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魂(易容) 第十八章 雙惡之爭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武俠小說 > 大俠魂(易容)  作者:易容 書號:34282 更新時間:2015-5-20 
第十八章 雙惡之爭
  心念轉動,嬌聲問道:“阮紅玉姊姊與前輩…”

  灰袍道姑截口道:“少廢話!”

  一式‘天光云影”碧霞漫天,玉鉤挾著嘯嘯風聲,羅網一般罩了下去,左手拂塵一揮,轉襲敵

  她一鉤一拂,兩面夾攻,剛柔互濟,勢若雷霆,威力大增。

  蔡薇薇怒氣一涌,芳心暗道:“她置若罔聞,顯是與阮姊姊無關了。”

  忽然,灰袍道姑收招后退,漫天碧霞,消散無蹤。

  蔡薇薇方自一怔,又見碧光一閃,那灰袍道姑玉鉤手,勢若驚雷,擲向口,冷然喝道:“端木世良,站住!”

  蔡薇薇不顧大敵在前,回頭望去,卻見一個紅臉白髯的老者,正悄然欺向口。

  玉鉤電掣,閃擊那老者背心,紅臉老者萬般無奈,斜身一閃,躲將開來,玉鉤卻‘嗆’地擊中口旁石墻,冒出一串火花,嗆啷落地。

  蔡薇薇又驚又怒,她功力雖高,一來經驗太少,未料有人偷襲,二來背對口,那老者功力甚高,竟瞞住她耳目,倉猝之中,無暇思索灰袍道姑因何突然助己,閃電般撲上前去,素手一揚,巳用上十二成功力。

  紅臉老者猶加速入,倏感一股重愈山岳的無形勁氣撞來,暗暗驚道:“小丫頭真有此功力?”身形暴閃,掠出八尺。

  他年老成,掠出之際烏光打閃,已撤出一對細若竹筷,長達二尺的點筆,轉身護住門戶。

  但他這份心是白擔了,倩影一閃,蔡薇薇縱落口。

  只聽灰袍道姑冷聲嗤道:“端木世良,你半生英名,是如此得來的?”

  端木世良老巨猾,也不由老臉一熱,本已紅臉,倒瞧不出來,微微一笑,道:“老夫本無英名,何來得失?”頓了一頓,沉聲道:“你是想與本教為敵?”

  灰袍道姑拂塵一擺,姍姍走來,漠然道:“你不要拿玄冥教嚇人,就算惹上你這位總壇壇主,你待怎地?”

  端木世良嘿嘿干笑兩聲,道:“也罷,想來你是自恃功力。”

  忽聽蔡薇薇喊道:“前輩,你的玉鈞。”皓腕一抬,玉鉤已飛向灰袍道姑。

  蔡薇薇冰雪聰明,已猜出灰袍道姑十之八九即阮紅玉之師,雖不明她猛下辣手之故,卻已視之若友,故拾鉤拋還。

  她匆匆一瞥墨漆一團的中,已見華云龍與元清大師俱安詳一片,靜座運功,未被干擾,芳心一寬,織指一指端木世良,嬌叱道:“你這老家伙,鬼鬼崇崇,想干什么?講!”

  端木世良闖江湖數十年,還未被人如此喝叱,怒涌如山,暗罵:“臭丫頭。”卻是進既不可,退又難堪。

  忽聽穿枝拂草之聲傳來,兩名紫衣大漢走出竹林,奔向端木世良,端木世良心頭一動,頓時得計,朝那兩名紫衣大漢一比手勢。

  那兩名紫衣大漢本因端木世良意偷襲,怕他們出聲息,故奉命藏于竹林,眼下見端木世良已發覺,自是立刻奔出。

  端木世良手勢打出,其中一個紫衣大漢立由囊中取出一枚特制信炮,抖手朝一塊石頭擲去。

  灰袍道姑接鉤在手,見狀罵道:“端木老兒,打不過人家,討救兵么?”

