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魂(易容) 第二十八章 陰火煉魂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武俠小說 > 大俠魂(易容)  作者:易容 書號:34282 更新時間:2015-5-20 
第二十八章 陰火煉魂
  她這些年來,總是避開華家的親朋好友,瞿天浩不出,她少見一個,倒是求之不得,轉念下,含笑道:“你們慢慢談吧,貧道有點急事。”轉而一舉賈嫣,道:“嫣兒,你師父早已北上,探查三教動靜,沿途留有暗記,你速去會臺。”

  慈云大師并非呆人,暗道:“她這一走,形蹤自是更加隱密,以后往那兒去找?”

  心念一轉,急忙道:“顧姑娘請慢,那位西域的阿不都勒,有話想跟你一談。”

  長恨道姑道:“下次說吧!”頓了一頓,道:“貧道長恨,若大師再稱呼俗名,恕貧道不予置理了。”

  阿不都勒與華天虹,情同手足,她更不愿見,話來說完拂塵一擺,騰身而起。待一走了之。

  慈云大師一聲佛號,手持爛銀方便鏟,雙足一蹬,與長恨道姑同落在樹梢上,攔住去路。

  長恨道姑黛眉一蹙,偶然道:“大師莫非不讓貧道走?”

  慈云大師急道:“貧僧怎敢?”

  長恨道姑冷然道:“那請讓開。”

  慈云大師心念連轉,一時間,卻想不出以何方法,留住長恨道姑。

  忽聽賈嫣高聲道:“師伯啊!與九教訂約,于開壇大典了結此事的,是慈云大師,您老人家走了,豈不使大師失信了?”

  慈云大師喜道:“令師侄之言極是,請顧姑娘勿令貧僧為難。”

  他仍稱長恨道姑為“顧姑娘”其中含意,自是不忘玉鼎夫人顧鸞音與華家之深厚關系。

  長恨道姑暗嗔道:“好丫頭,你也敢聯同他們,對付我了。”

  賈嫣雙膝一曲,突然跪在地上,玉面一仰,顫聲道:“師伯,您老人家何必自苦如此,徒侄甘昌萬死之罪,還是請您一見華大俠吧!”

  宮氏姊妹對望一眼,齊朝長恨道姑躬身施扎,宮月蕙道:“華山門下宮月蕙與妹月蘭,謁見前輩。”

  長恨道姑含笑道:“不敢當,令祖可好?”

  宮月蕙道:“他老人家托福,尚稱硬朗。”

  說到這里,以目示意,要妹妹開口。宮月蘭早想說話。見狀急急接口道:“顧老前輩,你當可歌可泣,至情至的事跡,晚輩們聞之已久,深憾不得一見,今夜幸挹清芬…”

  長恨道姑截口笑道:“不必奉承了,什么話直說吧!”

  宮月蘭肅然道:“前輩恕罪,您未免過于嬌情。”

  長恨道姑微怒道:“你們小孩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豈可妄論?”

  蔡薇薇道:“不管其一其二,您見見華伯父,總可以吧,要不然,你留下地點,我想華伯父必會登門謝罪的。”

  長恨道姑暗暗忖道:他們包圍著我,眾下說辭,不用點心計,看來是走不成了。

  心中在想,口中說道:“嫣兒起來,師伯不怪你。”

  賈嫣伏地再拜,盈盈起立,神色凄然,言又上。

  長恨道姑心中暗嘆,轉面朝慈云大師道:“大師,九教與貧道之事,既至開壇大典,他事不如也留于彼時,何如?”

  慈云大師道:“顧姑娘必到么?”

  長恨道姑冷冷說道:“顧鸞音必到就是。”

  身形一拔,揚長而去。慈云大師微一疑遲,但想江湖人物,一諾千金,長恨道姑既言必到,再加攔阻,無異侮辱,表示不信對方之言,極可能就結下冤仇,終是不敢出言相阻。

  長恨道姑奔出數里,忽覺有些不對,倏地扭頭一望,只見蔡薇薇笑靨如花,緊隨不舍,看來跟了不少時候了。

  蔡薇薇見已被發覺,噗哧一笑,道:“顧姨,我想跟你。”

  長恨道姑腳步一收,微嗔道:“小丫頭,你敢不信我的話。”

  蔡薇薇竊竊一笑,隨之停下,道:“什么話啊?”

