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魂(易容) 第二十四章 茅塞頓開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武俠小說 > 大俠魂(易容)  作者:易容 書號:34282 更新時間:2015-5-20 
第二十四章 茅塞頓開
  華云龍與孟為謙,并駕齊軀,展眼間,已至一座住院。那莊院位于叢林之中,外觀并不宏偉,與一般土財主所居,并無二樣。

  這時莊門大開,由大廳直至莊門路上,左右各立著二三十佩刀紫衣壯漢,人人雙手高擎火炬,照得院中亮若白晝,靜肅無聲,隱泛森森殺氣。

  華云龍飄身下馬,立有玄冥教徒牽去。

  孟為謙拱了拱手,道:“華公子請,敝上候之久矣。”

  華云龍含笑步入,忽聽道上壯漢齊聲喊道:“華公子駕到…”

  這五六十人,功力俱不等閑,中氣充沛,齊齊暴喊,如霹靂乍發,震耳聾,尤其華云龍孤身人敵重地,實有先聲奪人之勢。

  華云龍卻顧盼自若,心中忖道:“玄冥教既自詡非同江湖一般幫會,大概不會以刀陣試敵了。

  轉念間,已至大廳丹塌之前,但見階上為首一人,身穿一襲大紅長袍,領下三綹青須,面色晶瑩,雖僅岸然而立。見之令人油然有鷹睨虎視,一股肅殺猛厲之感。

  華云龍情知除了自封九曲神君的谷世表,再無他人。

  只見那九曲神君谷世表冷電似的目光,上下掃了華云龍一眼,那目光鷙恨毒之意,以華云龍膽識,也覺心中一寒,暗道:“想不到他對我家,抱有偌深恨意!”

  他一攝心神,抱拳朗聲道:“后學華云龍,拜謁神君。”他稱神君而不稱教主,言外之意,即謂已悉谷世表來歷。谷世表忽然哈哈一笑,道:“果然虎父虎子,故人有后谷某欣慰無限。”

  拱手肅客,華云龍從容而入,心中卻暗驚那谷世表城府之深險。

  大廳外貌簡陋,廳內卻畫棟雕梁,金碧輝煌,琉璃宮燈,輝芒如畫,地上紅氈柔覆足,設有一桌筵席,器皿俱為鏤銀嵌玉,氣派極大,帝王不如。

  華云龍與谷世表分賓主坐下,余人登的紛紛入座,卻有八名少年侍立谷世表身后,華云龍見其中正有會見過的四個仇華,顯然均為谷世表之徒,谷憶白則如所言,已芳蹤杳然,端木世良、孟為謙、董鵬亮,皆在入席人中。

  只聽谷世表道:“華公子聰慧絕頂,谷某雖故晦行跡,想來必未能瞞過。”

  說到此處,語音一頓,目注華云龍。

  華云龍心中暗叫一聲“慚愧!”口中笑道:“神君所行莫測,在下摸索良久,始略得端倪。”

  谷世表緩緩說道:“谷某與尊府恩仇,華公子諒必清楚?”

  華云龍劍眉微聳,道:“神君此會,難道便一結舊仇?”

  谷世表漠然道:“谷某尚不至如此不肖。”

  華云龍目光一轉,將席上諸人打量遍,只見谷世表左首第一人是位年及知命,長袍偉軀的老者,再下面是三位須發如銀,面若嬰兒的老人,看來身為總壇主的端木以良,天機壇主的孟為謙,尚非重要人物。

  他心中暗驚,忖道:“瞧他們目光,個個都是絕頂高手,這里想來僅是玄冥教的一部分人而巳…。

  轉念下,含笑道:“在座的必皆一代高人,恕華煬眼拙,未能盡識,神君可否介紹一下?”

  谷世表道:“禮當如此。”

  忽聽谷世表械首第一人的那老者,漠然道:“神君恕罪,屬下姓名,不必說了。”

  谷世表頷首道:“副教主心意,本神君省得。”面龐一轉,道:“本教副教主不愿入出姓名,本神君亦不好勉強,華公子涵。”

  華云龍倏地起身,朝那老者,將手一拱,道:“吳副教主何必吝于一示告甫,是華煬不堪承教?”

  那被稱為“副教主”的老者,言出之后,雙目不闔,若單人危坐,此際,雙目一睜,光灼灼,看了華云龍一眼,緩緩說道:“華公子名不虛傳,即本教中,知老夫之姓的,也是不多。”

  語音微頓,道:“老夫吳東川。”

  語聲甫落,眼皮一垂,又恢復原先樣子。

  華云龍暗暗想道:“這個吳東川,必即程淑美之夫,程老前輩出家之故,多半因他加入玄冥教。”

  只見谷世表向右首第一位皓首童顏的老者一指,道:“這位是勞山隱叟’。”

  華云龍容一動,抱拳道:“原來黃遐齡前輩,久仰大名。”

  “勞山隱叟”黃遐齡含笑還禮,道:“華公子少年英雄老朽亦是聞名巳久。”

  華云龍笑道:“黃老前輩靜極思動了。”

  “勞山隱叟”黃遐齡淡然一笑,并不作答。

  華云龍見觸之不動,巳知“勞山隱叟”黃遐齡是極為難斗的人物,但聽谷世表依次介紹以下三人,一黃袍老道是“紫霞子”兩名黑袍老道,卻是兄弟,號為“山雙怪”俱域外人士。

  余下四人,則是玄冥教總壇及天地人三壇壇主,端木世良、孟為謙兩人,華云龍早巳知曉,那董鵬亮是人壇壇主,另一面容削瘦老者,則是地壇壇主崔恒。

  華云龍忖道:“以是看來,玄冥教實力在九教、魔教之上了。”

  引介已畢,華云龍朗聲說道:“今夜得睹諸位高人,華煬榮幸萬分,卻不知神君寵邀,有何指教?”

  谷世表道:“原無他事,只是華公子既然說了,本神君倒有一件小事順便一提。”

  華云龍道:“神君請講。”

  谷世表沉聲一笑,道:“谷某這神君之號,承襲自誰,華公子知否?”

  華云龍然一笑,道:“古今唯有一位九曲神君,在下自然知曉。”

  谷世表冷冷一笑,道:“谷某既獲先師武功,不知先師遺物,本神君可否繼承?”

  華云龍道:“徒承師物,自是應當。”

  他暗暗冷笑道:“想先前那九曲神君,靈丹秘笈,皆屬剽掠得來,你谷世表好意思言繼承,你師父也真多。”

  但聽谷世表道:“既然如此,聽說先師有一座溫玉蓮座,落在尊府,不知本神君能否取回?”

  華云龍聽出谷世表語中,含有譏諷華家竊取他人之物,哈哈一笑,道:“神君當然可以取回,只怕太重哩!”

  忽聽谷世表背后侍立的仇華老大冷聲道:“小小一個溫玉蓮座,難道比泰山還重,你根本信口雌黃。”

  華云龍注視谷世表,含笑不言。

  谷世表峻聲道:“此地那有你開口的地方,閉嘴!”

  仇華老大見師父動怒,不敢出聲,只是恨恨盯著華云龍。

  谷世表面色重又平靜,淡淡一笑,道:“尊府高手如云,令尊尤其武功蓋世,那溫玉蓮座,普天之下,自是無一人可以拿走。”

  他親口承認取不走那刻有“武林至尊”的溫玉蓮座,等于是承認猶不敵華家,那八名仇華,腹不服,卻不敢開口,華云龍卻感覺這以前的無量神君之徒,而今的九曲神君谷世表,委實已是一代梟雄,迥不似他以往所想像飛揚浮燥,得意洋洋的小人情態,心中更是惕然,笑道:“不才所言,意非指此。”

  谷世表“哦了一聲,含笑道:“本神君大惑不解。”

  華云龍劍眉抖動,朗聲道:“神君可知天下人心,重逾華岳?”

  谷世表聞言,面色斗然一沉,久久不語。

  忽聽那由左至右的第八個仇華,冷笑道:“你們華家假仁假義,騙得江湖同道,死心塌地,有何可驕?”

