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魂(易容) 第二十章 倡義摧堅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武俠小說 > 大俠魂(易容)  作者:易容 書號:34282 更新時間:2015-5-20 
第二十章 倡義摧堅
  這種荒村野店,雖是竹搭成,器物簡陋,但綠清風,卻是頗為舒

  華云龍目光微轉,巳看出座中盡是商旅農夫,并無一個武林人物,那般人見到一位俊美無儔的少年與一位中年清麗道姑入內,靜了一瞬,旋又吃喝起來。

  店小二雖覺扎眼,卻瞧出兩人是江湖人物,忙不迭送上酒菜。

  華云龍邊吃邊道:“前輩今后居何處?若無他事,可否枉駕寒舍?”

  程淑美放下筷子,冷然道:“關外。”

  華云龍怔了一怔,放下碗筷,道:“前輩不是與玄冥教已扯破臉了?瞧端木世良與孟為謙,似已對前輩萬分恨毒?”

  程淑美漠然道:“你放心,貧道雖居虎口,安若泰山。”

  華云龍暗暗想道:“看她有恃無恐的樣子,只怕與玄冥教關系極深。”沉須臾,問道:“前輩是否與玄冥教中某一人認識?”

  程淑美待不答,卻不忍過拂他的好意,沉半晌,避重就輕的道:“貧道與教中某一人略有關系。”

  華云龍道:“是教主?”

  程淑美搖一搖頭。華云龍又道:“此人身份在端木世良與孟為謙之上吧?”

  程淑美啞然道:“你不必旁敲側擊,空費心極了,貧道決不會說的,至于玄冥教中的情形…”微嘆一聲道:“孩子,你該不會讓貧道背義吧?”

  她這么一說,華云龍如果再行追問,便成人出賣朋友了。

  華云龍微微一笑道:“前輩言重了,晚輩縱有天膽,也不敢如此。”

  程淑美道:“那就不要問了。”

  華云龍低聲一笑,道:“是。”

  程淑美面色一沉,道:“你笑什么?少打鬼主意,想從貧道口里套出一言半語,那是作夢。”

  華云龍道:“我怕前輩生氣,不敢說。”

  程淑美略一忖思,倒想不出自己何處可笑了,黛眉一揚道:“你倒說說看,貧道決不生氣。”

  華云龍心中暗笑,卻作無可奈何之狀,道:“這可是前輩要我說的。”

  程淑美曬然道:“少出點子,講吧!”

  華云龍含笑道:“晚輩在想前輩那位在玄冥教中朋友是否姓吳…”

  “吳”字一出口,程淑美面色陡變,華云龍察言觀,連忙住口。

  寂然片刻,程淑美容漸緩,道:“貧道早聽人說你好狡獪,是個小滑頭,先頭還不相信,如今始知不虛。”

  華云龍暗忖:“看來我揣測不誤,她玄冥教中的朋友,根本就是她昔日丈夫。”

  心中在想,口中說道:“前輩是聽誰說的?只怕不確哩,晚輩堂堂正正…”

  程淑美失聲一笑,道:“堂堂正正?你這孩子真不害羞,堂堂正正是自己說的么?”

  華云龍見她已無怒意,嘻笑道:“前輩說過決不生氣,因何又沉下面來,令晚輩心頭惴惴,好不…”

  程淑美也忍俊不住,笑叱道:“假如你會心頭惴惴,那才是出西山了。”

  華云龍目的已達,即見好就收,微微一笑,重新埋首加餐。

  程淑美也垂首進餐,她雖無法號,仍屬三清弟子,葷酒俱,飯量也不大,略進些許,便擲筷抬頭。

  華云龍食量雖大,吃起飯卻很快,早已吃,店小二雖送來一壺酒釀,他也善飲,礙著程淑美在側,也就未動,折扇輕搖,默然等候。

  程淑美望他一眼,忖道:“這孩子人是精靈,又是一副夾脾氣,不說一些,看來還真不行。”

  心念一轉,道:“看來貧道是不過你的,你想知道什么?說吧!”

  華云龍收起折扇,道:“說來慚愧,晚輩與玄冥教鋒非止一次,可是連他們的教主是誰,猶諱莫如深。”

  程淑美將手一搖,道:“很抱歉,我已有約言,不能說出,反正遲早你總能知道。”語音一頓,道:“貧道能告訴你的,此人與你家有殺師大仇。”

  華云龍暗暗想道:“這不是廢話么?當年死在及爹爹手下的魔頭不少,誰知那玄冥教主是何人之徒?”