  長恨道姑道:“我說…”倏然住口。

  蔡薇薇吃吃一笑道:“我替顧姨說吧,顧姨說的是顧鸞音必到,只是顧姨早說,你不是玉鼎夫人顧鸞音,既然如此,當然與長恨道姑無關,到時不妨托人帶一個訊,說玉鼎夫人早逝,長恨道姑自不用應約了,那位大師老實,卻未聽出。”

  長恨道姑正是這般心意,被她道破,不笑出聲來,旋又長長一嘆,蹙然道:“薇兒,算你聰明,只是人各有志,何必相強…”

  蔡薇薇接口道:“所以嘛!我跟定顧姨了。”

  長恨道姑怔了一怔,面色陡然一沉,道:“你再追我,當心我就把你視為生死大仇了。”

  蔡薇薇星眸一紅,道:“你打么,反正我不走。”

  長恨道姑見她泫然泣,連忙面色一弛,笑道:“顧姨我說話重了點,薇兒,你又何必在意。”

  蔡薇薇一笑,道:“那顧姨許我跟隨了。”

  她死,長恨道站也真拿她無法,再說,蔡薇薇溫柔天真,有若瑤池玉女,那是誰也愿意親近的。

  長恨道姑無可奈何,笑道:“我那敢不許哪!”

  忽聽阿不都勒的聲音道:“既有蔡姑娘隨行,小弟請就此辭。”

  一道黑影,由林內沖起,如摩空巨鶻,向西北而去。

  長恨道姑一怔,揚聲道:“好啊!阿不都勒,你居然也,敢在貧道之前賣。”

  但聽阿不都勒遙遙說道:“顧姑娘恕罪,小弟…”語聲漸遠,杳不可聞。

  長恨道姑自語道:“看來他的武功,幾可趕上他師父當年威震中原之時了。”一顧蔡薇薇,笑道:“小丫頭,你早知他追躡我后了吧?”

  蔡薇薇抿嘴一笑,道:“您不聽他說話口氣,只怕早追了不少時間,只是你未察覺而已,不然,慈云大師,霍大俠豈能偌巧趕來。”

  長恨道姑搖頭苦笑,道:“走啦!”

  玄冥教開壇大典,于沂山放牛坪舉行。

  這放牛坪一名,不見載于方忐,遍詢鄉人,亦無知者,似僅是玄冥教自己人命定其名。

  其位,據玄冥教知賓云,在沂山之南,重山疊壑中,遙對蒙山,距沂水城百余里。

  四月下旬,沂蒙山附近諸縣,沂水、臨朐、安邱、蒙,玄冥教所設賓館,巳有人之患。

  由于江湖平靜已久,華家如中天,絕大部分的人,都意味不出此事之嚴重,欣然而來,視同一場熱鬧。

  五月初一起,已有人入山,隨途自有玄冥教賓館膳宿,弟子分導,無慮失途。

  這一,五月初四,大部分的人,已然入山,酉牌時分,又有一批人導引而至。

  由一處兩壁天的羊腸小道穿過,豁然開朗,只見四周山頂,起伏成態,乍望若牛,這放牛坪之名,恐即因此得來。峰嶺環中,一塊盆地,遍植蒼松翠柏,烏鳴嚶嚶,真不似魔頭盤踞之所,遠處隱見飛甍碧瓦。

  當前則是一條寬敞石道,面一座漾白玉牌坊,上書“君臨天下”四個斗大金字,朝霞之下,金光閃爍,氣派雄偉。

  其中一個青衫老者冷冷一哼,道:“好狂。”

  忽聽一人說道:“單大俠何事不?”“

  眾人移目望去,只見路旁一個三綹花須,目光奕奕,穿黑綢長衫的老者。

  那青衫老者微微一驚,心中暗道:多年來出江湖,這人居然可以一口叫出我的姓名,玄冥教果不等閑。

  原來這青衫老者,姓單名世民,是天臺派耆宿,乃“江南孺醫”余尚德師兄,武功卻遠勝其師弟,這乃因“江南儒醫”殫力醫道,武功進展自緩,而單世民隱居天臺,畢生練功。

  這番“江南儒醫”金尚德被攜,驚動天臺全派,他勇為天臺派武功最高之人,自不能坐視,遂率領幾個弟子出山,恰逢此會,趁機加入,預備潛探玄冥教總壇,以為必無人識得自己,可收奇襲之效。

  詎料,身在半途,便已被人認出了。

  他心頭暗震,道:“尊駕是誰?”