  華云龍見那仇華似即仇華老八,貌像俊美,目光閃閃,他一瞥之下,已看出那仇華功力勝過其他師兄弟不少。

  只聽谷世表道:“老八,你有多大火候,敢妄加評議,快向華公子陪罪。”

  華云龍暗道:“聽谷世表口氣,可見對這幼徒,最是鐘愛,只恐又要重重蹈當年九曲神君覆轍。

  那仇華者八強忍怒氣,拱手道:“愚下年輕識淺,華公子原諒。”

  華云龍含笑還禮,道:“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咱們華家也確該多加惕厲了,八公子所言,無殊藥石。”

  仇華老八目帶煞光,咬牙冷笑。

  華云龍心中暗奇,忖道:“他對我恨意極深,若說師仇,卻是不像…念頭一轉,谷憶白倩影閃過腦際,登時恍然大悟,想道:“看他相貌武功,無疑最有希望獲得師妹心,必是知道谷憶白對我的事,心懷恨毒,酒樓下毒,我說谷世表等人,何至如斯,多半是他主意。

  他這一猜,倒中了十之八九。那仇華老八自負相貌武功在師兄弟中,隱居第一,自以為得到師妹谷憶白芳心,易如反掌,誰知谷憶白平對他倒有說有笑,前幾出門一趟,回來懇求師父重授武功,閉戶苦練,任何人也不見,他心中動疑,卻見師妹真是恨華云龍刻骨,也就僅暗暗留心,預備替她雪怨,故不介意。

  詎料,谷憶白她閉戶苦練沒有幾天,忽又一聲不響出去,他打聽之下,得知居然是約玄冥教強敵大仇的華云龍,又妒又恨,立托董鵬亮以火蟾涎混合磷的毒暗害華云龍,事先他確聞華云龍百毒不畏,卻不太相信。

  待今晚見了華云龍,他往常也頗自負為美男子,但見了華云龍貌賽潘安,俊美無儔,也不由自慚形穢,那妒恨之心更不由溢于言表了。

  谷世表冷肅的目光在華云龍與自已徒弟們臉上略一掃視,不由暗自咨嗟,自己徒弟實無一人比得上華家子弟。

  要知華家那種泱泱大風,實源于歷代落霞山莊主人的穆穆隸隸,決非勉強可就,華云龍素羈之駒,飛揚挑達只是久經濡染,他又是絕世資質,那雍容威武,磊落氣概,自然而成,所謂夫人芝蘭之室,而不覺其香,谷世表厭怒之中,也不隱有佩服之感。

  忽見華云龍抱拳當,道:“在下也有一件事向神君請教。”

  谷世表漠然道:“本神君洗耳恭聽。”

  華云龍沉聲道:“在下請教的,是敞司馬叔爺的命案。”

  谷世表嘿然一笑,道:“令司馬叔爺的夫人柯怡芬,是出身九教,華公子清楚么?”

  華云龍點了點頭,道:“在下略有所聞。”

  谷世表道:“然則華公子不向九教主責詢,卻向本神君追問,豈非舍本逐末?”

  華云龍暗忖道:“他言詞閃爍,此事大有可疑。”

  心中在想,口中說道:“在下巳向九教主問過…”

  谷世表截口道:“既然如此,全案必已明朗,又何必苦苦追問。”

  華云龍坦然道:“她說此案貴教亦牽連在內,又語焉不詳,不得不請神君指示了。”

  谷世表面泛怒容,道:“她真如此說?”

  華云龍說:“神君不信,可遣人探聽。”

  谷世表面上怒氣一直未收,默然有頃,始道:“華公子報仇之際,不妨將本教列入。”

  華云龍暗暗動疑,道:“神君話中有話,可否明言?”

  谷世表淡然道:“說也未嘗不可,但華公子必然不信,又何苦白費舌。”

  華云龍暗道:此中難道還有內幕,當下說道:“以神君身份,在下焉敢不信。”

  谷世表敞聲一笑,道:“華公于之言差矣,虛言搪,任何人皆可做出。”頓了一頓,面容一整,道:“本神君若言司馬長青之死,本教主并未介入,小徒雖曾下毒棺中,也是事后所為,華公子信否?”

  華云龍暗暗忖道:“他這話就未免近于虛言搪了,諸般跡象,玄冥教嫌疑重大。”

  心念電轉,口中知道:“在下敢不信,依神君之言,命案是九一教獨力包辦了?”

  谷世表淡淡一笑,道:“以老夫之見,此事既非九教所為,也非魔教。”

  華云龍怔了一怔,訝道:“難道除了貴教及魔教、九教外,另有第四派人?神君必有所見,尚望一啟茅。”

  谷世表執懷敬酒,微微一笑,道:“華家與老夫仇恨,那是人所盡知的事,遲早總要一戰,然不必諱言,老夫雖籌備巳久,要與華家一拚,尚無把握,豈肯決裂過早,九教、魔教與本教,亦有默契,決不致下手害司馬叔爺,老夫推斷有人存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之心。”

  谷世表這番話,可謂坦白之極,華云龍雖未置信,卻也疑心大起,不料本以為僅細節未清,兇手未緝的命案,突生變化,但他并不焦急,因玉鼎來由,可向昔年的王鼎夫人,而今的長恨道姑顧鸞音請教,命案經過,至少那尤氏與薛靈瓊可以詢問,念頭一轉,巳知谷世表所言必有意圖,一時卻估他不透,沉一瞬,笑道:“江湖三教前車可鑒,若有人師九教主故智,那就愚不可及了。”

  忽聽那“勞山隱叟”黃遐齡道:“事蔽于近,則見不能遠’常人通病,此人大約看透此點,故大膽行去。”

  華云龍朗聲笑道:“貴教主逸才命世,豈常人可比?”

  那“紫霞子”道:“華公子是對神君之言,心存疑慮了?”

  華云龍面龐一轉,正道:“貴教主何等人物,那能憑空捏造,在下深信不疑,眼下正思恭聆神君高見。”

  谷世表冷眼旁觀,但見華云龍神色正經,連他也看不出華云龍存何打算,不由暗罵:好狡猾的小子!

  只聽華云龍道:“在下本以為敝司馬叔爺夫婦遇害,傷痕同在咽喉,齒痕歷歷,似是被一種獸類咬死,而曾見一叫氏尤的女子,懷中抱著一頭黑貓,且為九教的屬下…”

  谷世表道:“那尤氏的確嫌疑重大,不過并非必定是兇手。”

  華云龍暗道:“他力為九教撇清,不知是何用意。

  但聽“紫霞子”道:“華公子,貧道自海外回至中原,途中曾見過幾個行蹤詭異,武功高強的蒙面黑衣人。”

  華云龍聳然動容,道:“有這等事?”

  那“紫霞子”肅容道:“千真萬確。”

  華云龍道:“道長請道其詳。”

  “紫霞子”略一沉,道:“年前貧道路過涿郡郊野,偶見一條黑影掠過,心中一動,躡跡追上…”

  華云龍笑道:“道長三清子弟,卻是好多的緊。”

  只聽“山雙怪”的大怪冷冷說道:“膏梁子弟,果然多不知禮儀。”華云龍充耳不聞,凝目注視,及見“紫霞子”不以為忤,哈哈一笑,道:“倒非貧道好奇,而是神君照留意宵小,故貧道既逢此事,便不容放過。”語音轉之頓,道:“追了一程,來至林中一座茅屋,黑影閃入,貧道即潛掠近兇,但見屋中有五名黑衣人,此刻,俱已取下蒙面黑巾,然貧道因少在武林走動,認不得是否而今武林知之士,將其相貌暗記在心,那幾人年紀都在五旬左右,面貌都很平常,只有其中一人,左頰似是中了一劍,致左眼毀去,一道長疤,直抵下腭,似是眾人之首。”

  華云龍也想不出武林中有如此形貌的人,暗道:“哼!誰知你是否捏造?”

