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醫小妾不好惹 大結局下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魔醫小妾不好惹  作者:婀娜弦 書號:45235 更新時間:2019-6-10 
大結局下
  “夫人,求你救救我妹妹吧。”

  馮素素皺著眉頭看著哭成一團的香,伸手扶她起來:“這是怎么了?”

  “我妹妹今兒個上街,竟然被周家的公子看中了,他把我妹妹抓進府里去了,夫人快去救救她吧,若是不救她,只怕她的清白就沒了。”香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周家公子,誰啊?”

  馮素素最近在家帶孩子,對于京城里的事情不怎么了解了,一切都是東方明在外面管理,對于這周家的公子還真不太熟悉,不過按理現在的京城沒人敢這么明目張膽的搶人啊,馮素素心里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馮素素問道:“你說的周家的公子,不會是皇后娘娘的兄弟吧,于”

  “是的,正是皇后娘娘的兄長周大公子,夫人你一定要救救我妹妹啊,她有了定親的人家了,若是被毀掉了清白,只怕就沒命了。”

  皇上不納后宮,又獨寵皇后,這只有一個弊端,就是皇后的娘家會唯我獨尊,無法無天。

  周家因為皇后娘娘的原因,最近在朝上十分的活躍,所做的事情也越來越猖狂,雖然朝上的人多有反應,但是東方明礙于皇后的面子所以一直都沒有理會,沒想到現在竟然發展到公然的搶人了執。

  馮素素想著該是給皇后提個醒了,不然這樣下去只會對皇后的聲譽不好。

  馮素素看著跪在地上的香,本想讓人通知東方明去處理這件事,可是想到香說的事情,若是去遲了,只怕那小姑娘要被欺凌了。

  馮素素冷聲的說道:“走,你帶我去一趟周府,我倒要看看這周大公子究竟想干什么?竟然當街強搶民女了。”

  香說道:“謝謝夫人,謝謝夫人了。”

  香磕頭,眼睛都紅了,馮素素吩咐冬雪幫著自己帶孩子,自已則帶著青竹和幾個侍衛等人一路前往周府而去。

  周府守門的人自然是認得馮素素的,一看到馮素素領著一眾手下走過來,趕緊的恭敬的行禮。

  “見過馮神醫。”

  馮素素點頭,馮素素冷著臉淡淡的說道:“帶我去你們大公子的院子。”

  那些下人愣住了,尤其是他們看到了哭泣的香,先前這丫頭可是來鬧過的,聽說大公子帶來的那個小美人就是她的妹妹,現在馮神醫出現了,準沒有好事啊,怎么辦?幾個下人看著馮素素笑著說道:“哎呀,馮神醫,你這是找我們大公子有什么事情嗎。”

  馮素素看著這幾個小人開始故意拖延時間呢,

  馮素素心里卻很著急,救人如救火,若是香的妹妹真的被毀掉了清白,出了人命可就麻煩了,那周大公子也別想活命了。再說對周靜的聲譽也不好。

  馮素素輕輕咳嗽了一聲,從馮素素身后串出來一個侍衛上前一把提起一名手下冷聲的說道:“若是不想死,就帶我們過去。”

  “是,是。”

  那下人被侍衛的威勢嚇住了,渾身都發起抖來,趕緊的應聲,侍衛放開他,這下人一路帶著馮素素和侍衛等人往大公子的院子走去。

  別的下人趕緊的把馮神醫過來的事情稟報給了夫人。今天丞相沒有在府中。

  馮素素帶著人人已經浩浩的一路進了周大公子的院子,路上,周府的下人偷偷的看著來勢洶洶的馮素素,對于這馮神醫可是個個認得的,他們家的皇后娘娘可是和馮神醫十分要好的,所以他們誰也不敢招惹是非。而且都聽說這個馮神醫心狠手辣。

  馮素素順利的一路進了周府大公子的院子,院內的下人侍衛也不敢攔著,只敢小心的開口。

  “馮神醫,我們大公子有重要事情呢?不便接待客人。”

  “什么事,不方便接待客人啊,我倒要看看,讓他立刻把今兒個抓進府里的人放出來,否則別怪我替他皇后教訓他。光天化之下,竟然敢強民女。”

  周大公子這種行為可是給周靜的臉上抹黑,搞不好周靜的聲譽便要因此受損,周家的人理該替皇后爭氣才是。

  現在朝中的御史因為不皇上只娶一個女人經常彈劾周靜狐媚主,如果這個周家在這樣,那周靜這個皇后做的更難了嗎。

  馮素素的話一落,一間房門啪的一聲打開,一身儒雅的周大公子從門里走了出來,他的身后跟著一個臉淚痕的小女子,馮素素只瞄了一眼,便看到這小丫頭確實長很好看。

  那面淚痕的小姑娘看到馮素素就開始拼命的呼喊著:“馮神醫救命啊,姐姐救命啊。”

  不過她一出來,便被周大公子命令:“把她帶進去。”

  門邊的兩名手下立刻上前一步把那小美人給帶進去了,那小美人掙扎的尖叫起來:“夫人救我,姐姐救我。”