  那黑衫老者道:“兄弟崔恒,忝掌地理壇。”

  單世民容一動,拱手道:“原來是以七十二式’魁星點元’判官筆法,稱雄滇中的‘一筆勾魂’,失散了。”

  那一“筆勾魂”崔恒抱拳道:“好說,那及單兄的‘歸元神功’,此功失傳百有余年,單兄重新練就,天臺一脈,又行將稱盛武林了。”

  單世民心中驚凜之極,暗道:“我隱跡三十余年,就為專練這一神功,門下弟子,猶不知曉,這玄冥教何來神通,竟探聽得一清二楚?”

  只聽崔恒道:“敢問單兄,是否敝教沿途招待不周,賓弟子,有失禮之處,單兄請盡量說出,兄弟必嚴加懲處。”

  單世民呵呵一笑,道:“貴教招待,真令兄弟有賓至如歸之感,兄弟那有不。”

  崔恒道:“那么單兄何以不說?”

  單世民暗罵:你這是裝癡作傻。一指那牌坊上“君臨天下”四字,哈哈一笑,道:

  “只弟愚味,請崔壇主解釋這四字含意?”

  崔恒目光一轉,隨又收回,淡淡一笑道:“哦!原來單兄因此不悅。”頓了一頓,道:

  “單兄此刻不明,大典之后,即可明白了。”

  言外之意,玄冥教今后,即可懾伏天下英雄。

  單世民嘿嘿冷笑,突然將手一拱,道:“大典之中,兄弟想請崔尼指教。”

  崔恒雙眉微聳,道:“兄弟奉陪。”

  拱手一禮,轉身朝路旁一條小徑走入,倏已不見。

  忽聽有人笑聲道:“單前輩,貴派失傳神功復得,可“喜!可賀!”

  單世民轉面望去,但見乃是一名文士打扮,白面無須的中年男子,左手握著一柄折扇,那折扇扇骨烏光發亮,顯系上好鋼打造。

  他只覺眼生之極,心中思索,口中敞聲笑道:“這位老弟…”

  那中年文士笑道:“單老前輩,可記得點蒼姚宗恩?”單世民這才想起,暗道:原來是他。面上卻驀然一冷,道:“原來是姚老弟,聞你十年前接掌門戶,如今貴為一派首腦,這才可喜可賀。”

  將手一拱,道:“人多不便,少陪了。”

  他不便與此人交往,偕著眾人又向前走去,待離開。適才單世民與崔恒間話之時,眾人都佇足觀看,此際,竊竊私議,嘈雜一片,重新循道走去,迥不同初入谷時的寧靜。

  原來點蒼一派,也屬俠義道中,三十年前,也是人才濟濟,卻突然宣布封山,漠視妖氛彌漫,連北溟大會與建醮大會,也未參加,故單世民殊為不屑。

  但聽姚宗恩聲叫道:“單老前輩,請暫留玉步,聽姚宗恩一言。”

  單世民故做未聞,姚宗恩雙眉一挑,高聲道:“單老前輩,你連一句話也不容點蒼待么?”

  單世民不能再做未聞,轉身站定,漠然道:“你有何言?”

  姚宗恩上前三步,靠攏過去,目光微閃,見兩人這一耽擱,已落后數丈,那人群已穿過“君臨天下”的牌坊,簇擁前行,當下肅然道:“北溟、建醮二次大會,本派不克參與,非是食生怕死,實是家師…”

  他感到難以啟齒,頓了一頓,始道:“家師敗在無量神君手下,依約封派二十年之故。”

  單世民眉頭聳動,道:“原來如此,只是信有大信小信之別,事關武林蒼生,貴派卻袖手不問,若非華大俠母子,如今江湖…”

  姚宗恩截口苦笑道:“老前輩說得不錯,家師本也預備如此,寧愿失信,受人笑罵,除魔衛道,也得盡上一份力…”他了一口氣,接道:“只是,就在此時,忽然發覺本派上下,除了少數人外,全部中了劇毒,功力銳減,也難和人動手。”

