清大師搖一搖頭,道:“你收著,留著救人,老油疏懶成,不再動。”

  華云龍也不多說,納入懷中,忽觸那碧玉書簽,心頭一動,取出奉上,道:“這書簽上有些掌式武功,可否請老公公鑒定?”

  蔡薇薇也“啊!”了一聲,取出那由陳明達身上搜出的玉瓶,送了過去,道:“這件東西也請公會看看。”

  元清大師一并接過,先對那上雕“九曲宮經齋”的書簽,執于面前,那簽上字,縱小逾蠅頭,憑他功力,無殊磐石,略一瀏覽,聳然動容,道:“九曲神君,不愧天縱之才,也唯有他那詭異情,創得出這等詭譎武功。”

  將碧玉書簽遞還華云龍,道:“上面武功,雖漫無體系,憑你聰明,不難理出頭緒,這套武功雖與你家武功路子大異,可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不妨采擷華,融會貫通。”

  華云龍諾諾連聲,收回懷中,卻見元清大師又拔開瓶,將瓶口湊近鼻端,驀地面色一變,蓋起瓶,連道:“好厲害,好厲害!”

  蔡薇薇急聲道:“公公,有大礙么?”

  元清大師長長了一口長氣,面色回轉,將頭一搖,道:“還好,不知瓶中汁究是何物,一嗅之下,連老衲也略感昏眩,你們由何得來?”

  蔡薇薇駭然道:“連公公也覺不適,幸而得手之時,未曾開啟,否則怕不暈倒當場。”

  華云龍道:“此物本屬余伯父的。”

  元清大師訝然道:“余尚德這孩子因何存此惡物?你仔細說來。”

  蔡薇薇搶著道:“我來說。”急急將獲得經過說出,順便連荒谷夜戰,也細細敘述,敘完又道:“薇兒猜這瓶中之物,必是與‘四目天娛’、‘三足碧蜍’合藥用的。”

  元清大師靜靜聽她說完,將玉瓶遞與華云龍,道:“老衲于藥物一道,并未深究,令堂身為九毒仙姬衣缽傳人,還是由你轉令堂,加以鑒定。”他所說令堂,是指華云龍的大娘秦氏夫人,非生身之母白氏。

  華云龍暗道:“我不知幾時方能回家,這…”心念電轉,仍是接過收起,道:“晚輩不去茅山潛心練功了。”

  元清大師微微一嘆,道:“老衲以為藉著虺毒,遲則五年,短則三載,必可讓你煉至最高之境…”

  華云龍心中暗暗忖道:“我本以為這位前輩所謂短時間,僅是三月五月,想不到偌久,豈不緩小濟急?但旋想起練武的花上一甲子歲月;也未必能臻此境,則三五載實是極為短暫。”

  忽覺元清大師倏然住口,凝目望去,見他眉頭一蹙,竟苦苦思索起來。

  只聽蔡薇薇訝然道:“公公…”他連忙一拉蔡薇薇,低聲道:“別吵,公公一定想起什么要事,需要即刻解決。”

  蔡薇薇抿一抿嘴,不再說話。

  寂然片刻,元清大師突然雙目一張,神光斗,那光芒連天上星月,也似驀然一黯,功力之高,已臻不可思議,兩人也不由一驚,卻聽元清大師肅然道:“龍兒,老衲籌得一計,或許對你煉化虺毒有所補益,且可增益功力,只是此法甚險,略有差錯,必致身死,你意下如何?”

  華云龍見元清大師面容肅穆,隱有沉重之,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即元清大師,亦無十分把握,他穩健秉自天生,貌雖輕佻,豈是貪小失大之徒,便開口辭謝。

  忽然,心頭一動,暗道:“不對啊!這位前輩何等人物,縱然亟思造就后輩,也斷然不至出此下策,此中必有講究,恐伯因說出,徒擾人心,宣不宜之于口。”

  就這一忽,他已轉了百十個念頭,目光一抬,肅然道:“晚輩已然決定…”

  元清大師截口道:“速則不達,見小則忘大,你多想想。”

  蔡薇薇嬌軀忽然偎入華云龍懷中道:“二哥,公公既說此言,你就不必冒此大險了。”

  華云龍伸手一摸她如云秀發,道:“薇妹,我的決定,你信任與否?”