  香心急的叫起來:“妹妹。”香又開始哭了起來看著馮素素說道:“夫人求求你救救我妹妹好不好,以后我做牛做馬的伺候你。”

  馮素素看著哭泣的香,手一揚起說道:“行了,別哭了。”

  香立刻停止了哭泣,在馮素素身后看著妹妹被抓進去的屋子。想著等一會一定會沖進去,救自己的妹妹。

  馮素素冷冷的看著周大公子,沉聲開口:“周大公子還是把人放了吧。不要著我動手,那小丫頭是我的人,給我一個面子好不好。”

  “原來是侯爺夫人啊,我當是誰這么大膽呢,竟然膽敢闖進我周天院子里來。”

  周天乃是皇后周靜的嫡長兄,長的到時玉樹臨風的,憑著自己皇親貴戚現在有些無法無天,而且十分的好,他已經娶了一六妾了,今兒個看到香的妹妹,又動了念,想娶她做一個小妾,無奈小美人不同意,周大公子便把她抓回府了。

  “周天光天化之下強搶民女,你可真會替皇后長臉啊。”

  周天臉色一怔,然后說道:“我看上她是她的福氣,當我的小妾自由她吃香的喝啦的,你最好莫手本公子的事情,雖然本公子知道舍妹與你很要好,可是別忘了本公子可是皇后的親兄弟,難道你以為,自已比本公子在皇后的心目中還重。你在那里不要臉了。”

  馮素素的臉沉了下來,本來她還不想太為難周大公子,必竟她是周靜的兄長,但這人還真是冥頑不靈,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客氣,她就代周靜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周天。馮素素冷冷的說道:“周天,我再問你一遍,今兒個人你是放還是不放。”

  “不放,侯爺夫人還是回去看孩子吧,別自討沒趣了。你看你這個樣子像個潑婦一樣,我就難怪了東方明怎么就喜歡你這個女人。”

  其實周天還真不想與馮素素做對,可是實在是不想放了這小美人,這小美人他已經盯了好幾天了,今天好不容易到了府里,今天說什么也不能放走她,想著他是皇后的胞兄,平常也沒有做什么作犯科的事情,帶一個女人回府,也不是什么大罪吧。所以就帶回家了。再說他會負責的,他都想好了要娶這個小美人為妾侍的,當他的妾侍不比嫁給一個貧民好很多嗎。

  現在侯爺夫人公然shang門要人,一來是他放不下面子,二來實在舍不得小美人,所以一口回拒了馮素素。要是聽了這個女人的話,放了這個小美人,他以后出去豈不是沒有面子了。以后怎么出去混啊。

  馮素素也懶得和周天廢話,直接命令侍衛:“進去把人帶出來,若是有人膽敢阻攔,給我狠狠的揍。”

  “你敢。”

  香跟著侍衛進了屋子就去解救自己的妹妹了。

  周天大叫,馮素素笑著看著他:“待會兒你就知道我敢不敢了。”

  侍衛看到馮素素一揮手早就上前,周天一看東方府的人竟然真的敢在周府動手,朝著院子里的護衛命令:“還等什么,東方府的人仗著皇上竟然膽敢在我們周府動手,這是沒有王法了。”

  馮素素直接笑了起來,這周大公子真有意思,自已強搶民女,竟然來和她說王法,還真是胡攪蠻啊。你連一個女人都不如啊。

  周府的下人沖了過來,東方府的人豈會和他們客氣,兩幫人打成了一團,周天看著馮素素說道:“馮素素你別以為我妹妹和你好,你就敢對我無法無天了。看你是個女人,要不我早就打你了。”周天舉起自己的拳頭就要打馮素素。

  馮素素冷笑著慢慢的走到周天的面前:“我無法無天,好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么叫無法無天。”馮素素上前朝著周天狠狠一個耳光,周天指著馮素素捂著臉尖叫道:“好啊,你竟敢打我,看我今天不教訓你。我打死你。”

  啊…周天還沒有罵完,馮素素又是給周天一個耳光,對著馮素素動手,哪里有他的好處,幾個侍衛朝著周天就是拳打腳踢,很快就把周天打得鼻青臉腫,身上沒有一處是好的。

  香把妹妹從房間里帶了出來。

  這里鬧成了一團,院門外周府的夫人,還帶著一群侍衛走了進來,一走進來,便看到周天被人打得鼻青臉腫的,不由得心疼的大叫:“住手。住手。馮素素你干什么,你敢打我的兒子,你太無法無天,我一定告訴皇后去,治你的罪,把你們東方府給抄了。”

  周夫人罵罵咧咧的走了過來。

  馮素素一揮手,眾人齊齊的住了手。

  周夫人直奔周天的身邊,抱著周天那叫一個傷心,痛哭流淚:“哎呦我的兒啊。”

  周夫人抬首望向馮素素,狠狠的叫起來:“馮素素,你憑什么到我們周府打人,你們東方府一慣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難道以為我們周府怕你們不成。”

  “你們周府怕不怕我不要緊,你們周天強搶民女,無法無天,我就要替天行道,今天是第一次,所以先給他一個教訓,若是再有下一次,我非打斷他的腿不可。你去哪里告,我馮素素都是有理的。”