  只聽那“紫霞子”道:“那幾人略說幾句話后,即開始密議,貧道偷聽之下,心驚不已,原來他們話中,透俟咱們三教與華公子一家拚個兩敗俱傷,再突起消滅雙方…”

  華云龍口道:“道長可將那五人對話詳細敘出么?”

  “紫霞子”微微一怔,道:“貧道已記不太清楚了。”

  華云龍曬然道:“這般重要的事,以道長才智,卻記憶不住?”

  “紫霞子”情知華云龍對己言生疑,由話中察出漏,微微一笑,不再作答。

  “山雙怪”的二怪冷然道:“偶有遺忘,也是人之常情。”

  華云龍朗聲笑道:“事出尋常,豈能怪華某小心。”

  微微一頓,沉聲道:“以道長武功,難道擒不下一人拷問?”

  “紫霞子”苦笑一聲,道:“貧道不做謙辭,平也頗自負,然那些人功力確為高強,貧道聽了一半,偶一不慎,折了樹枝,即為彼等發覺,五人圍攻之下,貧道能突圍已算好的,遑論擒人拷問了。”

  華云龍笑道:“既巳敗,那一伙人只恐要自此斂跡了。”

  “勞山隱叟”黃遐齡哈哈笑道:“自古略具幾分才華的,從不肯自甘寂寞,那是寧死也要光光彩彩干上一番。”

  華云龍頷首道:“不錯,更可能掀開來做了。”

  忽聽谷世表漠然道:“華公子既存疑慮,言也無益,好在言非虛造,憑華公子機智,留心一下,不難發現異征。”

  “紫霞子”拂塵一擺,道:“神君之言有理,貧道效金人三緘也罷。”

  華云龍暗暗忖道:他們這一番舉止,多半是早已擬定,華某何許人也,能為你這虛招所欺。

  轉念中,含笑道:“在下正待求教,卻不好啟齒了。”

  “紫霞子”拂髯一笑,道:“貧道比擬失偏了,華公子請問。”

  華云龍微一哦,倏地笑道:“道長由那些人口中,尚有何重要發現?”

  “紫霞子”想了一想,緩緩說道:“貧道聽得實在不多,唯聞他們曾數次喊出總當家的之稱。”

  華云龍瞿然一驚,道:“哦!風云會東山再起了。”

  “紫霞子”道:“貧道也曾如是猜測。”

  華云龍暗暗忖道:“風云會固很可能再起爐灶,然玄冥教求轉移視聽的可能更大。”

  思忖中,話題一轉,道:“神君柬上所說,‘煮酒論劍’,不知如何論劍法?”

  谷世表雙眉一軒,道:“華公子武功高強,必已盡得令尊真傳了?”

  華云龍道:“神君技絕天人,在下自非敵手,不知是口頭較技,抑是…”

  谷世表含笑截口道:“本口論,無奈九曲宮薄技,僅報招數,外人不知所云。”

  華云龍振衣而起,抱拳道:“何處較技,就請神君指點。”

  谷世表站起身子,笑道:“少年俊彥,自是急一逞威風。”

  “勞山隱叟”“山雙怪”等人,紛紛起身,當下由谷世表與華云龍并肩走于前面,眾人簇擁在后。下丹塌,即是一片青磚鋪就的石坪,寬廣不下十丈,這時,周圍早有玄冥教徒,高舉火炬,照得坪上通明。

  華云龍一試谷世表功力,谷世表亦存心由華云龍身上,試出華天虹武功,兩人都抱了一窺對方虛實之心。

  兩人走上石坪,轉身立定,華云龍道:“是神君親自賜教?”

  谷世表道:“本當由老夫下場,只恐人言老夫以大小。”

  吳東川、“紫霞子”、黃遐齡等,俱佇立場畔,那仇華老八,突然越眾而前,朝谷世表躬身道:“何勞師父下場,弟子請戰。”

  谷世表眉頭一皺,道:“你非華公子之敵…”

  華云龍心念一轉,忽然震聲一陣狂笑,道:“請恕華某狂妄,神君的八位高足,無人是華某三十招之敵,華某極試一試所見如何,不妨請令徒出場。”

  仇華們聞言大怒,皆瞪目望著華云龍。

  谷世表暗道:這小子突變狂態,是何原故,轉念之下,將手一擺,道:“去領教三十招,敗了就罷,不許逞強。”

  仇華老八躬身領命,轉身上前兩步,森森地道:“華公子,有僭了。”

  華云龍漫不經心的一揮手,道:“你請!”

  仇華老八強捺妒恨,早感不耐,那有心客氣,霍然一掌,當襲去!

  華云龍身形微側,頓時避過,右掌斜掄,封住敵人的掌勢。

  這起手一招,谷世表等,已看出華云龍高過仇華老八不少,三十招內,的確很可能擊敗仇華老八,同是心中一震,暗道:華家小兒既有如此武功,那華天虹更是不用說了。

  仇華老八也覺出敵手甚強,但他豈肯退下,厲吼一聲,使出九曲宮絕藝“九曲神掌”詭異奇幻,一掌接著一掌,猛攻不巳。

  華云龍揮灑自如,輕易接下,暗道:看來他們劍法還是由掌法胎,簡直可與蔡家“四象化形掌”一爭了。

  他眼下并未施展“四象化形掌”僅以由“天化札記”所得的“璇璣指力”及“密宗大手印”“大魔掌”敵,這些日子,為了應付魔教,特地練過。

  展眼間,二十招已過,華云龍念起自己曾言三十招內擊勝谷世表徒弟之言,大喝一聲,掌法一變,一招“困獸之斗”擊了過去。

  仇華老八一瞧掌勢,已知難擋,他武功在七個師兄之上,確非泛泛,當下一招“魅影九幻”手斜捺華云龍左肋,身形微閃,避開銳勢。

  華云龍一連三招“困獸之斗”倏化“一用無位”欺身上前,一按仇華老八“血門商曲”,輕笑一聲,收手而退。

  這三招手法,銜接處若翎羊掛角,無跡可尋,就算元清大師見了,也不得不贊嘆,谷世表等,更是聳然動容。

  華云龍含笑轉面道:“超過三十招了?”

  谷世表漠然道:“二十九。”

  仇華老八面通紅,突然厲喝一聲,撲身上前,奮力施出“九曲神掌”與敵偕亡的煞手“魂游九幽”

  但聽谷世表峻聲道:“不知進退的東西!”

  快愈電閃,一把扣住仇華老八左肩,拍拍兩聲,掃了仇華老八二記耳光,將他往場外一摔,道:“給我滾!”

  仇華老八捧出石坪,一連蹭蹬了幾步,勉強站穩,轉目狠狠盯了華云龍一眼,轉身奔向院后。

  華云龍拱一拱手,道:“在下多有得罪了。”

  谷世表神色如常,道:“小徒不知華公子手下留情,妄拚命,理當老夫向華公子謝罪。”

  華云龍道:“神君是否前與賜教?”

  谷世表微微一笑,目光一閃,道:“老夫請公子指點五十招。”

  語外之意,是說五十招內,必可擊敗華云龍。

  華云龍心神一凜,暗道:剛剛一戰,我因未盡全力,但谷世表敢言五十招內擊敗我,如無七八分把握,他是一教之主,不成就落下笑柄。

  他心念電轉,立刻屏絕思慮,抱拳道:“請!”

  谷世表將手一拱,道:“老夫候教。”

  忽聽“勞山隱叟”黃遐齡叫道:“華公子、神君請慢。”

  話聲中,一個箭步已至谷世表與華云龍之間,朝谷世表躬身道:“屬下一時技與華公子印證。”

  谷世表微微皺眉,道:“黃老技,本無不可,但如此一來,本神君豈不成為以車輪戰對付華公子了?”

  黃遐齡道:“以屬下愚見,神君與華公子之戰不妨置于后。”

  華云龍暗道:“看來連黃遐齡、紫霞子他們,也不以為谷世表能在五十招內擊敗我,故出場接下。”

  目光一轉,倒要看谷世表允許與否。

  只見谷世表略一沉,轉面笑道:“華公子意下如何?”