  不及攔阻“嗤——”的一聲,一溜紅光直沖霄云,隨即“啪!”的一響,天空爆出一大片燦爛金星,排成“玄冥”二字,緩緩飄墮,良久始滅。霎時,遠處天空紛紛爆起金星,竟有六七處左右。

  灰袍道姑俱然一驚,暗道:“玄冥教群聚金陵,是有大事要辦?”

  忽聽蔡薇薇道:“前輩,他是玄冥教總壇壇主么?”

  灰袍道姑轉目望去,卻見她一雙清澈如水的明眸,望著自己,玉面一片焦急,一點芥蒂不存,心中暗暗忖道:“如此容貌,如此功力,玉兒縱未變故,也萬萬不及。”饒她個性堅毅,一時間也大感氣餒。

  只聽端木世良獰笑道:“小丫頭,總要叫你見識端木老爺手段。”

  蔡薇薇黛眉一揚,心道:“公公替二哥施術,也不知需時多久,那道姑來意莫測,不先下手,待玄冥教徒麇集,悔之已晚。

  思忖及此,登時慈心收起,嬌叱一聲,道:“接招!”霍然一掌,拍了過去。

  端木世良雙眉一挑,道:“來得好。”

  雙腕一振,右手點筆疾挑敵人腕脈,左手點筆,幻出七八,連點她左脅諸大,辛辣疾狠,火候老到且不說,那尖端勁風,震耳刮膚,功力之深,可見一斑。

  展眉間,兩人便已斗起來。

  忽聞灰袍道姑冷然曬道:“端木世良,枉你身為前輩,竟以點筆對一個空手小姑娘。”

  她意在擾端木世良的心神,字字以真力送出,透過尖銳筆嘯,入他耳中。

  端木世良雖知其意,仍不免暗暗切齒道:“臭道姑,現在由你一旁說風涼話,有朝一…。”

  他先時猶仗手中點筆,有攻有守,此刻心頭震怒,筆勢略偏半分。

  高手互搏,招招式式皆當毫厘不,雖僅半分,實已是大大破綻,況蔡薇薇功力較他為高。

  但聽蔡薇薇冷然一曬,身形一轉,纖掌劃了半個圓弧,好不飄忽虛幻,倏忽之間,已欺近端木世良身旁三尺,斜劈敵

  端木世良冷汗一炸,總算他身經百戰,搏斗經驗豐富之極,臨危不,側身急竄,在千鈞一發中躲開要害。

  饒是如此,左肩依然中了一掌“卜”的一響,踉蹌退出七步,烏光一閃,左手點筆已飛出三丈,肩骨怕不已碎成十余塊。

  蔡薇薇見他居然逃過這“四象化形掌”第五招“二用無位”也不由佩服他功力高強,不忍再行出手,收招玉立,道:“你速速回去…”

  忽聽灰袍道姑峻聲道:“蔡家丫頭,除惡務盡,客氣什么?”

  蔡薇薇向灰袍道姑道:“前輩,上天有好生之德啊!”灰袍道姑曬然道:“你慈悲,我來。”

  拂塵一掃之際,身形隨之前進二丈,襲向端木世良口。

  端木世良怒極反笑,道:“婢,你乘人之危。”

  雖余一臂,無奈左肩新碎,縱暗提真氣,住翻騰血氣,卻是難以動手,只有勉強揮動僅余一支的點筆,扶傷力戰。

  灰袍道姑一邊搶攻,一邊冷然道:“貧道這是邯鄲學步,比之貴教,差之不知凡幾。”

  蔡薇薇退回口,忖道:“這位道姑嫉惡如仇,可惜不知法號,她是否阮姊姊之師?”

  展眼間,端木世良已險象環生,發發可危。

  旁邊兩名紫衣大漢見狀,一打眼色,突然拔劍,雙雙撲向灰袍道姑身后。

  蔡薇薇黛眉一挑,方待出手。

  卻見戰中灰袍道姑冷聲叱道:“找死!”