  馮素素的話一落,周夫人差點沒氣死,這個馮素素太沒有把她們丞相府放在眼里了。

  周夫人這是其實很好的,就是太寵著自己的兒子了,以至于把自己的兒子慣成這個樣子了。

  馮素素懶得理周家的人,帶著香的妹妹離開了周天的院子,一路離開了周府。

  周天看到自已挨了打,小美人又被帶走了,生氣的大吼大叫:“馮素素,你還我的小美人,馮素素。”

  周天被氣死了,周天說道:“母親,你要幫兒子出這口氣啊,要不然兒子沒臉見人了,她馮素素憑什么帶走我的女人,你進宮去找妹妹,定然要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個馮素素。”

  “天兒。”

  周夫人有些遲疑,女兒和馮素素可是極要好的,只怕她不會教訓那馮素素,再說這件事情要是被老爺知道,又要罵兒子了。

  母親看著周天掐了一下周天的說道:“你啊,你啊,你的女人都比你爹都多了,還要女人。”

  周天一看母親的掐他,居然像潑婦一樣在地上打滾:“母親,我沒法活了,我沒法活了。

  周夫人看到兒子這個樣子立刻說道:“好,祖宗,我進宮,我馬上就進宮,讓你妹妹好好的教訓教訓馮素素,她實在是太囂張,你可不要鬧了。”

  周天立刻停止的哭泣:“母親,你立刻進宮去,馬上進宮。”

  周夫人應了聲,吩咐人立刻請大夫進府替周天醫治,她自已收拾一番進宮去了。

  皇宮里

  周靜耐著子聽著下首周夫人說著馮素素如何把他的哥哥打的渾身是傷,說她馮素素是如何的不把她們周府不放在眼里了,直到周夫人說完,周靜才慢條斯理的說道:“沒了?母親說完了嗎?”

  周夫人一聽女兒這話就知道什么意思了,眼淚就下來了。

  “靜靜啊,你沒看到你哥哥傷得那叫一個慘不忍睹,那馮素素也太狠了,你說她東方府的人憑什么到我們周府如此耀武揚威的啊,靜靜啊,你可是皇后啊,那馮素素算個什么東西,竟然不把你看在眼里。”

  周夫人越說越氣憤,這個馮素素真是要重懲一下,現在就敢出手打她的兒子,以后不是我們周府掀翻了嗎。

  可惜周靜神色動都沒動一下,等到周夫人說完了,才慢慢的說道:“母親,本宮說句話你別不高興,我覺得素素打的對,他做的那些混帳事,還有父親在私下里的事情,皇上是看在我的面子,才沒有重懲父親的,你以為本宮不知道嗎?還有你們,最好都給本宮收斂一些,本宮本來正想找母親進宮談談呢,沒想到母親倒自動進宮了。”周夫人的臉色一下子暗了生氣的說道:“你哥哥在不對,也輪不著那個馮素素教訓,還有你,還有丞相呢。”

  周靜看著周夫人說道:“我看讓大哥去邊關,和我二哥周懷仁在一起歷練歷練。大哥他未免太嬌慣了。”

  母親憋了一下嘴,那個周懷仁是個庶子,你大哥和他在一起豈不是掉了身份。母親說道:“靜靜,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周懷仁是什么,就是一個奴婢生。”

  周靜皺著眉頭嘆氣,大哥變成這樣,全是母親的縱容,自己的孩子以后可不能這樣啊。

  周靜說道:“奴婢生的又怎么了,當初你沒有懷孕,祖母天天不給你好臉色看,你才著急給你帶來的丫頭開了臉,怎么這個時候又嫌棄二哥是庶子了,在說我爹當成被抓進牢里的時候,沒有看到我大哥如何救我爹,看到我們家遭難了,自己躲進了酒樓里不肯出來,是二哥求著東方大人救的我們,母親你忘了嗎。”

  周靜的話又響起來:“當初你們一心想讓我嫁給太子,換你們的榮華富貴,若是我真按你們的意思來,現在就在那廟里青燈古佛的相伴著呢,如果不是素素救了我把我從牢里救了出來,會有我的今天嗎,如今現在我做了皇后,你們倚仗著是皇后的娘家,所以做起事來越法的輕狂,您給本宮記著,別說一個兄長,就算是父親,若是做了不好的事情,別人不下旨,本宮就會下旨收拾周府的。”

  周夫人臉色都黑了,沒想到皇后一點都不買他們的帳,這?

  周靜繼續說道:“母親回去告訴大哥,若是念著女兒是皇后,做事就必須檢點,別給女兒丟臉,若是他們安安份份的,周府永遠是周府,沒人會找你們的麻煩,在皇上是皇上的時候,你們是周府,在太子登基之后,你們依然是周府,若是你們不安份,那么這世上將再沒有周府二字。”

  最后一句話擲地有聲,讓周夫人輕顫了一下,抬首望向這個女兒,十足的皇后姿勢,讓她都不敢直視。

  周靜說了一通,直接抬手頭:“母親,回去吧,女兒累了。”

  周夫人也不敢說什么,低著頭就離開了。

  周靜看著自己的母親離開,這個家庭對她來說并沒有什么感情,因為這些人從來都是把她當成工具來用,她是絕不會讓人威害到她丈夫,兒子的江山的,至于素素,那就是她的親姐姐,只有這些人才把她周靜當成了家人。那個周家還是算了吧…

