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悠不是鼬 第56章 解釋其實很簡單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同人小說 > 宇智波悠不是鼬  作者:步崖 書號:43264 更新時間:2018-4-3 
第56章 解釋其實很簡單
  被蝎死死地制住無法掙脫,迪達拉頓時慌了神:

  “蝎先生你干什么!”

  “再裝下去可就沒意思了,迪達拉。”

  無論從什么角度上來講,蝎都不是個有耐的人,在他還在砂忍村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第一傀儡技師的脾氣,而此時此刻,蝎這一點表現的尤為明顯。

  他壓抑著即將涌而出的怒火,櫻紅色的眸子危險的瞇起來,像只蓄勢待發的獵豹。

  “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我對你的了解,還是說你想為了接下來發生的事增添一點趣味?”

  蝎頑劣的揚起嘴角,故意把話說的要多曖昧有多曖昧,因為正如他所說的那樣,他十分了解迪達拉,而這種話也一定會得他承認。

  正如他所料,迪達拉頗為憤怒的倒一口氣,燦金的眸子猛然睜大——

  “我倒是應該問問你,你那顆木頭腦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大老遠的跑到這里來就是為了說這些混賬話嗎?嗯!”“哦呀,早點承認不就好了?”蝎笑一聲,壓制住他的手緊了又緊。“該問話的人是我才對吧?膽子還真是不啊小子,竟然還敢和宇智波家那個混蛋小子私奔了是不是?!”

  “你在瞎說什么啊!嗯!”迪達拉秀氣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語調也由于氣憤而有些顫抖。

  對于這種回答,蝎顯然是不買賬的:“怎么?這可不像你啊小子,敢做就要敢認!”

  “我才不是和悠私奔呢!也就只有你這種混蛋才會這么說!嗯!”“哼,不是?那你倒是給我解釋解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們兩個之間到底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被迪達拉的態度惹了的蝎有點惱羞成怒,聲音也陡然提高了八度,櫻紅色的眸子里溢了憤怒與心痛。

  然而迪達拉卻也因為這句話而安靜下來。

  他鎮定的直視著蝎,眼里的燦金顏色漸漸浮上了一層朦朧的水汽,他突然笑了,笑得那么美麗而難過,眼淚就這樣猝不及防的滴落下來。

  “你不知道我總是惹麻煩是為了引起你的注意,你不知道我故意惹你生氣,你不知道每當你對我若即若離冷冷淡淡的時候我有多難過,不知道我故作不在乎也不知道我比任何人都在乎你…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震驚的看著迪達拉,蝎不知為什么覺得有股莫名的情愫在口的位置掙扎。

  他完全沒有想過迪達拉會說出這種話,也完全沒有想過迪達拉會承認對自己的感情。印象里他總是和那個宇智波家的混蛋小子很要好,兩人無話不談親密無間,經常玩鬧的不亦樂乎。就連組織里的那幫家伙似乎也有意把他們倆湊成一對(霧很大),MV里的種種更是讓他氣憤不已。

  所以在拍攝現場,他才會如此失控,被嫉妒沖昏了頭腦,才會將迪達拉囚在那間石室里。誰也不知道在那之后,蝎用了多少方法來恢復自己的身體,他第一次后悔把自己做成了傀儡,如果他還是人類的身體,現在就可以把他下狠狠欺負一番,告訴他這輩子只能屬于他。

  本來這次前來就已經決定好要和他好好談談,告訴他自己的心意,可是現在…

  “你…說什么…小子…”

  “蝎,你記著,這句話我這輩子只說一遍…”

  迪達拉認真而嚴肅的叫他的名字,是那樣字正腔圓,他也是第一次覺得,這種聲音才是最美的藝術。

  “不管你認為我和悠有什么,也不管你信不信,我迪達拉一直都深愛著你,嗯。”“…你這個傻瓜。”

  蝎的神情漸漸柔和下來,他拉起迪達拉的手放在口,彎起了角“這話我也只說一遍,我赤砂之蝎放棄了藝術,只為了你。”