  左手一揚,二縷烏光電閃而出,兩名紫衣大漢慘叫一聲,拋劍撲地倒下,在這一瞬,蔡薇薇已見他們眉心間各一枚藍汪汪淬毒金針。

  蔡薇薇不黛眉緊蹙,覺得玄冥教徒,固然死不足惜,灰袍道姑也太狠了。

  端木世良卻趁灰袍道姑出手空隙,放棄守勢,一筆點向她“京門”重

  灰袍道姑雖能拂中端木世良左臂,自己也得陪上一筆,她勝券在握,如何肯干,身形一傾,避開鐵筆,卻也拂了一空。

  灰袍道姑然大怒,頓又掣出碧玉鉤,道:“可惜啊!玄冥教總壇壇主,無聲無息,死于聚寶山。”

  端木世良心焦如焚,暗道:“信炮已出偌久,因何無人趕來?”

  他不愧總壇壇主身份,雖危不,也不做遁逃打算,聲不動,道:“只伯沒有那么容易。”

  灰袍道始冷冷一哼,幌身撲上,鉤拂擊,勢不可當。端木世良已知遲早必敗,但盼拖一刻,是一刻,以待援手,凝神揮筆,背水一戰。

  這一來,灰袍道姑雖穩占上風,卻也難在三招兩式中拾奪對方。

  蔡薇薇看了一看,已知灰袍道姑,百招之內,必可擊斃端木世良,想起中的元清大師及華云龍,立刻拂開碧藤,奔了進去。

  深二丈,并無曲折,她其實根本不必入,已可清楚。

  她悄悄走至兩人身畔,垂目打量,見華云龍面色安詳,無論如何,找不出半絲不適之容,芳心不勝欣慰。

  卻見元清大師右掌,依舊按住華云龍“靈臺”,蔡薇薇柳眉微顰,忖道:“玄冥教的人即將群至,我一人雙拳難敵四手,這又太淺,些微聲息,即可傳入,于敵,也不適宜,離開口,更是不可,這…”左思右想,竟是愈感彷徨無策。

  忽見元清大師雙目一啟,在黑暗中,宛如打了個閃電,她喜得想打跌,正啟齒,中已聞元清大師細若蚊蠅的聲音道:“龍兒用功正緊,不可喧嘩,可用傳音入密或心語傳聲,略談片刻。”語音一頓,問道:“外面何人搏斗?”

  蔡薇薇急以傳音入秘道:“是一位不知其號的道姑與玄冥教總壇壇主端木世良在斗,那道姑薇兒猜她是阮…”忽然想起元清大師不知阮紅玉是誰,頓了頓道:“阮紅玉是…”

  她又覺得時機緊迫,何暇言此,改口略略將經過說出,卻見元清大師單掌一直按住華云龍背心,問道:“怎么,還未好么?”

  元清大師點了點頭,以佛門心語傳聲道:“虺毒之烈,竟出意料,只怕要到拂曉,始能入‘經外奇’。”

  蔡薇薇默然一算,如今已是丑牌時分,離天亮約有兩個時辰,暗覺焦心,惑然問道:

  “經外奇?那仍在體內啊!那一處?公公為何不出呢?”

  元清大師道:“是‘鬼眼’。”微微一頓,道:“個中緣由非一言可盡,你謹守口即是,必要時,我可閉住龍兒七竅,以防外魔。”

  蔡薇薇尚擬再問,忽聽外傳來一個沉悶的聲音道:“端木大壇主,今夜怎么吃癟了?

  可要我兄弟相助一臂?”

  蔡薇薇聞言一怔,暗道:“誰來了?好似非玄冥教下,聽口氣非友是敵。”

  只聽端木世良冷然道:“令狐老兒,你少風涼了,三教同盟,早有明言,幸災樂禍,你是想自取其亡?”