  一個宮婢畢恭畢敬的說道:“皇后娘娘,馮神醫來了,在寢宮等著你的。”

  周靜想著一定是馮素素來找她說今天教訓她哥哥的事情,周靜才沒有生氣呢。

  她又想到了自己的兒媳婦小越越,那可就是她家的媳婦兒,周靜心滿意足回到自己的寢宮去找馮素素說話去了。

  十年后

  東方府十分的熱鬧,今是東方侯爺兒子,女兒東方越,東方斌的十歲壽辰。兩個孩子如今十分的調皮

  正廳里,坐了客人。李青娶了青竹,其實兩個人早就私下里經常聊天,以前是朋友,不知道從什么時候從友情變成了愛情,兩個人成親也有六七年了,生了一兒一女,也都三歲了。

  上首的位置上坐著皇帝和皇后,下首陪坐著東方明和馮素素,緊挨著馮素素坐著的就是李青和青竹,冬雪如今是東方府的管家娘子了,嫁給了昌平,昌盛卻了兵部侍郎的女兒名叫容麗麗,也生下了兩個兒子,今天大家聚在一起每個人的臉色都是笑意,彼此熱鬧的說著話。

  十年過去了,所有該幸福的人都幸福著,馮素素心滿意足的看著這一切。好像穿越過來是的不開心好像一場夢一樣。

  上首皇后娘娘的話響起來:“素素,我們今天的小壽星呢,怎么沒有看到她們。”

  馮素素說道:“她們兩個人去招呼小客人去了。”

  馮素素笑著說道,她的話音剛落,門外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來:“娘親,我們過來了。”

  一群小人兒從門外走進來,為首的正是今十歲的小壽星東方越還有東方斌,東方越雖然只有十歲的小小年紀,可是卻出落得水靈靈的清靈動人,她雖然同樣的美麗,東方斌也是十歲可是十分像他的父親,容貌俊美光華瀲滟,兩個孩子同樣都有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閃著動人的光澤,就像兩顆華美的鉆石一樣,每一個看到她的人都會被她下意識的吸引著。

  這十年來,皇后娘娘是愈發的喜歡小丫頭了,也十分的寵愛這東方越。要什么給什么。

  皇后生了三個兒子,一個女兒都沒有,喜歡東方越,更是喜歡到骨子里去了,一看到東方越出現,立刻招手:“越越,快過來,看靜姨媽給你帶什么禮物了。”

  越越笑瞇瞇的走過去,對著皇后撒嬌:“靜姨,你送我那么多東西了,別送我東西了。”

  “那怎么行,今兒個可是越越的十歲壽辰,靜姨怎么能不送呢?”

  她說著伸手從旁邊的案幾上取過一只華麗的錦盒,從盒中取出一枚打造得十分精致的首飾,竟然是一對小蝴蝶兒,皇后親手替東方越別在發間,然后滿意的笑看著東方越。

  “我們家的越越真漂亮啊。”

  “謝謝靜姨。”東方越嬌俏的道謝

  一時間廳的熱鬧之聲,笑聲不斷。

  一道聲音很快的響起來:“靜姨好偏心,每次都把最好的禮物給姐姐,我們的都沒有姐姐的好。”

  這說話的是弟弟東方斌子,這孩子皮膚白皙五官俊美,小小年紀,就已經讓很多小姑娘看著臉紅了,不但如此,這家伙還是一個愛爭醋的家伙。皇后笑著說道:“哎呦今天也是我們斌兒的生日對不對,來靜姨也同樣有禮物給你”說完就拿了一個錦盒送給了東方斌,東方斌這才笑著跑到皇后身邊,高興的結過錦盒

  東方斌的話落,另有一道聲音鄙視的聲音說道:“誰讓你不成為女兒的,若是你是女兒,靜姨一定會像喜歡姐姐那樣喜歡你的。”

  這是東方明的小兒子東方夜,東方夜和東方明的性格很像,小小年紀臉上總是冷冷的,而且卻有一種隱忍內斂的霸氣。

  正廳里,眾人聽到這兩道聲音全都笑了起來,一起招呼著小孩子進來。

  東方明和馮素素生了兩子一女,皇上和皇后生了三個兒子,幾個小家伙總是在一起說笑胡鬧,只要聚在一起就熱鬧成一團。

  正在眾人鬧成一團的時候,外面的昌盛走了進來稟報:“侯爺,瑞王爺和王妃回來了。”

  其實瑞王爺已經不是第一次回京了,但今可是特地趕回來的,因為今可是自己孫子的生日,上次瑞王爺可答應馮素素趕回來參加她生日的,自然說話算話。

  東方明和馮素素起身,正廳里的一眾人全都起身了,連皇帝和皇后兩人也起身了,一眾人一起離開了華廳,去前面的正廳接瑞王爺和王妃了。

  瑞王爺回到自己的封地第二年就娶了李可兒,東方斌和東方越看到外公高興的跑了過來抱著外公高興的問著:“外公,外公,舅舅呢。”