  在手搭上口的那一刻,迪達拉的眼淚就再也止不住了,他像個瘋子一樣又哭又笑,卻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那一起一伏的顫動透過溫熱的皮膚傳導到手心里,他所觸摸到的再也不是那句冰涼的軀體,而是帶著細膩觸感的體溫和心跳。

  還未等他發表什么感慨,蝎已經一把將他攬在懷里,其力道大的仿佛想要把他進生命里。他埋首在迪達拉金色的蘇般的長發里,輕輕的安撫著懷中人由于泣不成聲而愈加顫抖的脊背——

  “竟然讓你先告白…我真的是遜斃了…”

  …

  認命般的嘆了口氣,我苦澀的勾起了嘴角,感覺嗓子啞的厲害。

  將鼬披在我身上的外套丟在榻榻米上,從柜子里翻出泉奈大哥事前配好的藥水一飲而盡,穿衣鏡里青年燦金的發和瞳轉為漆黑,容顏與身邊人足足有著八分相似。

  “看來我是自討沒趣了,我早就應該料到你會這樣拆穿我。”

  一開口才發現,我的聲音竟然是如此難過而沙啞。

  鼬的語氣和笑容一如既往那般溫柔與平靜,他就這樣輕輕的笑著,聲音線條完美到沒有辦法挑剔的程度。

  “我們是兄弟,不是么。”

  “啊…是啊。”

  有哪里…不對勁…

  不應該是這樣的名詞…因為那個兄弟里,也包括了佐助…

  對,是佐助。鼬現在應該出現的地方,是佐助面前,不是我的。

  ——你不應該…用這樣溫柔的笑容面對我…

  ——也不應該…用這樣的聲音跟我說話…

  ——我不是佐助,別這樣對我…

  “該玩夠了吧,你若是再不回去,角都可就要拆房子了。”

  “…我不想回去。”

  沒什么的,不過是普通的對話,別多想。

  我在心里這樣告誡自己,手卻不住的顫抖“我在這里很好你也看到了,而且我已經叫再不斬大哥帶話回去,我已經退出曉了。”

  鼬看著青年的眼神閃爍了一下“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都很擔心你。”

  “我會空回去看他們,以后也會按時寫信回去。”

  “悠,你不可以任說退出曉這種話,木葉還在等著消息,而且佐助他…”

  還沒等他說完,我便慌張地打斷他:“佐助你不用擔心,他很好,監視斑的任務即使不在曉組織我也能完成,我自有分寸。”

  他在擔心佐助。

  這不就是我想看到的么?我狠命的想要促成的結局不就是這樣么?可是為什么心口的位置會痛的火燒火燎,是萬花筒的并發癥犯了吧。

  一定是這樣。

  我勾著嘴角可是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出笑容,偏頭看見鏡子中的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淚面。

  “你哭了,悠。”

  上前為青年擦去眼淚,腳步卻硬生生的停在他帶著哭腔的制止里:

  “別過來!…我沒事,不過是風大了眼。”

  鼬其實真的很想吐一句【要找借口的話也要看看現在的環境況且屋子里根本沒有風】這樣的槽。但是所有的腹誹在觸及到那抹輕顫的身影后就變成了一句帶著無以復加心疼與寵溺的“好”

  拼命地想擦干眼淚,可是眼淚卻不受控制一般不住的往下,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狼狽。

  ——怎么可以在這個時候流淚?

  ——宇智波悠你哭什么啊!

  “…你走。”

  “你說什么,悠。”

  肅然蹙起好看的眉,鼬有那么一瞬間懷疑自己的聽力是不是出了問題。

  口絲絲拉拉的痛楚愈演愈烈,身上也漸漸沁出冷汗“我說…讓你走,我不想看見你,宇智波鼬…”

  “悠,你是認真的么。”

  不是問句,因為他已經猜出了答案,之所以還要問上一句,是由于在潛意識的不想承認。

  記憶里,從小到大悠都喜歡和他黏在一起,不,應該是他們自從出生就在一起,即便是分離的那些年,他也可以感覺到他們之間緊緊維系著的羈絆。

  但是此刻他卻清楚的知道,悠在推拒著他。

  “…當然。”

  話說的硬氣,但是沒有人知道我現在到底有多心痛。

  可如果真的是命中注定了鼬佐,我也只能接受。其實我本來就是鼬佐來著,所以真的是這樣,我不會有事的。

  心痛又算得了什么,我想只是痛的話,大概也不會有事的…

  五臟六腑如同被碾碎般的疼痛迅速蔓延開來,腔內的查克拉四處竄橫沖直撞,喉間猛然嗆上來一口腥甜。

  “唔…咳咳…”“悠!”