  華云龍笑道:“在下無可無不可。”

  他心中暗忖:谷世表定是并無把握,于五十招內敗我,是言不過撐撐場面,換成東郭壽與九教主,縱可勝我,也非易事,他有何能為,心念一轉,又覺而今谷世表,心機似海,卻也不可大意。

  但見黃遐齡拱一拱手,道:“華公子,老朽不自量力,意領教‘落霞山莊’的武學,尚請手下留情。”

  華云龍抱拳笑道:“在下手底自有分寸,黃老前輩如不留情,未免說不過去。”

  黃遐齡手下留情之言,不過客氣的話,詎料華云龍竟似初出茅廬之人,居然當真,他怔了一怔,道:“華公子以為…”

  華云龍朗然笑道:“當場不讓父,在下以為一切客套都免了最好。”

  黃通齡不覺動怒,暗罵:好狂妄的小子!面上卻含笑如故,一拂銀髯,道:“就如華公子所言。”

  谷世表退至坪邊心中暗道:這小子,聞他日常雖然輕佻,臨敵卻頗能不驕不餒,為何忽然顯得輕狂?假如是想怒本神君,偷窺本神君淺深,算你自費勁了。

  思忖中,華云龍已說了聲“有僭”欺身上前,一掌擊了過去,倏而化指。

  華云龍情知黃遐齡必是玄冥教中之三五位高手之一,那敢大意,一上來就使出“蚩尤七解”的“襲而死之一”

  黃遐齡何等眼力,一看便知起手是虛,殺手在后,見這一指勢若雷霆,當下喝一聲“好!”左掌一探,猛刁敵腕,左手五指齊彈,勁風應指而出,破空銳嘯,凌厲之極,的是名家手法。

  華云龍招式倏易,食指一,一縷勁風,已排闥而人,直擊黃遐齡太乙

  黃遐齡出招之先,已留退路,哈哈一笑,就在千鈞一發之際,身子陡移半尺,躲開指勁,心中卻不暗道:這一套指法,確是奇奧武學。

  展眼間,二人或指或掌,巳是疾快的對拆起來。

  這兩人功力都已稱得上絕頂,谷世表功臻化境,一眼已瞧出一場好戰的,凝神觀察華云龍手法。

  詎料,四十招一過,華云龍巳落下風,只仗著一二玄奧手法,突出奇兵,勉強支持,但神色毫無焦急。

  吳東川看了一陣,以“傳音入密”朝谷世表道:“華家小兒分明意在藏拙。”

  谷世表點了點頭,也以傳音入密之法道:“你看小兒武功多高?”

  吳東川目光一轉,向戰中的華云龍望了一眼,回過頭來,道:“只伯不在黃老之下。”

  谷世表頷首道:“與我所見一般。”語音一頓,道:“如此看來,那華天虹的功力是益發高了。”

  吳東川道:“要不由神君以‘九曲手’在小兒身上留下暗傷,免得成了個禍胎。”

  谷世表搖頭道:“不妥,華家能人極多,這小兒也不等閑,很難不著痕跡,目前準備未周,不宜與華家決裂過早。”

  吳東川道:“今之事如何?仍按先前擬議進行?”

  谷世表正在沉,忽見一名教徒匆匆奔至端木世良之旁,道:“稟教主,莊外有大批江湖高手潛伏叢林,本教所設暗椿被拔去六七處。”

  端木世良雙眉一聳,道:“是些什么人物?”

  那教徒道:“屬下猶未察出。”

  孟為謙口問道:“有多少人?”

  那教徒道:“至少有三十人。”

  孟為謙朝端木世良道:“多半是華家小兒的朋友,本莊位置隱密,引那小子赴宴,沿途也密切監視過,對方如何知道偌快,端木兄稟告神君…”

  谷世表早已聽見,轉面淡淡一笑,道:“對方能人盡多,此事不足為奇。”

  端木世良道:“憑本教實力,不難將來敵盡殲,神君…”

  谷世表截口道:“要動手還等到現在,斷沁不可。”微微一頓,朝董鵬亮道:“董壇主速去吩咐,勿與來人沖突。”

  董鵬亮躬身領命,隨即離去。

  端木世良、孟為謙雖覺如此似嫌示弱,但谷世表既巳決定,不便再言。

  山雙怪,身居客卿地位,顧忌較少,睹狀之下,大怪忍不住道:“老朽是北鄙之人,有一句說一句,神君請勿見怪,那華天虹究竟有何厲害,神君如此忌憚?”

  谷世表含笑道:“華天虹縱然厲害,本神君又豈懼他,只是近二十年,華家勢力已深蒂固,除匪易,不可不謀定后動而已。”

  忽聽黃遐齡縱聲喝道:“老夫不信不出你用全力。”

  力字未出,倏地展開勞山一派的鎮派奇學“海印拳法”招招凝足功力,如海水澎湃,石崩云,華云龍登時險象環生,岌岌可危。

  華云龍劍眉一挑,驀地連展奇學“變動不居”、“月相推”、“橐龠虛屈”一連三招,黃遐齡立時拳法一挫,大有反勝為敗之勢。

  谷世表早由孟為謙稟報,知道這掌法,見他施出,目光炯炯聚會神,想窺出妙處。

  華云龍身在險地,刻刻留神,百忙中的一瞥谷世表,見狀暗道:武圣遺下絕學,豈你能測,只是我也不宜鋒芒太。心念一轉,一招“困獸之斗”出手,即以“移形換位”閃出丈余,道:“華某輸了。”

  黃遐齡自以為前輩高人,幾乎用盡全力,而猶不能擊敗華云龍,況最后幾招,又被華云龍退,如何甘心,聞言冷冷一笑,道:“華公子何必諷刺老朽,明明是老朽不敵,只是黃遐齡不知進退,仍領教下去。”

  忽聽谷世表縱聲叫道:“華公子既不愿再加印證,黃老就請回吧!”

  黃遐齡其實亦知取勝之機甚小,只是就此退下,顏面難堪,眼下既有臺階,頓時改口道:“敝教主既已有言,老朽認輸了。”

  華云龍淡淡一笑,道:“在下豈是黃老對手。”

  只聽谷世表道:“莊外來了不少高于,似是華公子朋友,為免引起誤會,可否請華公子代請入莊?”

  華云龍情知必是侯稼軒、蔡昌義等人,耽心玄冥教對己不利,潛伏莊外,待機而動,心中也怕他們見自己久不出莊,打進莊來,那時局勢不可收拾,當下道:“在下理當去一趟,神君否一見江湖朋友?”

  谷世表略一沉,笑道:“本神君重出江湖,正一會故人,有此機會,如何能夠放過。”

  華云龍暗道:侯伯伯他們的行動,自然難以瞞過谷世表,舉步走向丹墀。

  谷世表身形微側,讓開正面,將手微微一揮,紫霞子、黃遐齡、仇華等人,忽然齊齊微一躬身,由廳旁兩廊散去,那一批手執火炬的玄冥教徒,也悄無聲息散去,自始至終,除了仇華老八被谷世表責罰時,略現異色,并無聲息,可見訓練有素。

  剎那,石坪重歸黑暗,只有廊下所是羊角風燈,吐出黯淡的燈光照著。

  那玄冥教的副教主吳東川,卻漠然立于丹墀。

  兩人逕穿大廳,吳東川則退后半步。

  谷世表一瞥廳中酒筵,笑道:“本待與華公子飲酒暢論天下英雄…”

  華云龍朗聲笑道:“不知如何之人,始可當得神君心中英雄?”