  瑞王爺笑著說道:“你們舅舅去了蜀山了,說是要參加一場比武大賽,所以不能敢回來了,不過他讓我給你們兩個帶禮物了。”

  聽到舅舅不能來了,幾個孩子的小臉都沉了下來,這幾個小孩是最喜歡這個舅舅講一些江湖上的故事了。

  馮素素說道:“好了,既然大家都到齊了,我們開宴吧。”

  接下來正廳開宴了,大人們在一起說得開心,小孩子們在一起也各種的開心…

  東方府僻靜的院落里,兩個人正在說話,正是東方明和皇上,他們是乘宴席的空間溜出來的。

  “皇上,我準備離開京城一段時間了,想帶著素素和孩子們四處走走。”

  這些年,東方明一直幫著皇上治理朝政,如今已經真正的國泰民安了,東方明這些年不但給皇上訓練出一個秘密的暗衛,個個武力高強,還有教習太子,他現在可以放心離開了了。

  太子雖然只有九歲,但小小的年紀卻顯示出非凡的能力,不但頭腦聰明,做事果斷,有謀略,相信不久的將來,他就會變成一個很有魄力的皇上,所以現在他放心了。他現在已經可以幫助自己的父親看一些淺顯的奏折了。

  皇上心里有些失望,可是這些年如果不是東方明的話,他自己難以應付,皇上說道:“那你要早些回來啊。”

  東方明說道:“我會回來的。”

  第二,皇后接到了馮素素派人送來的信,不由得周靜直接的哭了起來。

  “素素啊,我的越越啊,她們都走了,怎么辦,她們都走了。”

  皇上岳威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其實東方明十年前就想走了,卻能待下來十年,他也算知足了,就算他在挽留,也挽留不住的,不如和他有一個約定,等著他回來,現在陸國一派安定,他的兒子也十分的聰明,他知足了。

  岳威伸手摟著周靜,安慰著說道:“靜靜,別難過了,我和東方明說好了,她們肯定會回來看望你的,你那么喜歡越越,她一定會想你的。”

  周靜周力的著鼻子,想想還是好傷心啊。周靜又開始哭了起來

  這時候,一道身影從殿門外走進來,踏著金光,好似披了一層金光戰袍,小小的年紀便周身的狂野霸氣,像一個王者般走進來。

  這走進來的正是太子岳軒,人稱他軒太子。

  軒太子走進來畢恭畢敬行禮說道:“兒臣給父皇母后請安。”

  岳軒抬首看到母后眼睛紅紅的,不由得奇怪的開口:“母后,怎么了?”

  “軒兒,哇”當朝的皇后一看到兒子問,傷心的哭起來,然后難過的叫起來:“越越拋下我們娘倆走了。”

  “越越走了。”

  岳軒皺起眉頭心里罵著,這是一個壞丫頭,要走了也不和他說,哼,你以為你走了,就不能當我的媳婦嗎。長眉飛揚,角肆狂,臉的誓在必得,他一定會把這小丫頭抓回來的。

  上首的皇后,盯著自個的兒子叫道:“軒兒,你一定要替母后把越越娶回來,”

  “好,”軒太子答應到,眉角優美的弧度。

  周靜一看兒子答應了,總算不傷心了,殿內,皇帝趕緊的哄愛別傷心了,大殿上的氣氛總算好了起來。

  …

  廟堂上寬敞的官道上,一先一后兩輛豪華地馬車行駛而過,前面的一輛馬車上端坐著東方明,琉月和三個孩子,后面的馬車上坐著幾名小丫鬟,最后面又跟著一排的侍衛。

  前面的一輛馬車上,東方明攬著馮素素的臉溫融笑意的開口。

  “素素,我們四處走一走,你看怎么樣?”

  “好啊,十年沒有離京了,這一次我們定然要好好的玩玩。”馮素素笑著說道。

  東方明寵溺的說道:“嗯,不管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這下可好了,我答應你去的地方,我都帶著你去。”

  即便時間過去了十年,兩個人依然十分的恩愛,一點不厭倦。

  馬車里的三個孩子早見怪不怪了,自家的爹爹娘親一向比別人家的恩愛,他們習慣了,早就習慣了。

  不過越越趴在馬車的窗戶上往外望,心情有些不好,不舍的說道:“娘親,我要是想我靜姨怎么辦?”

  “你可以回來看她啊,等你再大大,武功足以自保的時候,你想她了,便回來看她。”

  馮素素笑著說道,東方越點頭,總算笑了:“從現在開始我要認真的練武功,這樣就可以回京城來看望靜姨了。”東方明和馮素素的幾個孩子扒著窗戶往外望:“爹爹,娘親,我們是去江湖嗎?”

  東方明和馮素素說道:“是的,去江湖。”

  幾個小家伙立刻興奮的嗷嗷叫:“這真是太好了,聽說江湖上有好多好玩的東西。”

  馮素素也高興的說道:“是啊,這次我們有得玩了。”

  馮素素靠在東方明的懷里

  大馬車一側,東方明伸手摟著馮素素,角是勾魂奪魄的笑意,即便過去十年,他依然是風華瀲滟,光芒四的男人,時間似乎在他和馮素素的身上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他們依舊是當初風華的一對壁人。

  馮素素看著東方明說道:“東方,我問你一件事情。”

  東方明低頭親了親馮素素的小臉寵溺的說道:“你要說什么?”