  單世民聽到此處,歉然說道:“老朽不明內情,老弟多多包涵。”

  姚宗恩道:“本派未曾明言,難怪同道誤會。”

  他似是有著無窮感慨,喟然長嘆一聲:道:“家師因此抑郁以終,遺命必報此仇,三十年來,本派臥薪嘗膽,意一雪斯,可是無量老兒已斃文太君之手,本派再無機會,不想那老鬼弟子谷世表,竟敢大發開壇柬帖,本派自是傾力而來,要當著天下英雄之前,一雪此羞。”

  單世民嘆息一聲,道:“老朽預祝成功。”語音一頓,道:“只不知貴派所中之毒,是何人所放?”

  姚宗恩牙關一挫,格格作響,道:“反正與無量老兒不了干系。”

  單世民暗暗忖道:“這等深仇,點蒼派自必全力報復,今天之會,決免不了一場腥風血雨了。”

  思忖中,覺出久停此地不好,舉步而前,口中問道:“貴派來了多少人?”

  姚宗恩低嗓子,道:“后輩不說,同輩有九人,另外兩位師叔都來了。”

  單世民目光一亮,道:“有‘點蒼雙劍’,除魔衛道,憑添不少力量。”

  姚宗恩道:“前輩似是估計玄冥教極高。”

  單世民輕輕嘆息一聲,道:“老朽初時也以為,谷世表后生晚輩,能有多大氣候,現在卻憂心忡忡,這谷世表之難,怕猶在當年九曲神君之上,華大俠又未前來,唉!有華二公子,至少也要好些,可惜又不知去向了!”

  姚宗恩面不服之,道:“華大俠武功蓋世無雙,那是不爭之事,但華二公子年紀輕輕,老前輩未免過于看重了。”

  (此處缺二頁)

  但見谷憶白玉手一揮,道:“既是你等手笨腳,姚大俠看不順眼,還不快走,站在這里惹人厭。”

  那兩個青衣童子躬身一禮,如蒙大赦,急急離去。

  谷憶白秋波一轉,道:“仆僮們無知愚劣,自難侍候高人,不如就由我陪兩位上賓館休息如何?”

  單世民道:“怎敢有勞姑娘?”

  谷憶白道:“無妨”

  轉身行去,單、姚二人,也只得舉步跟上。

  谷憶白領著二人,由廣坪上側,轉至一條衛衢道。

  正行間,谷憶白面龐一轉,笑道:“姚大俠,你莫非以為敝教太窮,供不起來客?”

  姚宗恩楞了一楞,道:“請恕在下不明姑娘何謂?”

  谷憶白格格一笑,道:“哦!姚大俠難道會不明白?”

  單世民呵呵一笑,道:“姑娘莫打禪機,直接示下了吧!”

  谷憶白一笑,道:“姚大俠,令師叔‘點蒼雙劍’,一居第二賓館,一居第三賓館,貴師兄弟及令徒侄們,又分居于第四至第九賓館,不但未用真名,且未報出門派,使敝教大為困惑,莫非姚大俠恐敝教見了貴派人多,怕供應不起而推拒,故為此舉么?”

  微微一頓,笑道:“這請姚掌門盡管放心,就算貴派來了千人以上,敝教也可接待無虧,況僅區區五十余人而已。”

  這一番話,直說得姚宗恩臉上白一陣,紅一陣,心中卻是大為駭異。原來點蒼一派,本來早已議妥,為雪辱,全派精銳齊出,卻恐玄冥教見了,自量不敵,改由暗中下手,故除姚宗恩外,皆化名潛入,待大典時,始會合挑戰,詎料,玄冥教早已察覺,連人數都一個不差,谷憶白一語雙關,更出窺視之意。

  單世民見狀,恐他忍耐不住,連忙一扯他衣袖,哈哈一笑,道:“貴教消息靈通,佩服佩服!”