  他想不出玄冥教主會是何人,又知程淑美絕不肯說,當下道:“玄冥教的總教壇是否在沂蒙山?”

  程淑美訝然道:“你從那里得來的消息?”

  華云龍道:“這是晚輩一位朋友探來的,究竟是不是,就要請前輩指示了?”

  程淑美略一沉,歉然道:“貧道于此,實不能給你任何暗示及決斷。”

  她雖言不能給于任何指示,其實無異承認了。

  華云龍想了一想,笑道:“前輩顧忌太多,連我也不知怎么問好。”

  程淑美哦半晌,道:“貧道可以告訴你一件事。”

  華云龍肅容道:“前輩請講。”

  程淑美緩緩說道:“那玄冥教主對你家銜恨極深,也不知那來的神通,卑辭厚禮,敦請出不少蓋代巨魔…”

  華云龍暗暗忖道:“什么巨魔?憑咱們云中世家還制不住不成?”

  程淑美看出他漫不經心之狀,沉聲道:“華煬,你忘了驕兵必敗的古訓?”

  華云龍瞿然一驚,面容一整,道:“小子承教。”

  程淑美容稍霽,道:“你休得小視這批人,就算令尊見到而今玄冥教的聲勢,怕也不能十拿九穩…”

  她似是不多言,話說一半,便倏然而止。

  華云龍暗道:“瞧這光景,她與玄冥教的約言,似是玄冥教不侵犯她,她也不透玄冥教中的事,只是處處束縛,重要隱密是無法探出了。”

  忽聽程淑美道:“那位蔡姑娘的尊親,似落入魔教手中,東郭壽那個師兄縱然厲害,也非元清大師敵手,為何元清大師輕易放走他們,你可知個中緣故?”

  華云龍道:“據小子猜測,他老人家是為了替我毒輸功,耗去大半真氣,已難制住魔教的人,唉!如為此令蔡伯父有損,則真是罪不可贖了。”

  程淑美道:“事已如此,你也不必自艾自怨了。”

  頓了一頓,問道:“功力耗去大半,如何能施展‘蓮臺虛渡’及‘叩心鐘’兩種大費真力的神功?”

  華云龍想了一想,道:“他老人家想是運出玄關所聚功力施展,不過這情形似被那個申屠主瞧出幾分,故說出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話來。”

  程淑美暗暗點頭,覺得究竟是落霞山莊出來的人物,沉聲一嘆,道:“那個申屠主也真厲害,貧道就未瞧出,如魔教與玄冥教全力攻擊,豈不危險?”

  忽然一笑,道:“此言也不盡然,別說申屠主未必窺出,就算確定,也得顧忌元清大師盡提玄關真元,傾力一搏。”

  忽聽華云龍道:“此事異常重大,前輩勿請。”

  程淑美拂然道:“你當貧道是何等人了?”

  華云龍訕訕一笑,暗忖:“這位前輩既能謹守與玄冥教的約定,顯系信守不渝之士,我此言確屬多余,且有失敬意。”

  正啟齒,忽聽一陣馬蹄雜著鸞鈴之聲,隱隱傳來,瞬息之間,蹄聲鈴聲,已是震耳,瞧那來勢,分明是匹行一千兩頭見駒。

  武林中人,愛名駒不下寶劍,華云龍與程淑美不皆轉目望去。

  只見黃塵滾滾中,一騎如飛,似風馳電掣般沖過,以華云龍目力,也僅看出那匹馬如墨,鞍上的人,體態婀娜,裙袂飄揚,似是一位少女,至于那少女的容貌,卻因馬行太速,又屬側面,卻未看清。

  酒店中人,聽得蹄聲有若擂鼓,也紛紛扭頭望向店外,憑他們這些村夫俗漢,更是僅見黑影掃過,馬上依稀有個人影。

  黑馬一過,立刻議論紛沓,吵成一片。

  華云龍想起自己那匹‘龍兒’,在荊門被賈嫣所擄之后,便莫知下落,但他并不擔心,自信那匹‘龍兒’,已通靈,常人駕御不住,高手不忍心傷害,同道好友,識者不少,決然無虞,說不定這時已回到了落霞山莊了。