  馮素素抬頭看著東方明的臉說道:“你什么時候喜歡上我的啊。”

  東方明笑著說道:“還記得你在牢里的時候嗎,你給了我一拳的時候。”

  啊,馮素素驚訝的看著東方明:“那個時候你就喜歡我了啊。”

  東方明有些臉紅:“其實我剛開始也覺得自己是不是受狂,可是就是那個時候愛上你的,每天晚上睡覺如果不偷偷看你一眼,我心里就不踏實。”

  東方明看著馮素素說道:“你什么時候喜歡我的。”

  馮素素笑的賊兮兮的說道:“不告訴你。”

  東方明生氣的捏了她一下小鼻子說道:“你這個淘氣包。”可是東方明知道他就是喜歡這個淘氣包。

  東方明的心里總算放下了一口氣,這十年來,他一直有一件心事放不下,那就是西門宗澤那個混蛋,一直待在他們四周,現在他們總算徹底的擺了這混蛋了,現在素素徹底的屬于他一人了,這真是太好了,東方明臉的雍雍清華。

  馬車一路往遠處行駛想著四方走去…

  結局,大結局,大結局-,大結局,大結局,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了------------------------------------------------------

  -----------------------

  ---------------------------------------------西門宗澤與馮青青的番外

  夏日將至,暖風徐徐拂面,讓人心生愜意,又因如今天下平定,更讓人心生舒意。

  “吁。”正在此時,前面驅馬狂奔的男子突然緊緊勒緊韁繩,停下了疾奔的步伐。

  只見他雙目淡漠地盯著前面一片意盎然的景,冷漠地對緊跟其后的女子開口“馮青青,你又何必跟著我?”

  馮青青是那馮素素那條小蛇,自己見到了西門宗澤以后芳心暗許,發誓要變成馮素素第二做西門宗澤的老婆。

  “天下之大,并非你西門宗澤一人擁有,我為何不能行走在這條道路上?”馮青青為了讓西門宗澤喜歡自己,連修煉人形的時候都是按照馮素素的外形修煉的,馮青青聽到西門宗澤的拒絕眼底稍稍劃過一絲失望,卻又在轉瞬間浮上淡淡笑意,聲音清淺地反問著西門宗澤。那樣的姿態都是和馮素素學的五分相似。

  西門宗澤的心口疼痛了一下,為了能救活自己的母親,他將自己心口處剜下一塊血寄養自己母親的魂魄,母親的魂魄實在太脆弱,即使不能讓母親復活也要讓母親順利的墮入鬼道,至少不會魂飛魄散。

  西門宗澤聽著馮青青的話,心口竟然莫名的痛了一下,西門宗澤望向前方朝陽的眸子微閃,但他的詫異不過轉瞬間,下一秒那雙淡漠的眸子更如冰封雪山,越發地凍人心魄。

  西門宗澤冷冷的看著馮青青說道:“馮青青,我在和你說一遍,如果你在跟著我的話,我就喝了你的血。”西門宗澤眼里閃狠戾。你知道我是血宗派的人吧,西門宗澤故意出自己的尖牙,讓馮青青害怕。

  可是馮青青是何許人啊,她在這世上也活了幾百年了啊,她才不怕呢。

  可此時的馮青青兒卻絲毫不懼海沉溪越發深沉的目光,雙手輕輕扯動韁繩讓馬兒帶著她來到西門宗澤的身旁,如夢如幻的水眸淡淡地看向遠處的光,深邃的眼瞳中折出堅定的光芒“不,素素告訴我做事情要有始有終,要水滴石穿。”

  西門宗澤冷冷的看著馮青青,眼中出危險的光芒,沉聲道:“那素素有沒有告訴你‘死爛打’什么意思。”

  馮青青輕握韁繩的手稍稍握緊,絕美的容顏卻揚起一抹自信的淺笑,美眸中劃過一抹狡黠,輕聲反問道:“你怕了?”

  西門宗澤看著馮青青的樣子說道:“我說小青蛇,你臉皮還真是厚,你這臉皮也是和馮素素學的嗎?”馮青青嘴角的淺笑微微凝固,馮青青的秀眉微皺,心底劃過一絲澀澀的酸澀,馮青青說道:“西門你自己一個人獨闖魔山的血池救你的母親一定會需要我的,我陪著你,如果這段時間你還是不喜歡我的話,等到你的母親醒過來的時候,我自然會離開。”

  西門宗澤將馮青青的苦澀表情看入眼中,西門宗澤的神色半絲變化也無,只冷聲說道:“就憑你的修行,我不需要。不要給我添就很好了。”

  馮青青不斷為自己打氣鼓氣,此刻聽到西門宗澤的話如此決絕的拒絕后,眼底瞬間閃過一片暗晦,粉的容顏漸漸泛出蒼白,那握著韁繩的雙手不由得微微顫抖,卻還是極力地壓制著體內的難受。

  西門宗澤卻對馮青青的難過視而不見,反倒轉頭微瞇著雙目看了眼城樓,極冷地繼續說道:“你走吧,去你該去的地方吧。”