  谷憶白黑眸一閃,道:“單前輩過獎了,貴派…”

  單世民截口笑道:“老朽三位師弟,八名師侄,分批前來,或亦未向貴教掛上一號,尚請恕罪。”

  谷憶白暗道:老江湖果然機警,微微一笑,道:“單前輩言重了。群雄不嫌敝教魔外道,惠然肯臨,已是無任感激,人家高興怎么樣,便怎么樣,敝教哪敢置喙,一來恐招待不周。二來也恐宵小之輩,借機漏水摸魚,故不得不注意一二而已。”

  她冷嘲暗諷,兩人都無法接門。谷憶白頓了一頓,又道:“這次若非敝教任長老及長孫長老,認出貴二派高人,否則傳出江湖,豈不讓人家說咱們玄冥教,有目如育了。”

  單世民哈哈一笑,道:“貴教任長老及長孫長老想必絕世高人。”

  谷憶白淡然道:“長孫長老久隱世外,為當初營建祖師九曲宮的‘圣手魯班’之后,而今復為敝教興建別宮…”

  單世民心神震動,道:“可是長孫博?”

  谷憶白螓首一點,道:“不錯。”

  頓了一頓’道:“任長老嘛!那就大大有名了,兩位想必還未忘記,二十年前的風云會總舵主吧?”

  姚宗恩驚呼道:“任玄?”

  谷憶白淡然一笑,道:“那正是任長老。”

  說到這里,三人已來至一處院落。

  但見曲房連接,回廊錯,菁林垂影,綠水為文,青山紫閣,廊道相通,美輪美奐,宏麗之極。

  廊道之中,除了與會群雄,往來多系美麗少女。

  谷憶白信步站定,道:“兩位是要與貴派之人同住,抑是獨居?”

  單世民與姚宗恩相望一眼,暗暗苦笑,他們方入放牛坪,雖知同門皆已入谷,尚未連絡,又不好轉向玄冥教詢問,反不知同門居于何處。

  谷憶白吃吃一笑,突然輕拍玉掌,立刻有兩名秀麗少女走來,欠身道:“姑娘有何吩咐?”

  谷憶白一指兩人,道:“好好侍候這兩位大俠歇宿,不可有違。”

  那兩名秀麗侍女應了一聲,走至單世民與姚宗恩身前,檢衽為禮,齊道:“見過爺官。”

  谷憶白向兩名侍女一指,道:“左邊的叫金桂,侍候單老爺子,那一個翠環,算是姚大俠的。”

  語音微微一頓,道:“自此以后,這兩個婢女,就屬于兩位了,除了兩位飲食外,她們生死,也都由兩位作主,本教無權過問,其他不必說了,若是中意,大典之后,也可以攜歸。”

  姚宗恩口罵道:“哼!不懷好意,想坑人。”

  谷憶白格格一聲嬌笑,道:“酒不醉人人自醉,真金不怕火燒,英雄豪杰,自能不為酒財氣所惑,姚大俠怕了不成?”

  姚宗恩雙眉一挑,傲然道:“姓姚的豈懼…”

  忽聽單世民咳了一聲,皺眉道:“老朽山野中人,有人服侍,反渾身不自在,谷姑娘,免了罷。”

  那兩名秀麗侍女聞言,花容突然一變。

  谷憶白微微一笑,道:“單前輩可知,若是由我師兄或諸位壇主接待,則兩名侍女,而今已沒命了。”

  姚宗恩怒哼一聲,道:“玄冥教好厲害的令諭,姚某佩服之極,只是來免太草菅人命了。”

  谷憶白傲然:“不如此,本教何能令出必行,天下莫京。”

  單世民忍不住冷冷說道:“貴教這種雷厲風行手段,席卷天下,真易易耳。”

  谷憶白并未反相譏,蓮步微移,行至那兩名侍女之前,黯然一嘆,道:“你們好好的做,教令森嚴,違了我可救你們不得。”

  那兩名侍女眼眶一紅,垂目望地,那翠環低聲道:“謝姑娘恩典。”

  谷憶白微微嘆息一聲,轉過面龐,冷冷說道:“賓本非我事,所以如此,不過想少死幾人,我言盡于此,兩位看著辦吧!”