  忽然程淑美“噫!”了一聲,道:“這丫頭為何也來了…”語未罷,右掌一按桌面,人如巨鳥,已然出店。

  華云龍急聲道:“前輩…”

  只聽程淑美道:“你等貧道一下。”

  華云龍站起身了,隨又坐下,心道:“我既未曾看清楚,她功力不在我上,想也強不過多少,這少女定是她人,始可一瞥之下,便知是誰。”

  座食客全都目瞪口呆,偷眼覷著華云龍,似是怕他變鳥飛走,一時間,鴉雀無聲。

  華云龍對那般村漢旅客的目光,視若無睹,候了片刻。程淑美仍未回來,百般無聊,便自斟自飲起來。

  那一壺酒盛量不多,一會便已喝光,當下揚聲道:“小二哥,再來一壺。”

  那店小二早候在側,聞喚戰戰兢兢的應了一聲,忙不迭的送來一壺酒,將空壺拿走。

  華云龍見他面惶恐,躡手躡腳的樣子,笑道:“我是煞神?何必如此?”

  那店小二急聲道:“爺是煞神…”

  他本待說不是,不料忙中有錯,反說成華云龍是煞神了,一時面如土色。

  華云龍哈哈一笑,掏出一錠銀子,拋在桌上,道:“拿去,免得你以為我是白食的。”

  店小二彎哈背道:“不要那么多。”

  眼睛卻偷覷著那錠銀子,恨不得一把拿過。

  華云龍將手一揮,笑道:“賞你的,拿去。”

  店小二連忙探手拿過,彎不迭的謝了,股一扭,急急奔向店后,似怕華云龍反悔。

  華云龍微微一笑,轉面向店外路上瞥去,忽見一條纖影,勿勿躲入綠蔭幽篁。

  他一眼便已認出是薛娘小主人,那迄今不知的玄衣少女,待追去,忽然想道:“她已看見了我,這般躲避,顯然不相晤,追上前去,既不好強,也沒什么結果,若錯過了程前輩,豈非得不償失?”

  這么一想,頓時重又回座。

  他所行所為,旁若無人,座的人,竊竊私議,只是聚蚊成雷,那聲音也就可觀了。

  過了片刻,華云龍已漸感不耐,暗道:“阮姑娘的師父當然不會跟那匹神駒賽腳程,必是出聲召喚,難道要與那姑娘談偌久…”

  沉未已,忽聽程淑美的聲音,由路上傳來,道:“華煬,上路了。”

  華云龍聞喚,身形一長,已撲出店外。

  只見程淑美當他掠出店門,即身形展動,疾馳而去。

  他忙跟上,高聲叫道:“前輩,那姑娘是誰?”

  程淑美身形不停,冷聲道:“你就會問人家姑娘。”

  華云龍啼笑皆非,道:“干么這樣急?”

  但聽程淑美道:“還要快,要趕五百里。”

  華云龍舉步若飛,猛然沖上,道:“到那里?”

  程淑美道:“淮。”回目瞬地一眼,黛眉一蹙,道:“省些力氣,這一段路不短。”

  華云龍笑道:“不打緊,小子撐得住。”

  程淑美哼了一聲,倏地加速。

  華云龍也深深了一口氣,真氣運轉,迸力追趕。

  兩人這一陣疾馳,快逾飄風,跑到暮,全部息有聲,減慢腳步。

  忽聽程淑美道:“華煬,你要不要歇息?”

  華云龍道:“不必,晚輩能支持到淮。”

  程淑美道:“好。”倏地腳步加快,向前疾奔。

  華云龍緊隨在后,忖道:“她原來未盡全力,看來這位前輩功力雖不及東郭壽,輕功卻可一較。

  丑牌時分,前面黑黝黝的夜中,矗立著一座城池,正是南北咽喉,江浙要沖的淮古城。

  程淑美香汗淋漓,忽然煞住腳步,然道:“華煬,咱們先調息一陣,恢復功力,再行入城。”

  華云龍急見到阮紅玉,當下道:“晚輩不累,前輩可否告知令徒居處,讓我先見阮姑娘。”

  程淑美轉目望去,只見華云龍雖亦頭大汗,息卻微,尤可怪的神采亦亦,反勝午時,與自己疲憊絕,大不相同,暗暗訝道:“就算玄冥教主或申屠主,也沒有在五百里長馳后,反而精神益長的道理。”