  馮青青聽完西門宗澤驅離她的話后,竟抬起頭來,絕美的小臉上盡是堅定不移的堅韌,擲地有聲地回道:“我既跟你,便斷沒有回去的理由。西門宗澤,我就要跟著你,一生一世。”

  聞言,西門宗澤眉頭沒來由的一皺,眼睛冷冷的看著馮青青,卻發現她不但沒有因為自己的話而離開,反倒更加堅定了她的決心,西門宗澤嘴角出冷笑,帶著一絲自負緩緩開口“馮青青,我沒有心,我活了一百多年,如果我有心的話,早就愛上了別人了。”

  馮青青明亮的眼睛掃西門宗澤馬背上掛著的包袱,隨后只見她抬頭看向遠處的城樓,抬手將被微風吹的發絲勾回耳后,表情極淡地開口“西門宗澤,我曾經也是無心的人,無心的人眼睛不會那么落寞。可你的身上,此刻卻溢出一股悲傷,你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我。”

  馮青青一語中的,西門宗澤神色驟然一沉,冷哼一聲譏諷道:“哼,馮青青,別說得自己多了解我,你尚且不了解我半分!你只不過是一個剛剛幻化成一個小女人的蛇,蛇知道嗎。”西門宗澤譏諷的說道。

  收回視線,馮青青緩緩轉目看向西門宗澤,紅微微上揚,這個動作像極了馮素素,讓西門宗澤一時的晃神,馮青青繼而柔聲道:“是,我現在的確不了解你。可將來的事情,又有誰說的準呢?”

  聽出馮青青輕柔聲音中的堅持,西門宗澤眉頭沒來由地微微一皺,陰沉的眸子只靜靜地盯著她,眼中卻漸漸出一絲不耐與不悅,半晌,才見西門宗澤冷沉開口“馮青青,你的確不了解我。若此時你在怒我,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墮入鬼道,你覺得你還能看到將來的事嗎?”

  陽光下,馮青青五官精致,肌膚透著幾近透明的光澤,讓美的她透著脫俗之氣,見西門宗澤對她的態度始終如此厭惡,馮青青,內心的決定卻絲毫沒有動搖,淡淡地看向西門宗澤,美眸中盛不可動搖的堅定,帶著一絲決絕的口氣說道“你若死,我必不獨活。我若死,這世上,再無如我這般對你的人了。”

  “西門你我都是長命之人,未來之路太漫長,我只想陪著你,你何必將我拒之千里之外呢。”馮青青眨著眼睛看著西門宗澤。

  “呵,想不到你一個小黑蛇竟如此能言善道。想必是與你的主子在一起久了,也學會了她的伶牙俐齒。”聽完馮青青的表白,西門宗澤臉上不見半點感動,卻突然轉變話題譏諷著她。

  馮青青聳了聳肩膀卻不在意,隨著西門宗澤的譏笑淡淡笑著,臉上愉悅的表情讓西門宗澤眉頭頭一皺,似是十分討厭馮青青這樣的表情。

  “姐姐足智多謀,豈是我能夠學到的。但對于這些,我卻不羨慕。唯獨讓我欽羨的,是東方大人和姐姐兩個人的感情啊。”提及東方明和馮素素,馮青青的腦中回憶起馮素素曾經對她的鼓勵,,不暖暖一笑,她何德何能,能夠擁有如此好的親人。

  “你既羨慕他們二人的感情,不如找一個真心對你的男子。憑著東方明的威望不愁給你找一個好男人的,難道還怕找不到那樣的男子?”西門宗澤趁機拒絕馮青青,出口的話十分的冰冷傷人。

  馮青青卻仿若沒有聽到他這番話,徑自定定地望著眼前急急想將她推出去的西門宗澤,忽略掉心頭的那抹疼楚,馮青青盈盈一笑說道:“這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不如我們現在便去找東方大人,讓他替我綁住一名名叫西門宗澤的男子,如何?”

  “你…”不想自己的冷言冷語竟半點傷不了馮青青,西門宗澤身子猛然直起,沉寂如潭水的雙眸中劃過一絲惱怒,瞪向面前五分相似馮素素的臉,一時間竟忘了反擊。

  總是被他冷嘲熱諷,如今見他突然被自己辯駁地啞口無言,馮青青不由得開心笑了起來,一掃方才被西門宗澤拒絕的失落難受,口氣肯定道:“西門宗澤,你逃不掉的。我跟定你了。”

  西門宗澤再次語,只剩一雙厲目瞪著笑得開心足的馮青青,半晌才冷然開口“我不會喜歡你的,即使你修煉的五分相似她,你也不能變成馮素素知道嗎。”

  “我知道啊,可是我從來沒有要求你喜歡我,我就想著你能喜歡我就行。”馮青青緊接著開口,眼底閃爍著堅定的目光。

  見狀,西門宗澤面色一沉說道:“懶得和你說。”突然揚鞭策馬,率先往城外奔去。他的母親還要他救治呢。

  馮青青也策馬揚鞭的說道:“西門宗澤你跑不掉的。”

  -----------------------------------------------====-----------------------------------------------