  先頭那沉悶的聲音嘿嘿一笑,道:“老二你說如何?”

  又聽另一干澀的聲音道:“端木老兒所言,倒也有三分道理。”

  蔡薇薇心中暗震,想道:“三教聯盟,那是玄冥教、九教、魔教了,二哥以魔為志,這是更為棘手了,不過瞧這光景,并非融洽無間。”

  凝神聽去,搏斗之聲,仍然不已,忽聽灰袍道始冷笑道:“令狐祺、令狐佑,你們星宿派辱我愛徒,你們先還我一個公道。”

  但聽那老大令狐祺隱惻惻一笑,道:“老二聽見沒有?有人向本派討債了。”

  那老二令狐佑嘿嘿一笑,道:“闖江湖,學藝不,死了也只有認倒霉,嘿嘿!但若要公道也行,何不過來?”

  灰袍道姑厲聲笑道:“好極了!”

  忽聽拂塵玉鉤之聲大盛,顯是想速斃端木世良,再向令狐兄弟出手。

  令狐祺哈哈一笑,道:“老二,再不出手,端木大壇主只怕今夜就得歸位了。”

  話聲甫落,一陣衣襟帶風之聲,隨著凌厲的指掌風響傳來。

  蔡薇薇聽出令狐兄弟是并肩出手,芳心一震,她當令狐祺一開口,已聽出功力奇高,灰袍道姑以一對一,也未必是敵手,兩人齊上,更無幸理。

  只聽灰袍道姑怒聲道:“姓令狐的,你們有臉皮沒有?”

  令狐佑哈哈一笑,道:“誰不知道我兄弟遇敵同上,千軍萬馬也是如此。”

  灰袍道姑心頭大怒,萬般無奈,高聲喊道:“蔡家丫頭,你死了不成?”

  蔡薇薇匆匆一瞥,元清大師又合上雙目,幌身掠出,已見灰袍道姑在兩名身材高瘦,穿著及膝黃褂,系銀龍的老者圍攻下,已是險象環生,端木世良退身林邊,息不已,她嬌聲喝道:“好不要臉。”

  嬌軀一掠,掌隨身出,叩向令狐祺天庭。

  高手相斗,眼觀六面,耳聽八方,令狐兄弟早見一位美若仙的姑娘出

  但對她那閃電般的輕功,也是一驚,令狐祺反手一掌,硬架上去,兩掌一接,蔡薇薇身形一滯,令狐祺卻倒退一步,心驚之極,凝目一望蔡薇薇,忽然峻聲道:“老二!”

  令狐佑連劈兩掌,退灰袍道姑,回頭道:“什么事?”

  灰袍道姑見他漫不經心之態,憑她高傲個性,如何忍耐得住,暗暗罵道:“老鬼找死!”

  玉鉤倏出“碧霞鉤法”的絕著“殘紅一抹”但見碧光一閃,已遞至令狐佑前,右手拂塵一倒,疾戳令狐佑“左期門”的要

  這兩招詭奧凌厲,令狐佑功力雖高過對方,大意之下,也鬧了個手忙腳

  總算他身具一甲子以上絕頂功力,危急中,真氣一提,縱身躍退“嘶——”的一聲,他雖毫發未傷,前衣裳,已被鉤破。

  灰袍道姑收鉤卓立,曬然道:“老鬼,知道厲害了吧?”

  令狐兄弟,絕代兇人,哪里忍受得住,怒極反笑、連道:“好!好!”笑中,右臂一抬,一陣劈拍聲響,霍地暴長半尺,一步步走向灰袍道姑。

  灰袍道姑暗道:“通臂魔掌”心中警惕,玉鉤斜舉,凝然不語。

  忽聽令狐祺沉聲道:“老二,正點子在此,再有天大的事,也先擱下。”

  令狐兄弟,情何等狠厲,照說既已決心報復,焉肯半途作廢,奇怪的是,令狐佑聞言之后,霍然收功,退回令狐祺身旁,也望向蔡薇薇,道:“老大,這丫頭姓蔡?”