  她不知道元清大師以佛門‘圓光蒞頂’大法,增益華云龍功力,這番奔跑,反而漸漸與華云龍己身真氣,互相融合,獲益匪淺,故暗暗訝異。

  華云龍雖知此事,也未料到收效如此,心中暗暗感激元清大師。

  程淑美想了一想,道:“既然你不累,咱們這就進城。”

  “前輩…”

  程淑美截口道:“少羅嗦,話可說在前頭,遇上敵人,你上前拼命。”縱身上了城墻。

  華云龍連忙跟上墻頭。

  只見城內屋宇鱗比,在月光下,沉沉一片,除了深巷犬吠,寂無人聲。

  程淑美息一聲,道:“玉兒住在城北一座‘玄妙觀’中,那觀中的主持靜逸道姑,是貧道之友。”

  華云龍隨口道:“那位觀主,想來也是高人。”

  程淑美道:“你猜錯了,她不會武。”

  說話中,二人已踏著櫛比的房舍,來至一棟碧瓦紅墻,修竹舍的道觀,雖無廣廈高堂,卻是清幽一片,確是養病善地。

  程淑美領他至后院,道:“夜闌人靜,敲門徒然擾人清夢,還是自行進入。”

  華云龍點一點頭,翻墻至一棟荷池假山,花木扶疏的舍之外。

  抬眼一望,不淚盈眶,心弦震動!

  只見神舍內火燭猶明,窗戶敞開,阮紅玉玉手支香腮,玉容清減,目噙清淚,癡癡的望著中天皓月,神情凄絕!

  華云龍心中暗喊:“她瘦了,她是為了我而受辱毀功,她…而我在峴山,卻未…”

  忽聽阮紅玉凄聲自語道:“今夕何夕?云龍…你在哪里?也會想我么?”

  螓首一搖,又自語道:“不!我不要你想我,這樣你會不愉快,只要你快快樂樂活著,我…忘了我也行。”

  斷斷續續的數語,包含了說不盡的情愛,那一種至情至,渾然忘我的感情,又何必斤斤計較對方的反應?

  華云龍再也忍不住,淚水籟籟下,低聲呼道:“紅玉…”

  阮紅玉聞聲一驚,霍然轉頭望向他,只是她內功散失,別說華云龍立于花蔭之中,即使佇立曠地,也難看清,看了半晌,她凄然嘆道:“唉!我思念太過,竟幻出他的聲音來了。”

  倏然低首,幽幽道:“紅樓水,柔魂常繞瑤臺,如何夢為相逢少?怕我愁多不肯來。”

  古今詩詞,至于魂夢相通,已是至情,如今反成微不足道,尤其她一臉綿徘惻,神思惘,就算鐵石人,也得動心。

  華云龍淚如泉涌,悄然越窗,行至阮紅玉身后,伸手輕撫她的秀發,柔聲喚道:“紅玉!”

  這一連串行動,阮紅玉功力已失,毫不知曉,直到他輕撫阮紅玉秀發,阮紅玉始霍然驚覺。

  她回眸凝視華云龍,良久,始才癡癡說道:“你昨天已來過了,不該再來了,來的次數太多,薇妹會不高興。”

  華云龍忽然感到心中一痛,暗道:“她還以為這是夢中,她…我實在是薄情之人。”

  他乃重情尚義之人,一之下,險險一口鮮血吐出,急忙提起真氣,運功一周,始平定血氣。

  功畢,始柔聲說道:“薇妹不會不悅的。”

  阮紅玉螓首一點,癡笑道:“真的?是真的?”繼而美目一陣眨動,皓腕一伸,似碰觸華云龍身體,以證實是否真的。

  只是,忽又一縮,但恐證實是假,她魂牽夢縈,念念難忘之人,佇立眼前,只不過是幻影而已,那時心碎腸斷,更是難耐。

  華云龍噙住眼淚,虎軀微俯,輕摟住阮紅玉的纖,柔聲道:“你信了?”

  阮紅玉嬌軀一顫,突然哭道:“云——龍!”