  嬌軀一轉,才得離去,突然頓住。

  單世民與姚宗恩睹狀之下,不轉面望去。

  但見來路之上,轉出三人,領先一人是紅臉白髯的老者,后面一男一女,并肩行來,談笑自若,似是夫婦,男的濃眉虎目,方面偉軀,身在八尺開外,氣宇軒昂,女的布衣無華,卻是風姿絕世,神情端凝,卻是美秀絕塵,兩人皆是身無寸鐵,從容之極。

  谷憶白自己已經猜出那對男女是誰了,目注那中年美婦一眼,暗道:“我果然極為似她。不知為何,心中一股孺慕之情,恨不得撲人那中年美婦懷中。

  那一對夫婦漫步而來,見了谷憶白,同是一楞,四目也是齊盯在她玉面之上。

  那中年美婦呆了一呆,突然朝谷憶白走去,藹然道:“姑娘,可以請教姓名么?”

  谷憶白冷傲盡收,恭恭敬敬,襝衽一禮,道:“晚輩谷憶白。”

  那中年美婦聞言,抿嘴一笑,朝那魁梧壯漢道:“大哥聽見了么?我猜一定是指的妹妹。”

  那魁梧壯漢低低一哼,面上頗有不屑之容。”

  那中年美好轉面又道:“姑娘是何方人氏?”

  谷憶白不答反問,道:“前輩可是‘慈心仙子’?”

  那中年美婦微微一笑,道:“那是江湖朋友抬愛,白素儀那配是稱。”

  原來這一對夫婦,正是彭拜與白素儀。

  那白素儀雖是白嘯天之女,卻自幼由其娘許紅玫攜離神旗幫,定居梵凈山,終年侍娘茹素,未出一步,不但未染半分草莽習氣,那溫柔和平,纖塵不染,見者無不謄為龍華會上之人。

  后配“霹靂拳”彭拜,為贖父愆,更是與丈夫勉力行善,那慈祥溫和,雖惡也稍銷兇心,所經之處,化戾氣為詳和,故江湖賀號“慈心仙子”

  那彭拜乃武林雙仙“霹靂仙”之徒,北溟一會,霹靂仙飲恨而歿,他其時年幼,遂致落江湖,總因他自知奮勉,賴師伯“逍遙仙”朱侗扶掖,華天虹匡持,終于揚眉吐氣,成為名震江湖的大俠。

  他自從有了白素儀這等嬌,回顧身世,感念天眷,其行善之力,比之子有過之而無不及,連當年剛烈脾氣,也改了不少,不然聽了白素儀適才之言,非得狠狠罵谷世表幾句不可。

  本來他入贅白家,本已是那龐大幫派繼統之人,他卻不慕榮利,神旗幫解散之功,出力最多,贏得白道俠士,一致贊美。夫婦俱是樸實無華之人,那生活之和適,實無異神仙眷屬了。

  谷憶白望著白素儀,白素儀冰生行善為樂,仁者得壽,心平氣和,雖及四旬,依然貌若中年,風華未減,她竟是愈覺親切,口道:“那里,前輩貌美若仙,心慈如佛,‘慈心仙子’之美號,那是再恰當也沒有了。”

  白素儀莞爾一笑,道:“這且不提,姑娘是那里人,可否見告?”

  谷憶白道:“晚輩就是青州人氏。”

  白素儀“啊!”了一聲,面上大有失望之,望向丈夫。

  彭拜微微一嘆,走上前來,道:“素儀,天下巧事未必沒有,算了吧!”

  白素儀搖了搖頭,道:“我不太相信。”

  谷憶白芳心一動,暗暗想道:“她話中之意,似是把我當做她的女兒…”

  但聽白素儀道:“姑娘,尊父母還在么?”

  谷憶白口齒一啟,還未說話,那紅臉白髯老者,正是玄冥教總壇壇主端木世良,干咳一聲,道:“彭夫人,敝教谷姑娘父母當然健在。”

  本來彭拜算是入贅白家,只是白素儀尊重丈夫,凡事皆由彭拜出面,且為顧及彭家香煙,過繼一子為彭姓,這些都是早已商量好了。

  白素儀充耳不聞,道:“尊父母在否?”

  谷憶白螓首一點,道:“托前輩之福,家父母今猶矍鑠。”

  白素儀大感失望,暗道:“奇了!天下真會有非親生骨,而如此相似的?心中一動,問道:“可否容愚夫婦一見尊親?”

  忽聽那端木世良揚聲道:“彭夫人,有道是道不同不相為謀,見面何為?”