  灰袍道姑暗暗松了口氣,她自知功力不及令狐兄弟,豈敢輕易挑釁。

  蔡薇薇忽以“傳音入密”朝灰袍道姑道:“前輩,請你守住中好么?”

  灰袍道姑雖殺機大減,對她猶惑不懌,怔了一怔,也傳音道:“你不怕貧道對中人不利?”

  蔡薇薇道:“我知道前輩是阮姊姊之師,你就不能看在阮姊姊面上么?”

  灰袍道姑忖道:“給她猜到這可不好動手了”沉不語。

  蔡薇薇又傳音道:“前輩,我公公在替二哥華云龍驅虺毒,你幫幫忙吧!”

  灰袍道姑聽她軟話相求,不覺慢慢走向口,口中卻冷聲道:“你公公是誰?時間要多少?”

  蔡薇薇知她已然應允,焦灼的芳心,略為一寬,道:“我公公是出家人,法號上元下清。”

  語音一頓,道:“大概還需要兩個時辰。”

  灰袍道姑未聽過元清大師之名,但由蔡薇薇功力看來,定是絕世高人,退立口,又聽蔡薇薇道:“前輩法號可否見示?”

  灰袍道姑怔了一怔,冷然道:“貧道并無法號,野狐禪而已。”頓了一頓,又道:“你專心對敵,少說話,這兩個老賊是東郭壽師弟,幾手鬼劃符,倒也不可小視。”當她們互語時,令狐兄弟忽也同以傳音入密之術交談。

  一刻間。但見皓月清輝下,風搖竹聲,沙沙作響,竟是和諧之極。

  見此情景,任誰也不信前此已有數番生死搏斗,而瞬時之后,又將發生更烈凄慘的大戰。

  忽聽令狐祺朝端木世良道:“端木世良,這丫頭來歷你可清楚?”

  端木世良正自運功療傷,聞言說道:“這丫頭近十天來,忽然冒出,誰也不知她底細,以往…”

  老二令狐佑忽然截口道:“廢話!”

  端木世良對他們方才一旁奚落,早已懷恨在心,只是自忖功力遜了一籌,隱忍在心,聞言更是恨毒,暗道:“令狐老鬼,看你能神氣到幾時,只待滅了華家,哼!星宿派也休想存在世上。”

  老大令狐祺道:“中藏有何人?”

  端木世良干笑一聲,道:“這個只有問那丫頭了。”忽然心頭一動,忖道:“瞧那丫頭拼死護之態,多半是華煬那小子,虺毒發作,躺在中等死…待我嚇嚇令狐老鬼。”倏又改口道:“或許是這丫頭長輩,隱煉功,嘿嘿!兩位雖有蓋世神功,怕也難以接下。”

  蔡薇薇不知他信口胡謅,芳心一跳,想道:“難道端木世良已知道了?”

  令狐兄弟蓋世魔頭,心機似海,一望已知端木世良言不由衷,令狐佑惻惻道:“縱是華天虹,我兄弟亦無所懼。”

  令狐祺怪目望向口,那山雖淺,碧籮深覆,灰袍道姑又擋住口,況里暗外明,饒他功力絕頂,也瞧不清中景況。

  他略一哦,運功朝中道:“中是哪位高人…”

  蔡薇薇原打定主意,拖一刻是一刻,令狐兄弟不動手,她也落得靜立觀變,此刻,令狐祺運功說話,聲逾洪鐘,震人耳鼓,恐驚擾了華云龍,不能再行緘默,冷然截口道:“中沒有人,你休要鬼叫。”素手一揮,逕拍令狐祺際。

  令狐祺杰杰怪笑,道:“好狂的丫頭。”

  他方才對掌,落了下風,心中大感不服,一招‘孤雁出群’,反擊過去。

  令狐兄弟一向并肩對敵,令狐祺一動手,令狐佑也掄掌夾攻。

  這兩人功力之高,是蔡薇薇對敵首遇,這一聯手,連她也覺吃力異常,心忖:“那呼延恭與這兩人似是同輩,因何功力相差甚遠?”