  嬌軀一側,偎入華云龍懷中。

  她驚喜集之下,又覺悲不可抑,亟痛哭一場,緊緊抱住華云龍,低聲啜泣,剎那淚水已透了華云龍的衫袍了。

  華云龍手撫她的秀發,柔聲勸道:“不要哭,不要哭…”

  一時間,他也渾忘所以了。

  半晌,阮紅玉始逐漸恢復平靜,埋頭問道:“你好。”

  華云龍垂首道:“我很好,你也多多保重。”

  見她仍舊緊抱住自己,仿佛只要一松手,自己便會杳然而逝,遂又說道:“我們坐下來說。”

  阮紅玉在他懷中點一點頭,緩緩松開藕臂,目光轉動,已見這間屋子似是明間,未設衾褥,一桌四椅,桌上燃著一細燭,昏黃的燭光下,顯得十分蕭條。

  他心中一酸,暗忖:“她不應該住在這里。”

  阮紅玉見他打量室中,微微一笑,道:“我喜歡這樣,清些。”

  華云龍強笑道:“夜已深了,你這樣于體有損。”

  阮紅玉淡淡一笑,道:“我不想睡。”頓了一頓,道:“其實也沒有關系,你看我不是很好。”

  華云龍凝視著她清減至極的玉靨,心中又痛又憐,怔了半晌,道:“你瘦了不少。”

  阮紅玉淡然一笑,搖一搖頭。華云龍也不知她是指沒有瘦損,還是沒有關系,怔了一怔,柔聲道:“你要…”

  阮紅玉忽然岔開道:“你是怎么找來的?”

  華云龍知她不多談此事,道:“是令師領我至此。”

  阮紅玉早知必是如此,問問只為轉開話題,點一點頭,道:“她老人家現在何處?”

  華云龍暗道:“我至舍外,便未注意他事,想這位前輩關心徒弟,必藏身一邊。”

  正開口,忽覺風聲飄然,燭焰搖幌,程淑美已立于室中。

  阮紅玉悲喊一聲,道:“師父!”

  縱身投入程淑美懷抱,哀哀痛哭。

  程淑美也目噙淚珠,默然撫著阮紅玉的秀發。

  寂續半晌,忽聽程淑美道:“玉兒。”

  阮紅玉淚面一仰,道:“師父有何吩咐?”

  程淑美見她人比黃花瘦,不心頭一酸,強顏一笑,道:“你先進入內間,為師想與華公子談談。”

  華云龍心頭一跳,暗道:“她是要我將阮紅玉的事,擺明一談了。”

  阮紅玉也猜出了,將頭一搖,道:“不!”

  程淑美一怔,佯怒道:“你連為師的話,也不聽了?”

  阮紅玉忽然悲聲道:“師父,咱們回關外吧,徒兒已厭倦中原了。”

  程淑美苦笑道:“傻孩子,你難道準備跟為師一輩子?女孩子總要…”

  “嫁人”兩字,咽住未說,是怕阮紅玉失身之后,聞之不安,這卻蓋彌彰,阮紅玉更覺心酸,哭道:“徒兒愿侍候你老人家一輩子。”

  程淑美嘆道:“為師不要你侍侯。”

  阮紅玉香肩動,道:“師父如不要我,徒兒就隨便找一處道尼庵,出家算了。”

  程淑美促聲道:“玉兒…”

  阮紅玉哭道:“不然就在這里也行。”

  華云龍一旁見狀,也不由垂淚不已。

  只見程淑美楞了一楞,忽然移目瞧他,雙目之內,寒芒,道:“華煬!”

  華云龍心頭一震,應了一聲。

  但聽程淑美寒聲道:“你可知我徒兒何以如此?”

  華云龍淚道:“晚輩罪不可赦。”

  程淑美道:“那你對我徒兒,得做一個待。”

  華云龍面猶疑,遲不作答。

  他固為情,卻更重情,阮紅玉的失身,在他目中,乃微不足道的事情,只是就此承諾,將置蔡薇薇于何地?他與蔡薇薇相聚短,亦無嚙臂之盟,卻也說得上心心相印了,若論娶,實當是蔡薇薇,況他再放不羈,那庭訓之嚴,婚姻事大,豈容他一意孤行,而信口作允,事若生變,又待如何?他雖是行事難以捉摸,卻非同不誠無義,寡諾輕信之輩,華天虹至誠君子,白君儀至情至,遺傳有自,教養夙奠,故沉再三,難以作答。

  忽聽阮紅玉哭道:“師父,徒兒此生但愿常伴青燈紅魚…”