  這時,由廳下丹墀,直至莊院門口,又已排成一列紫衣大漢,左手執炬,右手抱刀,與入莊不同,那鬼頭刀泛出森森寒光。

  他暗暗想道:谷世表排出這場面,豈不可笑…

  只聽谷世表道:“以老夫愚見,必懷掀天動地之志,鬼神莫測之機,武功蓋代,才華絕世,天下奇人,聞而向風之人物,始可謂英雄。”

  華云龍道:“如神君所說,天下無一英雄了。”

  谷世表忽然停足,華云龍微微一怔,也跟著停下腳步,只見谷世表目光的炯炯,一字一頓道:“近百年來,唯有令尊可稱真英雄,真豪杰。”

  華云龍肅然道:“家父曾言,外間對己每稱謄太過,其實,只自盡本份而已,英雄之名,斷不敢當,且日常教訓,均勉子弟盡做人的本份即可。”

  谷世表目光一收,重又向前走去,淡淡一笑道:“令尊的謙沖,那也是江湖皆知的事。”

  隨之起步,華云龍暗道:“他雖恨爹入骨,口中卻贊譽有加,真是因惺惺相惜之故,但他卻并非襟宏闊之輩…”

  他步步為營,借機落后半步,提防谷世表暗下毒手。

  谷世表頭也不回,道:“虎父虎子,未來英雄,非華公子莫屬了。”

  華云龍淡然道:“神君謬許了。”

  谷世表沉沉一笑,道:“以華公子于徐州之作為而論,已見氣魄,老夫之言,自信不妄。”

  華云龍忽然驚覺,谷世表語氣有異,心神一懔,暗忖他已存殺我之心了!

  谷世表確已起了殺機,只是卻委決不下,他二次出山,雖與華天虹一較勝負,心中仍懷莫名的畏懼,那不盡因華天虹功力高強,還因華天虹那巍然的氣概,于華云龍又看到華天虹,故殺機大起,暗暗想道:這小子如真僅好輕薄之輩則無足輕重,今夜也卻現出浮躁,只是…”

  思忖中,已至莊門,他心念一決,預備趁華云龍經過身邊之際,以“九曲煞”神功,暗傷華云龍。

  這“九曲然”神功,記載于“九曲真經”傷人內腑于不知不覺,任敵人習有何等上乘心法,也難抵御,傷發期,可由施功者心意,未發則一如平常,本已極為辣,再經谷世表入原先所練毒掌,端的毒絕倫。

  華云龍卻始終落后二步,問道:“敝友們現在何處?”

  谷世表暗道:這小子如真已著破神君之意,預先趨避,那就更容他不得了。口中卻道:

  “貴友們擒住敝教不少弟子,而今想必隱于林中。”倏地高聲笑道:“華公子安然出莊,諸位也當出來了。”

  但聽一聲長笑,侯空軒領先縱出,落在二人五丈之前,一掃華云龍,見他無異狀,放下心頭一塊石頭,隨望向谷世表,微微一嘆。

  又聽蔡昌義的聲音道:“云龍弟,你沒事?咦!你身旁那人是誰?”

  話聲中,人已躍出,直瞪著谷世表,薛人仇、余昭南等,隨后縱出,立于侯稼軒身后。

  華云龍微微一笑,道:“這位便是玄冥教主九曲神君。”

  谷世表與當年神旗幫的重要人物,原來是素識,且情不惡,其后漸疏,二十年重見,只是已成仇敵,他雖心毒辣深沉,腦中泛起昔年白君儀倩影,也不由暗起滄桑之感,楞了一楞,隨即一攝心神,目寒芒,望著四周叢林,道:“隱藏林中的一批朋友,因何不出來?”

  只聽放聲大笑,人影連閃,枝葉拂衣之聲,響成一片,范通、無塵道人、查幽昌、公孫平一干人,全騰身而出,圍繞莊門周遭,黑的一大片,竟不下于六七十人之眾。

  原來侯稼桿、余昭南等,如何放心得下讓他單人赴宴,立刻招集大半昔日幫眾,且通知范通、無塵道人、查幽昌、公孫平。幾人聞訊,不再計議,全帶人匆匆趕來。

  華云龍暗暗激動,朗聲道:“在下的事,多勞諸位奔波了。”

  公孫平高聲道:“彼此份屬同道,理當相助,況華公子一身關系甚重。”

  谷世表雖未將這一批人放在眼,卻也暗覺意外。

  此際,紫霞子、山雙怪,忽又重現在谷世表身后,玄冥教徒若雁翅列于谷世表與華云龍身之后,有似兩軍對壘。

  華云龍心念一轉,覺得趁此時機離去最妙,當下朝谷世表一拱手,道:“今之會就此結束,在下不再打擾。”

  谷世表頓了一頓,領首道:“也罷,看此形勢,亦難為繼。”

  心中卻暗道:可惜!錯過下手機會。

  那范通于九幽掘寶時,亦曾見過谷世表,他知谷世表與華家之仇,見華云龍與谷世表相隔不及二尺,深恐華云龍中了暗算,縱聲叫道:“華公子,快請過這邊來。”

  華云龍莞爾一笑,坦然舉步走了過去。

  場中人的目光,都注視谷世表,谷世表幾番拚著與華天虹提早啟釁,也要將華云龍毀了,終于暗暗一嘆,散去“煞神功”眾人見華云龍安然歸陣,始松了一口氣。

  查幽昌哈哈一笑,道:“尊駕敢是玄冥教主?”

  谷世表冷然一曬,置若罔聞。

  山雙怪的大怪冷冷說道:“憑你這等人物,也配與本教教主講話。”

  查幽昌臉色一變,冷笑道:“天下武林,當無出華大俠之右了,卻也未聽說華大俠有過這等架子。”

  谷世表生平最恨的,即有人說他不如華天虹,聞言之下,頓時目中冷電暴,盯住查幽昌。

  查幽昌心頭一寒,不倒退了一步。

  那大怪獰笑道:“好小子,竟敢出口不遜,老夫教你去西天對如來佛說去。”舉步行去。

  華云龍情知查幽昌比之山雙怪,差的太遠,焉能讓他們動上了手,驀地揚聲:“神君,你我兩方真要拚上一陣,讓人坐收漁利?”

  谷世表雙眉一動,喚道:“李老請回。”

  那大怪,不敢違拗,只得悻悻轉回。

  華云龍暗暗忖道:這等局面拖下去,必爆發一場混戰,還是速離為上,心念一轉,道:

  “蒙神君賜告疑案線索,在下亟將澄清,改再聆教益。”

  谷世表正中下懷,道:“多有怠慢。”

  俠義道這方,以華云龍馬首是瞻,他既然要離去,無人異議,于是齊由小路退出林中,華云龍防著谷世表對眾人不利,與蔡昌義、侯稼軒等人,走在最后。

  華云龍與谷世表此會,乍看著草草結束,其實,雙方暗用心機,都存有深意,究竟孰獲為多,就要看后發展了。

  蔡昌義一個勁追問華云龍經過,華云龍—一含笑回答,將及出林,華云龍陡聞一個細若蚊蠅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道:“龍兒,你送走眾人后,速來會我。”

  華云龍聞聲知人,暗暗想道:西域叔叔以練氣傳音囑咐,似是不愿與眾人會面,不知何故?”

  蔡昌義忽然駐足,詫道:“你又有什么事了?”

  華云龍笑道:“有位尊長叫我,你們先走吧!”

  蔡昌義奇道:“什么尊長,為何不出來見見?”

  侯稼軒卻恐華云龍是藉詞離開,重新潛伏谷世表莊中去,口道:“龍少爺,何不請你那尊長至客棧見面?”

  華云龍啞然一笑,道:“侯伯伯不必耽心,眼下已無冒險探聽玄冥教的消息的必要,當真有一位尊長叫我去。”

  侯稼軒頓了一頓,道:“我也留下來吧!”

  華云龍見他執意不走,只得由他,見范通等已走出數丈,匆匆關照數句,他也辨不出阿不都勒是存身在東南十余丈處,與侯稼軒穿林而過,果見一位面容清秀的中年男子。盤膝坐在地上,正是他那西域的叔叔阿不都勒。

  原來阿不都勒乃西域維吾爾人,為三十余年前,一位曾以小小一柄金劍,鬧得中原天翻地覆的奇人“一劍蓋中原”向東來的最小弟子。那向東來武功雖高,那次卻為白嘯天、任玄、天二子、無量神君和周一狂五人暗算,落成殘廢,幸為華云龍之祖華元胥所救,轉回西域,十余年后,卷土重來,雖報大仇,卻死于通天教的丙靈子手下,六名弟子,先后罹難,只剩下小弟子阿不都勒。

  其后,阿不都勒隨文太君練武五年,始回西域,算起兩家情,可謂深厚之極。

  他旁邊盤坐著一位黃袍老者,華云龍一瞥之下,認出卻是曾以月雙環與己一戰的老者,不覺一怔。

  阿不都勒微微一笑,道:“這位是丁如山前輩,龍兒快些拜見。”

  華云龍忙上前見禮,笑道:“您老人家怎地不肯說明身份,也免得小子無禮。”

  阿不都勒訝然道:“原來你們已經見過面了。”

  華云龍笑道:“丁老前輩已教訓侄兒一頓過了。”

  丁如山哼了一聲,道:“老夫還懶得教訓你這小…”倏又住口,將手一擺。

  阿不都勒眉頭一蹙,道:“龍兒冒犯你了?”