  蔡薇薇螓首一點,華云龍微微一笑,道:“那就好。”轉面向元清大師,道:“龍兒有勞公公了。”

  元清大師暗暗嘆道:“這孩子果然慧,竟讓他猜出幾分。”點一點頭,藹然道:“此舉雖有兇險,老衲卻有八分把握,你不必掛懷,那是最好。”

  華云龍笑道:“公公寬心,龍兒自信這等襟還有。”

  元清大師四方一掃,道:“此地一無遮蔽,不宜施術,最好尋一深。”

  蔡薇薇本待勸阻,旋又想道:“反正他有不幸,我也陪他,勸既不能,不如緘默。”一念及此,芳心竟是大感然,不覺之中,情巳深種如斯,見狀道:“薇兒以前常來此地揀彩石,的很,這附近有五六丈深石,干燥潔凈,可以么?”

  元清大師點頭道:“雖小了些,也將就用了。”話聲中,立起身子。

  蔡薇薇道:“薇兒帶路。”搶先走下峰頂。

  那山位于山,上垂峭壁,藤蘿深覆,前有若平臺,十余丈外卻是一片疏落竹林,雖不深,卻也寬敞、平坦。

  這等距離,在三人說來,真是舉足即至。

  入之后,元清大師即令蔡薇薇守在口,再命華云龍盤膝坐下,他自己卻立于華云龍身后。

  蔡薇薇朝外站立,螓首一轉,卻將一雙清澈有若秋水的目光,緊緊盯著兩人。

  中雖暗,如何難得倒她。

  但見元清大師立身運功,半晌,忽出指連點華云龍‘膈俞’、‘肝俞’、‘脾俞’諸,然后掌心按住華云龍‘天柱’。

  這幾處道,都屬于‘足太陽膀胱經’,蔡薇薇雖知元清大師在幫華云龍煉化虺毒,但見華云龍剛才雨花臺上,面呈痛苦,身子略有顫抖,仍是心懸不已。

  她芳心暗暗道:“該死的呼延恭,本姑娘總有一天,也要你呼天喊地嘗嘗生死兩難的苦頭。”

  轉念間,只見元清大師忽然收手,后退半步,知道又將施展下一步手法,正看下去,突聞外傳來衣袂飄風之聲,聽聲音,分明是一高手施展輕功奔馳,且來勢竟向此而來。

  她急轉轉目望去,卻見月光下,一道人影,若風馳電掣,由樹梢奔來,距此不足五丈,不口喝道:“站住!”

  喝聲出口,追悔不迭,原來她在倉卒之下,竟未瞧出那。灰影之勢,分明僅是路過,自己這一喝,豈不自位置,又結怨家?

  只見那灰影聞聲之后,略為一頓,身形一閃,巳縱落前丈余,兩道冷電般目光,似透過覆藤蘿。

  灰影一頓之際,蔡薇薇已見是一位挽道髻,手執拂塵,身穿灰布身形道袍,容貌清麗的中年道姑。她知這小決瞞不過這等高手,況又出聲。

  倉猝中,星目一瞥華云龍,卻見元清大師已然盤坐地上,右掌在他背心‘靈臺’上。

  她不假思索,碧蘿拂處,穿身而出。

  灰袍道姑先頭聞嬌喝之聲,脆若銀鈴,已知是位姑娘,卻不料麗如此,月光下,蔡薇薇羅袂飄飄,美若嫦娥謫凡,不微“噫”一聲,心念一轉,暗道:“難道是她?”手中拂塵一指,道:“你姓蔡?”

  蔡薇薇本出面道歉,打發對方走路,朱方啟,卻聽灰袍道姑已喊出自己姓來,也“噫”了一聲奇道:“這位仙姑,你怎么知道的?”

  灰袍道姑所測不錯,心中忖道:“這丫頭果然明媚絕世,玉兒失身,本已無望,再有她梗于中間,更是談也別談。”漠然一笑,道:“華姓那小子為何不出來?”