  程淑美叱道:“此事由師父作主,你少嘴。”

  阮紅玉哭道:“師父如徒兒嫁人,那就是要徒兒去死。”

  程淑美凝目望住華云龍,道:“你速速說個明白…”

  華云龍頓了一頓,道:“晚輩…”

  想起父親嚴令的面孔,祖母峻毅的聲音,不由吶吶難以為繼。

  忽聽阮紅玉悲喊一聲,道:“師父,恕徒兒不孝了。”奮力掙出程淑美懷中,一頭撞向壁角。

  阮紅玉峴山別后,由琪兒陪同北上,恰逢程淑美掛念愛徒,南下中原,于睢寧相遇。

  程淑美見愛徒慘狀,驚怒集,追問之下,阮紅玉卻堅不吐,還是從琪兒身上,約略得知。

  她知愛徒所以如此,是為了一個華家弟子名煬字云龍的,要使愛徒歡樂,只有令華云龍要她,或許可以,故擱下報仇的事,將兩人安頓淮,即漏夜趕至金陵。

  她也知道事同登天,實是千難萬難,無奈為了愛徒終身幸福,也就罔顧一切,強華云龍就范。

  阮紅玉對于華云龍,雖是情深一往,相思難,只是失身之后,自慚敗絮殘花,不堪再論,早不奢望華云龍能娶她,誓死不嫁,也是真心,程淑美華云龍承諾之際,她心碎腸斷,自艾自卑之情,亦達極點,故猛然求死。

  只是放著室中兩名頂尖高手,如何容得她死?

  華云龍身形一幌,已將她抱入懷里。

  阮紅玉武功廢去之后,體虛逾常人,剛才那一陣掙動,已支持不住,被他抱住,登時暈死過去。

  程淑美見她寧死不嫁之態,再想起華家在武林中地位,想起阮紅玉的失身散功,剎那萬念俱灰,猛一跺足,恨聲道:“罷了!罷了!”

  忽由華云龍手中奪過阮紅玉,掠身出窗上屋。

  華云龍先是一怔,繼而躡跡而上,顫聲道:“前輩,阮姑娘…”

  程淑美扭頭凜然道:“你再追來,休怨貧道無情了。”

  華云龍聞言一呆,程淑美冷冷一哼,向北疾掠而去。

  華云龍暗暗忖道:“媽同娘最寵我,斷然無慮,及爹爹處,我死活賴,又說明個中經過,這一關想來亦可通過,薇妹純良,必可恕我的過失,體諒我的處境。”

  心念電轉,銜尾疾追,高聲道:“前輩止步。”

  深夜謐靜,他這一喊,半個淮城都聽得見。

  他已打算不顧一切,承諾娶下阮紅玉了。

  他輕功不在程淑美之下,況程淑美攜帶一人,追至城墻,便已堪堪追及。

  程淑美見他追來,猛然旋身,冷冷一哼,拂塵反卷,直向華云龍當頭罩下。

  華云龍心念電轉,凝立不動。

  程淑美痛心愛徒慘遇之下,這一拂已運足了十二成功力,華云龍挨上,不死即傷。

  但見華云龍面凄容,凝然不動,倏又心軟,暗道:“也罷!此事也不能怪他。”

  倉猝中,收回一半功力,拂塵一偏,擊中華云龍左肩。

  華云龍悶哼一聲,左肩皮開綻,翻身跌下墻頭。

  程淑美悠悠一聲長嘆,抱著阮紅玉,轉身向北馳去。

  華云龍強忍傷痛,騰身上墻,縱聲叫道:“前輩留步,小子無不承命。”

  夜深人靜,曠野寂寂,只有他的語聲,搖曳傳播,卻未聞程淑美回答。

  忽聽一個稚的口音叫道:“二公子!”

  華云龍回目一瞥,已見來者正是琪兒,急道:“你家姑娘已回金陵,你也速回。”

  縱身下墻,也向北馳去。

  但聽琪兒叫道:“二公子,你呢?”