  白素儀恍若未聞,又道:“谷姓想非姑娘真姓,姑娘真姓又是什么?為何又隨師而姓?

  請信我誠心,匆以虛言相欺。”端木世良皺眉道:“彭夫人如此探問敝教谷姑娘私事已犯江湖大忌了。”舉步走去。

  彭拜濃眉一軒,舉手相攔,笑道:“端木壇主,彭拜這廂請了。”

  這隨手一攔,看似平淡無奇,其實蓄勢不發,后招連綿,若端木世良強沖過來,那就如石破天驚一般,乍然而出。

  端木世良豈能不識厲害,臉色一變,站住腳步,怒道:“彭大俠,賢伉麗來此是客,何以這樣逾份?”

  彭拜淡然道:“拙荊問這位姑娘幾句,有何逾禮?”

  端木世良面色鐵青,道:“好,好,莫非彭大俠現時就動手?”

  彭拜漠然道:“彭某是客隨主便。”

  谷憶白柳眉一蹙,道:“端木伯伯,你怎么了?”

  端木世良雙眉一皺,忽又哈哈一笑,道:“彭大俠夫婦竟然關顧敝教神君愛徒,殷殷垂詢,這是好事,老朽欣喜得很。”

  白素儀微微一笑,道:“姑娘之意如何?”

  谷憶白含笑道:“前輩夫婦都是江湖景仰的高人,幾時有空,家父母必愿欣然一晤。”

  語音一頓,道:“從師而姓,則是家師征得家父同意,自幼如此。”

  白素儀失望的嘆了一口氣,問到此時,也不由她不死心了,彭拜輕撫她香肩,柔聲勸慰,白素儀螓首連搖,目中淚光浮動,忽然叫道:“大哥,她如是我們的女兒多好?”

  谷憶白方心一陣激動,只覺恨不得撲入白素儀懷中,以慰其心,這種感覺,連她自己也莫名其妙,強自抑住,暗道:“他們與我算是仇敵,我怎么會有這種念頭?”

  轉念之下,微微欠身,道:“晚輩告辭了。希望他再聆前輩教益。”

  端木世良暗暗吁了一口氣,敞聲笑道:“大典在爾,來客眾多,老朽職責在身,請恕簡慢了。”

  朝彭拜夫婦一抱拳,偕谷憶白轉身而去。

  彭拜微微一揖,白素儀勉張還禮,道:“谷姑娘,但愿近能再見面暢談。”

  谷憶白道:“晚輩也愿如此。”

  她走至路的轉角,忍不住又回頭望去,見彭拜夫婦目送她去,她也覺得有些戀戀,頓了一頓,始行移足。

  白素儀待她不見,哀聲道:“大哥,小羽若存,而今也有她這般大了。”

  彭拜輕輕一嘆,道:“但她已有父母,小羽之骨也…”

  一見子哀痛之,倏然改口,柔聲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相貌相似,非是不可能之事,谷世表蓄意尋找,也極可能找到。”

  原來白素儀與彭拜結縭以來,生有二子一女,長子正衡年已二十,承白家煙祀,幼子玉衡,年方十五,繼彭門宗兆,唯有次女,名小羽的,未周歲,由仆婦抱去大巴山玩耍,竟然雙墮深壑,一并死去。

  彭拜夫婦次尋遍山谷,始行發覺,見了仆婦與次女尸骨一慟幾絕,白素儀終以淚洗面,半年之久。

  后來,她漸漸看開,只以為父親生平為惡太多,報及孫女,除了盡力行善,連華天虹夫婦也未告訴,故華云龍還不知自己有這樣一個早夭表妹。

  單世民與姚宗恩看到這里,忍不住走了過去,單世民敞聲一笑,道:“彭大俠,可還記得天臺的老不死。”

  彭拜轉過身來,想了一想,抱拳道:“原來是單前輩,北溟會上…”

  單世民截口道:“北溟會上,老朽逃得性命,遁世苦練派中失傳的‘歸元神功’,一練就是十余年,還是待師弟送回遺笈,始行參透,連建醮大會,也未獻力,真是愧對友好。”

  彭拜微微一笑,轉向姚宗恩,姚宗恩拱手道:“點蒼姚宗恩,有幸得見彭大俠夫婦。”

  彭拜抱拳還禮,白素儀雖心頭激動,依然襝衽如儀。

  但聽單世民笑道:“彭夫人,那谷憶白若與你并立,誰都會猜做母女的。”

  白素儀搖了搖頭,蹙然道:“單前輩看那谷姑娘心如何?”