  令狐兄弟見她年紀輕輕,出招之玄奧也就罷了,纖纖玉掌揮劈,所顯現的功力,高得令人難以相信,心中均駭然道:“這丫頭吃了靈芝不成,何來如此功力?”

  三人動手,疾逾飄風,片刻已過百招。

  先頭是含勁斂力,稍沾即退,逐漸雙方火氣漸升,透出體外,洶涌彭湃,將地面的花草塵埃,皆刮了起來,聲勢驚人。

  灰袍道姑愈看愈覺氣餒,心道:“此女貌足傾城,功堪絕世,罷了罷了!”

  不嘆息出聲,忽見遠處山麓,十余條人影奔來,知是玄冥教后援,心中一緊。

  那十余條人影,若風馳電掣,瞬息已落場中,為首一人,長髯細目,正是玄冥教天機壇主孟為謙,余為四名身穿海青織錦勁裝的仇華,及八名黑衣老者。

  孟為謙一入場中,先見戰中的蔡薇薇與令狐兄弟,兀自沙飛石走,呼嘯不絕,仿佛驚濤駭,天崩地裂,不覺聳然動容。

  忽聽端木世良叫道:“孟兄。”

  孟為謙轉目望去,見他口角帶血,左臂軟軟下垂,點筆僅余一支,狼狽之極,沖口說道:“端木兄是…”

  倏然住口,一掃蔡薇薇,心下了然,邁步走去。

  端木世良苦笑一聲,待孟為謙領人走近,始低聲道:“教主大駕,現在何處?”

  仇華老大搶先出口道:“家師現正準備開壇大典,留在總壇。”

  孟為謙皺眉道:“因何又起沖突?”

  端木世良一掃十余丈外口的灰袍道姑,道:“我路過此處,見小丫頭與程淑美相斗…”

  孟為謙先時因場中搏斗,掀起塵沙,聲勢驚人,那灰袍道姑背著月光,佇立不語,未曾發覺,眼下順著端木世良目光望去,方始瞥見,哦了一聲,訝然道:“她也入中原了。”

  端木世良切齒道:“破臉啦!今后遇見,全力撲殺。”

  孟為謙雙眉一蹙,道:“只怕不妥,她的…”

  忽聽灰袍道姑揚聲道:“孟為謙,你與端木老鬼,鬼祟什么?”

  她功力雖深,場中勁風,卻聽不清他們說什么。

  孟為謙哈哈一笑,抱拳遙遙一禮道:“十年來未見,吳夫人容光如昨…”

  灰袍道姑黛眉一蹙,冷然截口道:“貧道遁世已久,俗家稱呼,速速收起。”

  語音微頓,鄙夷地道:“你而今飛上高枝,貴為一壇之主,居然猶未善忘,貧道佩服之極。”

  孟為謙面色一變,但他城府極深,冠蓋全場,隨又恢復正常,朝端木世良道:“程淑美守口,中有何蹊蹺?”

  端木世良道:“我也不甚清楚。”想了一想,道:“或許華煬小子在內。”

  一提起華云龍,仇華們怒火上升,仇華老五道:“小侄請令,入察看。”

  端木世良搖頭道:“不可,程淑美功力高強,你差之太遠。”

  孟為謙一掃場中,低聲道:“且讓令狐兄弟與那丫頭狠斗一場,最好兩敗俱傷。三教雖言同盟,互相仍存著保持實力,這般魔外道,那能衷誠合作。”

  忽聽令狐祺叫道:“丫頭,蔡元浩可是你老子?”