  華云龍頭也不回,道:“我有事。”

  他匆匆關照琪兒回去后,無心多作理會,朝程淑美消逝的方向,迸力追趕。

  追了一程,終無人蹤。

  華云龍暗道:“她師徒如避而不見面,則追也無用。”

  他估計程淑美帶了一人,無法盡施輕功,這陣疾趕,當已可追上,不見人影,顯系有意規避。

  想到這里,腳步一收,忽又喃喃自語道:“我先走一步,守定北上道路,她們師徒必然不料,這樣尋到的機會也大些。”

  由淮北上的道路著實不少,最怕的是她們師徒抄小路,甚至翻山越嶺而去,因此躊躇,最后他毅然選定徐州。

  心意一決,他略辨星辰,放足逕奔西北。

  這一番奔馳,全力施展輕功,風馳電掣,驚世駭俗,徐州離淮雖不甚遠,也該按站歇宿,況剛剛已有一次五百里的趕路,這樣功力消耗,不知多少。

  華云龍如何不明白?只是他每一念及阮紅玉那玉容清減,芳心碎的樣子,不心痛如搗,恨不得耗盡全身力量,借此宣心中的悶,故亡命奔路。

  詎料,功力非但未因此竭盡,反而真氣流轉不息,愈形暢,腳程也愈來愈快。

  他知這是元清大師灌頂之故,暗暗想道:“他老人家為了成全我,也不知犧牲多大?我如妄自菲薄,如何對得住他老人家?”

  動念及此,主意略改,擬至徐州之后,邊尋阮紅玉師徒,邊苦練武功。

  翌,申牌時分,華云龍步入徐州東門。

  他人是俊逸絕論,輕袍緩帶,佩劍持扇,又是貴胄公子的模樣,左肩卻血污一片,引得人人側目。

  華云龍對那些人的神情,視若無睹,先行至徐州首屈一指的“天福客棧”包下一座獨院,盥洗進餐完畢,然后喚來一個店伙,遞予店伙一錠銀子,道:“你去買一匹白布及與我身上同料同式的衣履來,快一點。”

  那店伙接過銀子,躬身應是,心頭卻不住嘀咕,忖道:“要白布干么?難道是作喪事?”

  方一轉身,忽聽華云龍道:“伙計。”

  那店伙連忙回身,道:“爺臺還有什么吩咐?”

  華云龍道:“你將帳房的筆硯借一借。”

  那店伙躬身退出。

  不一刻,那店伙已將白布、筆硯、衣履,盡皆送入院中書房。

  華云龍撕下四條二丈七八長的白布,鋪在桌上,然后研墨醮,振筆疾書。

  半晌,四條白布都圖寫完竣,他擲筆長嘆,自語道:“如若此法依然無效,要尋找她們師徒,則只有俟諸異了。”

  換過衣履,墨已干燥,他將四條白布,作成一卷,即離開客棧,至于左肩的傷,早已自行治好,倒毋須煩勞大夫了。

  此時,天色入暮,華燈初上,街上行人如織,夜市剛剛開始,熱鬧萬分。

  華云龍走遍四門,在萬人注目中,施展輕功,將白布條掛于門樓,旁若無人。

  他一掛妥,人們立刻蜂涌而上。

  只見布招上最觸目的九個字,那是“云中山華煬尋人之招”其余是兩個女子圖像,淡淡幾筆,倒也神肖,下方又略說明二人姓名,所使兵刃,通風報信的賞格,最后注明若得二人訊息,可至“天福客棧”領賞。

  閱罷布招,舉城大嘩,不是為賞格之高,而是為華云龍為云中山的人,華天虹聲譽之隆,宛如在中天,販夫走卒,市井小民,也鮮有不知,華家子弟要找人,這消息震動了整座徐州城。

  華云龍掛好布招,逕自回棧,見收效奇佳,也暗覺得意。忖道:“我可以坐候消息了,豈不比我親身尋找,強上萬倍。”

  他足不出戶,謝絕一切慕名來訪的人。

  三天已過,消息杳然,程淑美師徒似乎未曾走徐州左近的路。

  第四天早上,城門醮樓,赫然又掛起一條布招。

  招上僅有十二個斗大黑字,那是華云龍挑戰玄冥教、魔教、九教。

  九教與魔教東山再起,知者不多,玄冥教與華云龍鏖戰數場,除了當事的人,更是連教名也不知曉,此招一出,更是議論紛紛,不知“玄冥教”究是何物?還有人提議破門而入,向華云龍問個明白,但也說說而已,并不敢真的這么做。

  匆匆數月,江湖鼎沸!