  蔡薇薇聽她語氣不善,戒心大起,道:“他不在此。”

  她生平從未撒過一次謊,話一出口,白玉般的臉上,早是羞紅一片。

  灰袍道姑何許人也,一眼之下已自了然,冷聲道:“華云龍在煉功么?”

  蔡薇薇芳心一震,暗道:“好厲害!”楞了一楞,道:“你是誰?”

  灰袍道姑仰天厲笑一聲,并不答話,拂塵一揮,籠天蓋地,當頭罩下,那拂塵上的數百馬尾散開來,襲向蔡薇薇要

  原來灰袍道姑愈看愈覺蔡薇薇嬌,那殺機竟也掩抑不住,愈來愈熾,故遂爾出手。

  蔡薇薇冷不防她驟然出手,驚怒迸,怒聲道:“你是什么意思。”

  蓮步倒踩,嬌軀如行云水,一退倏進,一掌反擊回去竟未防灰袍道姑乘機沖入中。

  灰袍道姑心中雖驚,冷然一哂,拂塵倏轉,刷的一聲,卷向敵人手腕,左袖一拂,暗勁陡涌,襲向蔡薇薇口。

  蔡薇薇暗道:“這道姑出招換式,無不見迅速神奧,自是當世第一身手,是玄冥教的人么?

  心中想著,左掌斜揮,已破去來勁,右手并指如戟,欺身向前,戳向灰袍道姑的‘將臺’。

  灰袍道姑見她毫不退讓,處處搶攻,心中暗罵:“小丫頭好波辣!”

  卻也想到華云龍必是煉功正緊,故而如此,倒也怕驚擾了他,轉念下,身形飄退二丈。

  蔡薇薇見她退卻,暗暗松了一口氣,躡跡而上,連出七掌。

  灰袍道姑然大怒,冷聲道:“丫頭敢爾。”

  身形一閃,避開銳鋒,右手拂塵一張,逕襲敵面,拂塵玉柄,倒戳蔡薇薇‘章門’。

  兩人出手均疾若閃電,剎那間,二十余招已過。

  那灰袍道姑招式奇詭,專走偏鋒,決不與敵硬拚,只是招招均襲向敵人重,挨上一記,不死也得重傷。

  兩人均俱干擾了華云龍,故悶聲相搏,一時除了勁風獵獵,帶動枝葉沙沙,無他聲且愈斗離口愈遠,此際,已離開十丈之遠。

  蔡薇薇漸感不耐,想道:“這道姑功力高強,如此要戰幾時,離過遠,也非所宜。”

  思忖及此,雙掌一左一右,施出‘月相推’,瞬轉‘稿侖虛屈”

  灰袍道姑心頭暗駭道:“武林中何來如此掌法?”

  但見她這兩招,外觀平淡,其實一旋一按,圓通渾粹,蘊八卦太極之勢,藏天地運行之機。

  不敢硬接,身形一飄,轉至蔡薇薇側方丈余。

  蔡薇薇大感意外,忖道:“她這身法飄逸迅速,比之‘移形換位’,似猶勝二分,不在九教‘五行仙遁法’之下。”

  只聽灰袍道姑冷冷說道:“好掌法!好功力!只是貧道還想領教。”

  語聲中,拂左手,碧光一閃,右手已握住一柄碧綠晶瑩的玉鉤。

  她縱橫天下,還沒有被人連番退過,心中早是殺機大盛,待一拚。

  蔡薇薇并未見過阮紅玉的玉鉤,卻知阮紅玉號稱“玉鉤娘子”不由暗道:“江湖中用玉鉤的極為罕見,不知她與阮妹妹有何關系?”——

  
( ← ) 上一章   大俠魂(易容)   下一章 ( → )
王者之劍刀劍笑新傳六道天書霸劍:十大殺劍破九重天永鎮山河邪仙靈童極樂佛學豪俠鴛鴦掌雷神震天風云武天紅豆江湖
免費小說《大俠魂(易容)》是由作者易容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武俠小說。更多類似大俠魂(易容)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武俠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大俠魂(易容)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十七章冷烈花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