  鼬驚呼一聲扶住那不住嗆咳身影,滴落在榻榻米上觸目驚心的鮮紅讓他的瞳孔猛然收縮——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這句問話鼬很快就在自家弟弟殷紅的眼眸里得到了答案,那漆黑線條的十芒星太過美麗而凄涼。

  “萬花筒并發癥…悠你…”“別管我!你走!”

  像是失控的受傷野獸般不住的抗拒,我在那一瞬間忽然就明白了一直在自欺欺人的自己,抑制太久的感情如同決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你走你走你走啊!去找你的佐助!我知道你喜歡的是他不是我!你趕緊去找他啊!他才是你深愛著的人啊!你連寫給他的信都…”

  “我已經下定決心離開了,干嘛要來找我…我知道自己從一開始就是多出來的那個,我已經離開了為什么還要來找我,我不是佐助啊…既然不喜歡我的話,干嘛要來招惹我…”

  “既然不喜歡我的話,就不要再給我這種被愛著的錯覺了好不好…你不明白這種偷來的溫柔只會讓我跟難過…你不明白我拼命地逃離就是為了讓你們好過啊…”“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過我啊!”“你到底明不明白我有多愛你啊!”“…”我不記得自己到底說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原來自己會有這么多話想要告訴他,哭得一塌糊涂還在不停的說,直到最后沒有辦法言語。

  而鼬從頭至尾都在認真地聽他傾訴,沒有出一絲不耐。

  鼬終于知道自家弟弟為什么會突然如此反常,也終于知道那封家書上暈開墨的圓圓水漬究竟怎么回事。

  他也終于知道,原來他們之間繞了一個偌大的圈子。

  正如悠肩上的曼珠沙華,他們守護的永遠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錯過,縱使彼此相知,卻還是兩不相見。若不是此次他執意來找他,恐怕自己和悠會一直隱瞞著這個秘密,讓這樣的錯過一錯就是一輩子。

  原來他們之間,彼此深深相愛著。

  鼬忽然用力的抱住了他,懷抱里的青年不住的渾身顫抖,嘴角殷紅的血跡將皮膚映襯得分外蒼白。

  “原諒我…悠。”

  鼬的嗓音含著歉疚與溫柔,青年卻也莫名的安定下來,眼神空而無助就像是一具失去了靈魂玩偶。

  “…只要是你,我什么都可以原諒。即便是要我祝你們幸福,我也會答應…”

  “原諒我沒有早一點告訴你,我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

  “!”

  青年就是這這樣無助失措的時候聽見了這句宛若救贖的話語,他忘記了該做出什么反應,也忘記了回答,兩只手緊緊捂住嘴無聲的啜泣著,肆的眼淚蜿蜒了臉,像個孩子那般手足無措。

  再次收緊了手臂,鼬抱得那么緊,好像在害怕會隨時失去一樣。

  “你和我都是傻瓜,其實早在很久以前我們自己就知道的吧。”

  “這種感情我們彼此都心知肚明,可是為什么就是不愿意去相信對方呢。”

  “都是我的錯,是我沒有抓住你。”

  “現在我不會再放手了,悠。”

  “所以下次,可不可以不要再這么讓人擔心了呢。”

  作者有話要說:T T,妖我內牛面啊…
( ← ) 上一章   宇智波悠不是鼬   下一章 ( → )
[浪漫滿屋][陸小鳳]但紅樓之璉為奸倚天同人之雪家有飛仙紅樓之林如海溯源之旅紅樓之林家謹原來是美女啊綜瓊瑤之執子顛覆水滸之梁女傭上位計劃
免費小說《宇智波悠不是鼬》是由作者步崖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同人小說。更多類似宇智波悠不是鼬的免費同人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同人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宇智波悠不是鼬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56章解釋其實很簡單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