  丁如山搖頭道:“是我試了試他武功。”

  華云龍忙接口道:“龍兒焉敢冒犯了老前輩。”

  阿不都勒微微一笑,轉面向侯稼軒道:“侯堂主,龍兒在徐州妄為,多承你的照顧…”

  侯稼軒搖手不迭,敞聲笑道:“龍少爺武功機智,兩稱高絕,哪需老朽照顧。”

  頓了一頓,笑道:“老朽早已非是往昔的神旗幫天靈堂主,這一稱呼,尚請收起。”

  阿不都勒拱手一笑,道:“不才失言了。”

  丁如山與侯稼軒昔年本見過數面,猶有小隙,只是事過境遷,自是已無芥蒂,相笑一揖。

  華云龍問道:“叔父喚侄兒進來,有何吩咐?”

  阿不都勒道:“這個慢說,倒是你剛剛對谷世表那魔頭說什么漁人得利,疑案線索,難道司馬大俠命案,旁生枝節了?”

  華云龍道:“枝節倒有,疑竇更大。”

  略一思忖,將谷世表與紫霞子之言,一字不漏的說了一遍。阿不都勒連連搖首,道:

  “不可信,不可信。”

  丁如山冷笑道:“哼!分明是轉移視聽之言,手法拙劣,連三歲小兒也瞞不過。”

  侯稼軒接口道:“這番話分明空來風,谷世表懼二姑爺出手,使出的緩兵之計。”

  華云龍道:“晚輩另有所見。”

  阿不都勒雙眉一聳,道:“你自幼詭計多端,于此自然在行,說來聽聽。”

  華云龍想了一想,緩緩說道:“侄兒以為,谷世表而今心機似海…”

  阿不都勒曬然,道:“我不信那姓谷的能長進多少,左右不過一個下胚子罷了。”

  華云龍啞然一笑,道:“叔父切勿輕視,單以他能搜羅那么多高手,便也不同凡響,叔父方才隱身一旁,想必看清一切,不知叔父以為武功與谷世表相較如何?”

  阿不都勒道:“未曾較量,如何知道?”

  華云龍斷然道:“恕侄兒無禮,侄兒敢說,叔父決非谷世表敵手。”

  阿不都勒雙眉一揚,意似不服,但旋又含笑道:“此事擱下,先聽你之所見一。”

  華云龍繼道:“以谷世表的心機,如何不知其中漏極多,要造出天衣無的說法,在他應非難事,唯有據實而言,才會如此,當然也必有緩和形勢之意圖在內…”

  阿不都勒哈哈一笑,打斷他的話,道:“我看你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哪來那么多羅嗦,一句話,你上谷世表的當了。”

  華云龍笑道:“反正他要施緩兵之計,正合我意,究竟誰上當,那只有天曉得了。”

  阿不都勒證了一怔,道:“他施緩兵猶有可說,你又為什么?”

  華云龍道:“爹不肯出山,這大梁,得我來扛,華兒自知功力還比谷世表差了一截,可是進境遠較他速,總趕得上他,反正后盾雄厚,谷世表顧忌太多,拖下去不難。”

  阿不都勒搖頭連聲道:“荒唐!荒唐!這等大事,你竟兒戲視之。”突然伸出右手,喝道:“伸手出來,我倒要看看看你長進了多少,敢膽說出這等狂語。”

  華云龍含笑出掌,兩人略一握手,各自收回。

  阿不都勒“咦!”了一聲,道:“想不到你功力進步偌多,大出我意料之外。”

  他原來一覷華云龍的眸子,便知華云龍功力已有進步,卻不信他在如此短的時間,能進展至如此地步。

  丁如山哈哈一笑,道:“老夫與這小子戰了一場,占不了半分便宜,老弟不必白心了,他如今武功,小心謹慎,天下大可去得。”

  阿不都勒卻冷然道:“年青都有股驕氣,才有兩手三腳貓,便猖獗不可一世,丁老切勿再長了他驕氣。”

  沉有頃,轉面朝華云龍道:“你挑戰三教的事,我不以為然,此來是想加以制止,如今任你辦吧!”

  華云龍暗暗松了一口氣,急忙笑道:“兩位師弟如今武功練的怎么樣了?叔父為何不帶出來歷練歷練?”

  阿不都勒冷冷說道:“他們武功尚低,我怕他們為世間繁華了心,令他們在山上勤練。”

  華云龍笑道:“叔父高瞻遠矚,侄兒欽佩之至。”

  阿不都勒哼了一聲,面容一整,道:“我問你,你鎮在外胡鬧,正事都忘了不成?”

  華云龍微微一怔,惑然道:“侄兒如今不是正在辦正事么?”

  阿不都勒沉聲道:“玉鼎夫人的事,你辦得如何?”

  華云龍頓了一頓,苦笑道:“侄兒已見過顧姨了,可是…”

  阿不都勒冷笑截口,道:“你平自負能言善辯,玉鼎夫人必是被你勸得回心轉意了?”

  華云龍毅然一笑,道:“叔父明知故問嘛!”

  侯稼軒忽道:“一個人立定數十年的決心,一言半語,如何勸得動?怪不得華少爺。”

  丁如山點了點頭,道:“確是如此,老弟勿再苛責。”

  阿不都勒嘆息一聲,道:“兩位都太護他了,這般下去,他的劣,不知伊于胡底?”

  一望華云龍,略一沉,霍然起身,道:“眼下閑話少說,你先隨我把玉鼎夫人的事辦妥。”

  丁如山、侯稼軒見這是華家的私事,外人介人,多有不便,當下作別而去。

  華云龍隨著阿不都勒,出林也向城中奔去,華云龍路上問道:“顧姨巳來至徐州了?”

  阿不都勒搖頭道:“我們是去見那倩女教主方紫玉,玉鼎夫人我猶未晤。”華云龍笑道:“哦!是她,這位前輩我也見過。”

  阿不都勒忽然猶有余憤的道:“昨晚間,我趕至徐州,本來想立去見你,恰巧逢上方紫玉,當年在子午餐,我曾見過她一面,事隔多年,她容顏變動不大,依然一眼即可認出,見禮之后,我立刻就要求一見顧鸞音,她卻總是推托,嘿嘿!她見我是維吾爾人。好欺不成?”

  華云龍暗暗一笑,心道:“叔父素心高氣傲,求人碰釘子。怕還是第一次。”

  二人腳程何等快捷,談話中,已進入城中,阿不都勒略無停頓,直奔城西,轉瞬來至一所宏敝宅第,重樓疊宇,飛甍畫角,一派堂皇氣象,華云龍認出正是晨間賈少媛所進入的宅宇。

  只見阿不都勒俯身縱落一棟舍之前,那舍直至此對,燈火猶自通明。華云龍跟著縱下。只聽一聲嬌叱道:“來者是哪一位朋友?”

  阿不都勒朗聲道:“阿不都勒攜侄華煬,謁見方教主。”

  但聽舍中傳來一個嬌脆聲音,笑道:“西域大俠及名震江湖的華家二公子,真是稀客。”

  話聲中,舍門口出現一位長裙曳地,云鬢霧發的紫衣美婦,襝衽為禮。

  阿不都勒苦笑一聲,道:“不才連番打擾,算不得稀客,方姑娘…”

  方紫玉截口笑道:“不管西域大俠對妾身有何不,請入內奉茶再講。”美眸一轉,望向華云龍。

  華云龍趨前一拜,親切的喊道:“方姨!”