  原來令狐兄弟,聯手久戰蔡薇薇不下,見玄冥教已至多人,大感臉上無光,他們心機似海,立刻詭計上心。

  蔡薇薇果然芳心一震,暗道:“怪了,他們如何知曉?”

  這時,令狐兄弟俱施展星宿海一派的‘離心奪舍法’輔以“幽書指力’,指勁掌風,若排山倒海。

  蔡薇薇身若輕燕,避開令狐佑一指,一掌擊向令狐祺,冷然道:“少廢話。”

  令狐佑躡跡而上,一拳擊向蔡薇薇背心,接口道:“是就有話可說,不是就作罷了。”

  蔡薇薇心道:“爹多年來一無訊息,任何機會,均不可放過。”反身一掌,道:“你講。”

  令狐祺側身避掌,敞聲一笑,道:“丫頭,你先說是不是?”

  蔡薇薇略一沉,覺得這機會決不可輕易失去,道:“是又如何?”

  令狐祺冷冷說道:“本派十多年前曾捕捉到一個名叫蔡元浩的中年人…”

  蔡薇薇櫻一撇道:“憑魔教那點工夫,差遠了,豈是我爹敵手?”語下無異承認了。

  令狐祺沉聲笑道:“老夫也不否認,那個蔡元浩功力的確可稱得上超凡入圣。”

  蔡薇薇忖道:“難道真是爹?”芳心惶惑,恨不得撲回中,與元清大師、華云龍仔細研討,口中卻道:“天下同名同姓的多著呢!”

  令狐佑聲道:“不管是否,老夫可告訴你一事。”

  掌指翻飛,連出八招,蔡薇薇心驚之下,竟被迫退五六步,令狐祺也全力進攻,霎時,蔡薇薇已落下風。

  她雖居劣勢,仍惦著親訊,高聲道:“何事?”

  令狐祺見計已生效,得意之極,狂笑道:“老夫說吧,那蔡元浩捉到之后,剁成細片,拋入星宿海中喂甲魚了。”

  蔡薇薇雖然不信,芳心依然一片,登時連連遇險,灰袍道姑見狀大驚,怒聲道:

  “糊涂丫頭,你就這么信這兩個老賊的混話?”

  蔡薇薇神志頓清,心道:“其他均可不顧,斃了這兩個老賊,總沒有錯。”

  她美眸泛起從未有的殺機,玉面凝霜,黛眉攏熬,掌勢驟變,急攻十余招。

  這十余招,招招是‘四象化形掌’,招招凝足了十二成的功力,如怒海濤涌,泰山頂,無比威勢中,又若風云變幻,倏忽萬狀,神奧莫測。

  令狐兄弟驟然變,身形一閃,并肩而立,四掌齊出,竭立苦撐,依然抵敵不住,連連后退。

  就在這十余招中,兩人已退了八九步,而且三次遇險,幾乎喪命,狼狽不堪。

  所有的人,無不心頭大震,要知這令狐兄弟俱有一甲子功力,聯手之下,天下能夠架得住的除了華天虹外,眾人均不信尚有他人,而今居然被蔡薇薇成如此狼狽,焉能不驚?

  就在三人形勢迭易之中,竹林沙沙,玄冥教徒已陸續趕至,竟不下六七十人,均面向石壁口,挨林站立,山麓猶不時見到人影向上疾馳。

  其中也有七八名杏黃及膝大褂的魔教單子,靠近斗場,手,但這等絕頂高手的拚斗,卻非他們所能參與,只得一旁干瞪眼。

  端木世良與孟為謙心驚之余,殺氣盈眉,已存拋去機心,與魔教聯手之備,對望一眼,端木世良道:“孟兄,兄弟負傷頗重,今夜由你全權指揮,那丫頭千萬留她不得。”

  孟為謙道:“兄弟放肆了。”舉目一掃,又道:“本教高手盡至,諒那丫頭再有通天澈地之能,也只有認命了,況她尚。”

  手一揮,玄冥教徒俱訓練有素,展眼間,已以石為中心,悄然成半圓包圍,個個掣出兵刃,在西斜的冷月銀輝下寒光洋,殺氣如云。

  這石上依峭壁,此舉無異封住退路。

  孟為謙尚不放心,又招來十余名教徒,低語數句,那十余名教徒,銜命而去,尋路繞上山峰。

  灰袍道姑程淑美本一心凝注蔡薇薇與令狐兄弟的惡斗,偶一旁顧,心神一凜,心道:

  “說不定今夜就得埋骨于斯,唉!”