  單世民笑道:“看她如此關心那谷憶白,倒有些母之于女了。”

  心中在想,口中說道:“那位姑娘,依老夫看來,雖生于教,心尚屬不錯,只是冷傲了一些,口齒亦太犀利了點。”

  白素儀黛眉一舒,道:“我看她倒蠻溫順的。”

  姚宗恩口道:“那是對夫人你,他人就不然了,不瞞彭夫人,姚某來時就曾領教過她的冷嘲熱諷。”

  說到這里,四人心頭齊是一動,都想到母女天四字,卻未說出口來。

  忽見那金桂、翠環與另外兩名侍女走來,由那金桂稟道:“酉時已過,諸位大俠晚餐已設于水閣,是否就此入席?”

  四人互望一眼,不再多說,隨著待女,由廊道向閣樓之中走去,單、姚二人,一是久隱世外,一是素乏交往,少有所識,彭拜夫婦卻是近二年,俠名最盛的人物,武林中雖未深之人也見面即知,沿途同道,—一招呼,短短距離,竟走了一刻之久。

  半晌,始至一座明窗四開,宛在水中的朱閣,清風徐來,適之極,閣中早已明燈高懸,肴四溢了。

  閣中并無他客,想是專為他們所設,四人坐定,那些侍女正待斟酒,彭拜突道:“你們都退出去。”

  那些侍女怔了一怔,白素儀含笑道:“咱們喜歡自酌自飲,諸位姑娘可自去歇息。”

  那翠環囁嚅道:“遵命,只是…”

  白素儀截口說道:“諸位姑娘不是奉諭唯命是從?這就是命令了。”

  那些侍女略一遲疑,終于放下酒壺,退出閣外,將閣門輕輕掩上。

  白素儀看了丈夫一眼,彭拜一頷首,她起身行至窗上,旋即轉回,撲滅燈火,這朱閣位于水中,月光甚明,清輝入,幾人又均是高手,倒未覺不便。

  白素儀執起酒壺,笑道:“今夜月頗佳,水閣飲酒,倒也有詩意,擅做主張,權以替二位斟酒陪罪。”

  單世民與姚宗恩雖覺納悶,卻知他們此舉,必有用意,人家不說,也不便動問,連忙站起,齊聲道:“怎敢有瀆夫人。”

  白素儀含笑酌酒,卻酌了五杯,二人見狀恍然,知她是侯人而來,方才必是打出信號了。

  忽聽彭拜笑聲道:“候叔叔,大妹子連酒都幫你倒了,快進來吧!”

  但聽風聲一響,閣中已多出一個眉巨目,長髯過腹的老者,不是那“翻天手”候稼軒是誰。

  他哈哈一笑,道:“姑爺功力愈發驚人了,老朽一人五丈之內,已被察出。”大步過來,椅坐下。

  白素儀道:“候叔叔且慢飲酒,這兩位尚未引見。”

  侯稼軒笑道:“不必了,這兩位,一位北溟會上對過掌,另一位傾派而來,行跡不密,玄冥教得知我也知道了。”

  姚宗恩臉上一紅,單世民呵呵一笑,道:“侯兄翻天手幾時再為領教。”

  侯稼軒雙目一翻,道:“這還不容易,老侯…”

  白素儀連忙道:“侯叔叔布置如何,有沒有被玄冥教察覺?”

  侯稼軒傲然一笑,道:“那還有問題,舊兄弟,那個不是功力高強,經驗豐富之輩,谷世表那狗賊那成得了氣候,還不是猶在夢中。”——

  
( ← ) 上一章   大俠魂(易容)   下一章 ( → )
王者之劍刀劍笑新傳六道天書霸劍:十大殺劍破九重天永鎮山河邪仙靈童極樂佛學豪俠鴛鴦掌雷神震天風云武天紅豆江湖
免費小說《大俠魂(易容)》是由作者易容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武俠小說。更多類似大俠魂(易容)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武俠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大俠魂(易容)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二十八章火煉魂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