  方紫玉身形一側,道:“妾如何當得如此大禮?”語音一頓,又道:“也當不得如此稱呼。”

  華云龍劍眉一軒,正啟口。

  只聽舍內傳來賈少媛的聲音,道:“師父,您也是的,難道咱們倩女教待客之禮,是讓訪客在屋外喝風?”

  方紫玉失聲一笑,道:“二丫頭在說話了,兩位請進。”肅客入內。

  華云龍與阿不都勒,也不莞爾一笑,相繼走入舍。

  但見這舍布置雅,紅氈翠幔,漆幾錦凳,最宜家居,十余名少女,三三兩兩,散坐錦榮,見他們進來,齊站起嬌軀,襝衽施禮。

  方紫玉笑道:“小徒們不知禮儀,二位包涵。”

  阿不都勒生峻嚴,平生最頭痛的,就是與女子打交道,皺了皺眉,移目望向華云龍,意思是要由華云龍出面接口。

  華云龍心中暗笑,口中卻道:“叔父與小侄都非外人,方姨還是隨便一點的好。”

  方紫玉螓首微點,道:“二公子既不介意,方紫玉也因陋就簡了。”

  賈婉不在,方紫玉諸徒中,就屬賈少媛居長,她連忙命師妹搬動錦凳,送上香茗,三人相率入座。

  賈少媛等,卻侍立于方紫玉身后。

  華云龍目光一掃她們,朝方紫玉道:“諸位姊姊站著,小侄坐著也不安。”

  方紫玉莞爾一笑,道:“就由二公子之意,丫頭們坐下來吧!”

  顯然,方紫玉師徒之間,平相處,沒有多少規矩,加之她們視華云龍與阿不都勒,不算外人,方紫玉既巳出言,一齊齊嬌喏一聲,各自坐下。

  阿不都勒口齒啟動,言又止,終于嘆息一聲,轉面向華云龍道:“我不知怎么講,全由你說。”

  華云龍暗道:這事豈可之過急,叔父也太…

  忽聽方紫玉道:“二位要談什么山海經、西域志,我全奉陪,唯有關于我家姑娘的事,恕我不知。”

  她預備先封住二人之口,阿不都勒心頭一急,正待開口,華云龍連忙向他以傳去入密道:“叔父請安心,讓侄兒應付。”

  阿不都勒忍了又忍,仍傳音問道:“你有多少把握?”

  華云龍道:“這事得慢慢的來,侄兒有信遲早必成。”

  阿不都勒道:“太晚可不行,大概要幾許時間?”

  華云龍想了一想,道:“叔父別急,侄兒盡快即是。”

  他們兩人這一番傳音交談,方紫玉雖聽不見,也猜得出六七成,暗道:我守口如瓶,倒看你們有何妙計?

  只見華云龍面龐一轉,含笑道:“方姨一直稱小侄二公子,豈不折煞小侄了?”

  阿不都勒暗道:“我要你問關于玉鼎夫人的,你卻說題外話。”

  口齒一啟,強又忍住。

  方紫玉怔了一怔,淡淡一笑,道:“以我的身份,稱你二公子最妥。”

  華云龍佯為訝異,道:“方姨既是顧姨義妹,又是倩女教主,小侄想不出何處妥了?”

  方紫玉本不答,沉片刻,冷冷說道:“你的顧姨,本是方紫玉的姑娘,方紫玉豈敢僭稱義妹,自是不配當二公子這個姨字,方紫玉本屬青衣之,也不敢忘了根本,不敢僭越,二公子可以釋疑了么?”

  她話含有極深的憤懣,責華天虹薄幸,阿不都勒與華云龍豈有不知之理。

  華云龍作作不懂,蹙眉道:“方姨謙抑如此,可替諸位姊姊想過沒有?”

  方紫玉不料他留出此言,迥眸掃視賈少媛等一眼,轉過面龐,淡然道:“我自然也叫她們時時念及自己身份。”

  頓了一頓,道:“至于二公子如何待她們,則我不過問。”

  她說得斬金截鐵,不容華云龍有絲毫解圜的余地,心中暗道:姑娘說你心思敏捷,我卻不信你能出什么花樣。

  詎料,華云龍打蛇隨上,笑道:“那不得了,小侄既稱您弟子為姊妹,則喊您為姨,乃順理成章的事。”

  方紫玉怔了一怔,搖首道:“牽強之極,我不承認。”

  華云龍暗暗忖道:她巳經有些詞窮,不宜之太過,反正一次不行,再來一次,總要圓完成此事。

  阿不都勒也覺得舍此之外,無他善法,但見此事自己難置一辭,頓萌去意,倏地起身,道:“龍兒,你留下慢慢談,我先走了。”

  華云龍站起身來,道:“時巳甚晚,也不宜過擾方姨,小侄也走。”

  阿不都勒面色一沉,道:“你安心留下,同道那里,我自替你通知去。”

  華云龍暗道:叔父要我專力勸解顧姨回心轉意,只是取滅三教,尤其重要,略一疑遲,道:“九教、魔教、玄冥教巳經聯盟,人多勢眾…”

  阿不都勒道:“你放心,我追躡著星宿海老魔來的,比你還清楚,近期之內,尚不致對我們有何舉動。”

  華云龍暗暗忖道:在此在彼,俱是徐州,也不致有什么大礙,…念頭一轉,頷首道:

  “那就請叔父多費心了。”

  忽聽方紫玉笑道:“二位還未問我呢!”

  阿不都勒聞言一楞。華云龍呵呵一笑,道:“方姨對我這個不速之客,是留定了?”

  方紫玉黛眉一揚,道:“我就不留,看你如何?”

  華云龍含笑道:“小侄就賴在這里,看您如何趕法,您總不好意思,不供膳食?”

  方紫玉不覺楞住,她也恐華云龍勸說,所以想趕華云龍走,不料華云龍倚歪就歪,便是賴定不走。

  賈少媛、賈婉諸人,全是少女心,見狀之下,齊聲轎笑起來。

  阿不都勒也不莞爾,朝方紫玉拱手而別,華云龍伴他走出屋外。

  阿不都勒眼見方紫玉留在舍,略一沉,道:“玉鼎夫人的事,關系重大,你或許不清楚—一”

  他倏地慨嘆一聲,道:“這些話我也懶得說了,千萬句拼做一句,玉鼎夫人對你們華家恩德深重,你不可忘,愛屋及烏,對倩女教也當盡力互助。”

  華云龍垂手肅容,道:“華兒謹記在心。”

  阿不都勒點了點頭,雙肩一晃,拔身而起,幾個起落,已消失茫茫夜中。

  華云龍反身走回舍,只見方紫玉猶怔然坐著,他怕方紫玉心頭不悅,連忙柔聲道:

  “方姨,您在想趕我走的辦法么?”

  方紫玉失聲一笑,道:“你這孩子,我真恨不得狠狠打你—頓,卻又不忍心。”

  華云龍笑道:“我知方姨與顧姨一般疼我。”

  方紫玉忽然警覺,忖道:這孩子太是精靈,說多了,難免不中他的計。”面客一整,道:“二公子,你雖住此,卻未必能常見到我,話兒說在前頭,免得二公子說我慢客。”

  華云龍見她又稱己為二公子,暗忖:看來非下一番水磨工夫不可,笑了一笑,道:“好啊!與長輩在一起,不免拘束,我本想與諸位姊姊玩耍。”

  方紫玉微微一笑,轉面一望賈少媛,道:“你命人將西院收拾下,送上衾帳,華公子暫時就宿在那里。”

  賈少媛躬身應是,華云龍見時巳四鼓,不再多說,隨賈少媛由院中白石小徑,緩緩走向另一處院落。

  華云龍憶起賈少媛曾言賈嫣托她帶話與己,當下道:“媛姊,令師姊對小弟有何囑咐?”