  只是她雖怪僻,心存俠義,雖知情勢險惡,一人突圍之念,想也未想,暗暗嘆息,懷著腔憂慮,仍舊注目斗場。

  令狐兄弟畢竟是數十載勤修苦煉,功力純無比,驚險萬狀中,擋過了蔡薇薇一輪若狂風驟雨,驚雷疾霆般的攻擊,

  蔡薇薇‘四象化形掌’八招連環,連施六遍,依然未傷一人,也是心頭暗佩,想道:

  “這兩人功力已如此高強。東郭壽既是師兄,又為掌教,該有多高,二哥怕是難以一爭短長了。”

  忽聽老大令狐祺厲聲道:“端木世良!”

  迸力一掌,霍然劈去。

  端木世良暗自冷笑,忖道:“令狐老鬼,你嘗到報應了吧,哼!”待不理,心念急轉,揚聲道:“何事?”

  令狐祺心頭恙怒,強自捺住,雙掌連劈,擋住蔡薇薇一招‘剛柔迭運’,道:“還不攻…”

  他才說半句,突然住口。

  原來蔡薇薇芳心一急,倏出‘四象化形掌’威力最大的‘萬物歸坤’,再也無暇開口。

  但端木世良與孟為謙,已明其意,倏然警覺,覺得目下合力對敵要緊,倒不能意氣用事。

  兩人低聲商量幾句,孟為謙陡然喝道:“護壇八老,隨我攻。”

  語甫落,大步走去,繞過斗場。

  八名黑衣老者,神色漠然,隨在身后。

  蔡薇薇美眸略一顧盼,已然警覺,峻聲道:“姓孟的,你是找死!”

  待回身攔阻,令狐祺狂笑道:“丫頭,這一戰未見結果哩!”

  右手食中二指斜戳,‘嗤’的一聲,一股勁風已閃點蔡薇薇‘凰尾’大

  令狐兄弟何等身手,憑他們搏戰經驗之豐,蔡薇薇想要輕易退下,卻是不能。

  蔡薇薇回身一掌,令狐佑又已撲至,無可奈何,復又戰起來。

  孟為謙趁機繞過三人,逕奔口。

  程淑美玉鉤一斜,峻聲道:“孟為謙,站住!”

  孟為謙直至口三丈,停步抱拳道:“吳夫人蘭心慧質,理當燭時勢,老朽請夫人一旁觀戰。”

  程淑美一望天色,但見殘月將盡,頃刻已是黎明,心中一寬,只待再拖片時,便可無慮,冷然道:“聽說貴教已與魔教聯盟?”

  孟為謙心機似海,見她一望天色,面現喜容,心道:“莫非中果有高人,練功正緊?”覺得不可再宕時,拂髯一笑,道:“確有此事,夫人聞其詳,請退至一旁,老朽奉告。”

  說話間,手一擺,立有四名黑衣老者走向口。

  程淑美玉鉤斜舉,冷冷說道:“止步!”——

  
( ← ) 上一章   大俠魂(易容)   下一章 ( → )
王者之劍刀劍笑新傳六道天書霸劍:十大殺劍破九重天永鎮山河邪仙靈童極樂佛學豪俠鴛鴦掌雷神震天風云武天紅豆江湖
免費小說《大俠魂(易容)》是由作者易容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武俠小說。更多類似大俠魂(易容)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武俠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大俠魂(易容)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十八章雙惡之爭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