  劉明堂番外一座不大的寺廟,此時一人跪在了佛像面前,望著佛邊的老和尚:“方丈師傅,我愿削發出家,請方丈給我涕渡。”

  冷若冰玉的面容,眉眼精致,一襲白衣襯得他恍若謫仙,一頭墨發如華麗的錦鍛般垂瀉在肩上,瞳眸中卻是漠然,好似看破了紅塵俗事。

  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劉明堂,回到金國以后,輔佐新皇登基以后,卻發現自己生無可戀,就自己找到一個這樣的小寺廟要出家。

  老和尚張嘴說話,不想一道嬌俏悅耳的笑聲響起,一張清秀可人的小臉蛋從佛像邊冒出來,嘴里嘖嘖稱奇。

  “這么美若謫仙的男人,竟然要出家,可惜了可惜了,不如我本公主撿了便宜吧。”

  她說著從佛像邊撲了出來,直朝佛像前的謫仙男子撲去,不過謫仙男子身形一避,迅速的讓了開來,而那小丫頭一個落空,撲倒一聲栽在了地上,跌了個狗啃泥。

  小丫頭火大的爬起來,雙手叉的吼叫起來:“唉,本宮看你長的好看才要你做本宮的駙馬的,可你這是,你是不是太不道義了,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一個臟兮兮的小丫頭說道:“我是看你這么一個美人竟然要出家,可憐你,所以才撲倒你的,然后我就對你負責了,你就不需要出家了。”

  小丫頭穿的破衣爛衫的,竟然說自己是公主,這人臉皮有多厚啊。

  廟堂上,男人和和尚皆臉的無語加呆愣,這叫不叫得了便宜還賣乖。

  俊美出色的男人,臉色冷冷:“不需要。給我滾。”劉明堂的臉冰冷如霜。

  “本公主我是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了,從現在開始,本公主我的目標就是撲倒你,然后對你負責。本公主要你做駙馬你就偷著笑知道不知道。”

  臟兮兮的小丫頭年紀不大,臉皮卻厚的,那話落在老和尚的耳朵里,那叫一個臉紅,趕緊的開口:“你們快下山去吧,別在佛家重地說這些話了,辱沒了佛祖的耳朵。”

  “謝謝啦,等我撲倒了他,請你吃喜酒。”

  劉明堂看著小丫頭笑著說道:“公主,乞丐公主嗎?”

  謫仙男子臉若冰玉,眼神好似冰刃,直向小丫頭,小丫頭并不懼怕,瞪圓了眼睛盯著他:“對啊,你好聰明啊,你怎么知道我是乞丐公主,你看我有發現你又發現你有一個優點,你等著被我撲吧。”

  謫仙男人氣得轉身就走,一路下山去了,身后的小丫頭對著劉明堂問道:“唉,你叫啥名字。”

  滾。

  劉明堂冰冷的罵著。

  小丫頭不屑的說道:“呦,脾氣還壞,不過,本公主就是喜歡你這樣的,和你這種人生幾個娃娃,一定很好的。”

  劉明堂生氣的說道:“你一個小姑娘,怎么不知羞啊,什么生娃不生娃啊”

  小丫頭說道:“那有什么,找男人不就是為了生娃嗎,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啊。”

  劉明堂生氣的轉身,黑皮飄飄,完全忘了今天來是要出家的,小丫頭窮追不舍的跟著劉明堂說道:“唉,相公,你叫什么名字啊。”

  劉明堂的腳步更加的快了。

  沒人理會她,小丫頭跟著劉明堂走到集市上依然來窮最不舍的說道:“唉,美男子,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我說的都口干了啊。”

  劉明堂瞪了小丫頭一眼還是不理會她,突然小丫頭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來,惹得路人停下腳步看著她。

  小丫頭拉著劉明堂說道:“相公,我知道錯了,你不可不要我啊。”

  劉明堂生氣的說道:“你胡說八道什么。”

  小丫頭看著圍過來的路人越來越多說道:“相公我知道我錯了,我下回在也不管你和隔壁家的小翠好了,你要是喜歡也可以娶她的。”

  路人開始用別樣的目光看著劉明堂。

  哎呀看他長得那樣的俊美啊,原來是個薄情寡義的人呢,是啊,你看那小丫頭都跪在求他了,他還瞪著小丫頭呢。

  劉明堂被這個小丫頭氣死了,狠狠的甩開小丫頭大步向前走去。

  小丫頭跑到劉明堂的身邊說道:“唉,美男,你要不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說你是寵妾滅的懷人。”

  劉明堂生氣的看著小丫頭說道:“劉明堂。”

  小丫頭看著前面行走如風的劉明堂賊賊的笑了,只要她想做,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劉明堂,等著被我撲倒吧…。

  ----
( ← ) 上一章   魔醫小妾不好惹   下一章 ( 沒有了 )
宅男三國藥手回春盛世長安剩女農家樂古武女特工穿越小道士生彪后壓君王妃欲傾城丑妃無敵,王千面魔醫,王廢材無敵—錦謹言
免費小說《魔醫小妾不好惹》是由作者婀娜弦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穿越小說。更多類似魔醫小妾不好惹的免費穿越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穿越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魔醫小妾不好惹TXT下載的最新章節大結局下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