  賈少媛含笑看他—眼,悠悠的道:“你昨晨但稱我們姑娘,現在卻喊得親熱,必是因想利用我們,達成你的目的,是么?”

  華云龍微微一笑,道:“媛姊真會冤枉人,小弟不是那種人。”

  賈少媛笑道:“就算是沒有關系,何必否認?”

  華云龍淡淡一笑,不再出聲,二人正走過一座紅欄小橋,華云龍忽然停足,凝視著橋端涼亭。

  賈少媛柳眉一揚,道:“怎么?我開一下玩笑,你就生氣了?”

  華云龍搖了搖頭,目不稍瞬,神色凝重,沉聲道:“閣下來此何為?”

  賈少媛芳心一驚,美眸一轉,但見涼亭之中,悄無聲息,坐著一臂長過膝,面頰干瘡,鬼氣森森的老者,不覺大忽聽方紫玉笑道:“二位還未問我呢!”

  阿不都勒聞言一楞。華云龍呵呵一笑,道:“方姨對我這個不速之客,是留定了?”

  方紫玉黛眉一揚,道:“我就不留,看你如何?”

  華云龍含笑道:“小侄就賴在這里,看您如何趕法,您總不好意思,不供膳食?”

  方紫玉不覺楞住,她也恐華云龍勸說,所以想趕華云龍走,不料華云龍倚歪就歪,便是賴定不走。

  賈少媛、賈婉諸人,全是少女心,見狀之下,齊聲轎笑起來。

  阿不都勒也不莞爾,朝方紫玉拱手而別,華云龍伴他走出屋外。

  阿不都勒眼見方紫玉留在舍,略一沉,道:“玉鼎夫人的事,關系重大,你或許不清楚—一”

  他倏地慨嘆一聲,道:“這些話我也懶得說了,千萬句拼做一句,玉鼎夫人對你們華家恩德深重,你不可忘,愛屋及烏,對倩女教也當盡力互助。”

  華云龍垂手肅容,道:“華兒謹記在心。”

  阿不都勒點了點頭,雙肩一晃,拔身而起,幾個起落,已消失茫茫夜中。

  華云龍反身走回舍,只見方紫玉猶怔然坐著,他怕方紫玉心頭不悅,連忙柔聲道:

  “方姨,您在想趕我走的辦法么?”

  方紫玉失聲一笑,道:“你這孩子,我真恨不得狠狠打你—頓,卻又不忍心。”

  華云龍笑道:“我知方姨與顧姨一般疼我。”

  方紫玉忽然警覺,忖道:這孩子太是精靈,說多了,難免不中他的計。”面客一整,道:“二公子,你雖住此,卻未必能常見到我,話兒說在前頭,免得二公子說我慢客。”

  華云龍見她又稱己為二公子,暗忖:看來非下一番水磨工夫不可,笑了一笑,道:“好啊!與長輩在一起,不免拘束,我本想與諸位姊姊玩耍。”

  方紫玉微微一笑,轉面一望賈少媛,道:“你命人將西院收拾下,送上衾帳,華公子暫時就宿在那里。”

  賈少媛躬身應是,華云龍見時巳四鼓,不再多說,隨賈少媛由院中白石小徑,緩緩走向另一處院落。

  華云龍憶起賈少媛曾言賈嫣托她帶話與己,當下道:“媛姊,令師姊對小弟有何囑咐?”

  賈少媛含笑看他—眼,悠悠的道:“你昨晨但稱我們姑娘,現在卻喊得親熱,必是因想利用我們,達成你的目的,是么?”

  華云龍微微一笑,道:“媛姊真會冤枉人,小弟不是那種人。”

  賈少媛笑道:“就算是沒有關系,何必否認?”

  華云龍淡淡一笑,不再出聲,二人正走過一座紅欄小橋,華云龍忽然停足,凝視著橋端涼亭。

  賈少媛柳眉一揚,道:“怎么?我開一下玩笑,你就生氣了?”

  華云龍搖了搖頭,目不稍瞬,神色凝重,沉聲道:“閣下來此何為?”

  賈少媛芳心一驚,美眸一轉,但見涼亭之中,悄無聲息,坐著一臂長過膝,面頰干瘡,鬼氣森森的老者,不覺大駭“哦!”的一聲驚呼,旋見那老者系銀龍,原來是東郭壽的師兄申屠主,始芳心略定。

  只見那申屠主細目微睜,幽幽的道:“你不必伯,老夫還不屑向小輩出手。”

  華云龍哂然道:“姓華的還不知畏懼為何物,你盡管動手,沒人會說你欺負小輩。”

  申屠主嘿嘿冷哼一陣,道:“你不配,那老和尚何在?”

  華云龍暗道:哼!他找公公,分想乘人之危。

  那申屠上似是看出了華云龍心意,又道:“小輩,你休要胡猜,老夫尚不至于對一個功力未復的人出手。”

  華云龍冷冷說道:“他老人家不在徐州,你要失望了。”

  申屠主道:“老夫不信,那老和尚早已視作為蔡家愛婿,豈有不顧你安危,任你妄為之理?”

  華云龍微微一曬,道:“你的話好不可笑,華某又非三歲孩童,自己還照顧不了自己?”微微一頓,笑笑說道:“家父好端端的在‘落霞山莊’,閣下真的要較量武功,何不一上云中山?”

  言外之意,是說申屠主畏怯華天虹。

  申屠主死板板的面孔,仍一無表情,卻細目一睜,碧幽幽的光芒,懾人心神,似已動怒。

  華云龍運功戒備,忖道:他目光有異,不知練有什么魔功?目光灼灼,也注視著申屠主,傲然不懼。

  賈少媛幾番想喚人,卻又懼怕更觸動申屠主殺機,芳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

  相持半晌,申屠主忽然目光一收,又回復先前要死不活的樣子,袖袍一拂,黑影一閃,已然不見。

  他倏然而來,倏然而去,倩女教的莊卡,形成虛設,猶未發現。

  華云龍暗暗憂慮,忖道:這魔頭武功高不可測,魔教有此一人,實是棘手萬分。

  賈少媛吐了一口氣,道:“這魔頭來去的好生突兀,莫名其妙,本教也栽到家了。”

  華云龍含笑道:“憑那魔頭的武功,豈是普通莊哨上弟子所可察覺,幸而他較那些魔頭,高上一等,不屑欺負小輩。”

  賈少媛道:“我去稟報師父。”

  華云龍道:“現在四鼓已過,待明天再說算了。”

  賈少媛想了一想,螓首微點,領著華云龍送人西院,命丫頭略加整理,天色都已快亮了。

  華云龍見她不提賈嫣所托口信,便也不問,心中卻不免暗感奇怪。

  待賈少媛告退,華云龍聽已報曉,不再睡眠,僅于榻上調息練功。

  不覺間,上三竿。

  忽聽院中小徑,蓮步細碎,賈南嬌高聲叫道:“小少爺,起來沒有?”

  華云龍起身下榻,行至門口。

  只見花團錦簇,萬紫千紅,朝陽之下,一群嬌麗少女,衣分五嫣然含笑,幾與百花爭,蓮步珊珊,由庭中小徑走來。

  華云龍但恨無生花妙筆,圖寫此景,不覺擊節贊嘆。

  方紫玉諸徒,見他那興高彩烈的樣子,齊聲嬌笑。

  賈婉叫道:“少爺,早餐都已備好,快請盥洗,婢子們奉命侍侯你哩!”

  華云龍忍俊不住,走攏了過去,道:“婉姊雖是頑笑的話,小弟也生受不起。”

  賈婉抿嘴一笑,道:“誰講玩笑來著?昨晚師父要我們謹記自己身份,少爺不也聽見了。”——

  
( ← ) 上一章   大俠魂(易容)   下一章 ( → )
王者之劍刀劍笑新傳六道天書霸劍:十大殺劍破九重天永鎮山河邪仙靈童極樂佛學豪俠鴛鴦掌雷神震天風云武天紅豆江湖
免費小說《大俠魂(易容)》是由作者易容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武俠小說。更多類似大俠魂(易容)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武俠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大俠魂(易容)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二十四章茅塞頓開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