  天下的武林人物,無不朝徐州趕來,有的是想助拳,有的是想看熱鬧,不管為什么,總是來了,徐州突然增多了許多箭衣佩劍,勁裝疾服的人。

  徐州的酒家菜肆,秦樓楚館,無不感謝這位華家二爺,因為華云龍給他們招來了許多顧客,那些顧客們一個個出手綽闊,卻也終懸心,因為那些顧客多是橫眉豎目,高頭大馬的江湖好漢,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則店主人就要遭殃了。

  總之,正如華云龍所預期,整個江湖,都注目徐州。

  外面擾攘不堪,華云龍卻清清靜靜,閉戶苦練,飯菜均由店伙送至院門,他自行取用,一切廝役,概行屏退,有時店伙取出飯菜,猶是原封不動,其勤可知。

  他深懔妖氣再起,風雪隱隱,眼下雖方興未艾,而大有席卷江湖之勢,聽祖母與父親語意,似有何難言之隱,不擬再履江湖,則萬斤重擔,就要落在自己肩上了,豈敢虛度歲月,而不發奮圖強。

  這晨間,華云龍正在院中練劍。

  起初,每劍一出,風雷俱動,院中的假山石上,花草樹木,被劍上罡氣,毀得一塌糊涂,好在事先言明,全部賠償,客棧老板,也就不加過問。

  近數來,他可以含蘊真力,令威勢萬千的劍法,悄無聲息,進境之速,連他也覺意外。

  忽聽一陣急驟的敲門聲,夾著店伙的叫聲道:“華爺,華爺。”

  華云龍劍勢一收,怫然道:“伙計,我是如何關照你的?因何…”

  那伙計隔著院門,道:“華爺,你老掛在門樓的布招,全不見了啊!”華云龍瞿然一驚,暗道:“來了。”

  當下持劍拔開門閂,啟扉道:“什么時候的事?誰做的?”

  那店伏瞠目結舌,道:“這…”華云龍早料到這些人如何能知?這一問,不過隨口說出而已,觀狀拋去一塊碎銀,道:

  “勞你報信,賞你。”

  那店伙就是討賞而來,哈接過,然而去。

  華云龍暗暗想道:“若是玄冥教主或東郭壽,必是直接找我,不會一聲不響,取走布招,看來是梅素若了。”

  念頭一轉,覺得別人既已對自己挑戰,則再想清閑,殊屬不可,即走出獨院,向客棧門口行去。

  穿過堂,全堂的食客,都知他就是落霞山莊的華二公子,群皆注目。

  剛出去,忽聽掌柜的叫道:“華爺!”

  華云龍停足扭頭,道:“何事?”

  掌柜的彎由柜下抱出一堆泥金拜帖,道:“這一月來,不少爺臺來拜訪華爺,卻因華爺吩咐,訪客一律擋駕,得小店好不尷尬,有些暴躁的爺臺,幾乎都要將小店拆了。”

  華云龍冷冷一笑,道:“貴店包打聽,也賺了不少吧!”

  掌柜的一臉尷尬,道:“那有這事。”

  原來這一月來,訪客見不到華云龍,又不敢窺他動靜,怕被華云龍誤會為仇敵,就拿錢叫店伙留心。

  這一件事,不要說華云龍刁鉆古怪,瞞不過他,以他功力而論,凝神聽察,店前的動靜,也逃不過他的耳朵。

  掌柜的不知他如何得知,心頭忐忑;就怕華云龍因此發怒。

  華云龍接過拜帖,見第一張是幾個金字,是“淮南查幽昌頓首”他略一凝思,記得好像聽人說過,算得上淮南一霸,在華家人眼中,則又當別論。

  翻開第二張,則是“西蜀杜青山頓首”暗道:“連川中都已震動,江湖消息,真是快速。”

  又翻了幾張,居然連陜西、福建的都有,不想道:“看來我這一舉,真是震驚天下了。”

  拜帖不下二三十張,略略一笑,不再翻閱,當下擱于柜上,道:“掌柜的。”——

  
( ← ) 上一章   大俠魂(易容)   下一章 ( → )
王者之劍刀劍笑新傳六道天書霸劍:十大殺劍破九重天永鎮山河邪仙靈童極樂佛學豪俠鴛鴦掌雷神震天風云武天紅豆江湖
免費小說《大俠魂(易容)》是由作者易容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武俠小說。更多類似大俠魂(易容)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武俠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大俠魂(易容)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二十章倡義摧堅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