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祝]祝家七郎 第四十一章 結局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梁祝]祝家七郎  作者:D大調 書號:45243 更新時間:2019-6-14 
第四十一章 結局
  “自古以來,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從無例外,九清自暗中助你得這天下便已知會有今,只是未曾想會來得如此之快,抑或該說未曾想你會如斯心急。”

  一番話說來從從容容,不見半點窘迫與慌張,恍若自己直面的并非生死一念之間的鴻門宴,而不過是一場摯之間普通的秉燭夜談。

  看得祝熙之如此平和清淡神色,劉裕此時倒真是心中悵惘了,此等人才若非迫不得已他是如何也不愿下殺手的,他定會是國之棟梁,他之左膀右臂。

  嘆息一聲,徑自為祝熙之斟了一盞茶,雙手奉上,神色謙恭,一如當年他還是個一文不名的小卒之時對祝熙之出的神采。

  “學生無意作此以怨報德之事,然溫將軍那處卻是起了疑心,更是憂于郎君驚世之才于他有礙,要我無論如何也要取了郎君性命,否則吾之性命堪憂。裕何惜此命,然天下未定,我朝風雨飄搖,死有輕于鴻,亦有重于泰山,鴻易得,泰山難登,裕如何亦不肯半途而廢。”

  “今郎君作此犧牲,他天下太平之時,功德簿上自有英名,裕自當焚香沐浴,戒齋三親自供奉郎君牌位。”

  此話說完,劉裕膝行至祝熙之面前,彎低頭抬手,將茶盞奉于祝熙之面前。身下竟有嗚咽之聲,聽之便覺凄然。

  祝熙之望著碧清的茶水,眼波動,映照著房中微光自有一股清華之氣。

  茶水無害,杯沿鴆毒相附,一盞入口,肝腸寸斷,他從未懷疑。

  “大丈夫若不能芳百世,自當遺臭萬年,然此二者皆非九清所求。所求者不過平淡繾綣生活,家人和樂,只是這紛時代卻是叫我不得不深陷污泥之中,如此早早去了也算質本潔來還潔去。”

  “浮名如煙云,你只叫我在地下得嘗清閑也就罷了,其他皆不需要。然,我尚有心愿未了,不知你可否答應我?”

  祝熙之也不接那茶盞,只看著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人淡淡訴說著。

  劉裕聽得此言,身形微動,終是暗啞著嗓子道:“郎君有何吩咐只管說來,劉裕定當竭盡所能。”他不是鐵石心腸之人,只是成大事者絕不能婦人之仁,若是能以祝熙之一死來換的他平安無虞,完成大業,縱使心有愧疚他依舊是要做的。往后若是能為祝熙之稍作彌補,也算心中好受些,無論如何伯樂知遇之恩他自是不能忘的。

  “我死后,你若得天下,祝家馬家不得死傷一人,汝可答應?”

  “裕敢不從命。”

  “謝家于我有知遇之恩,若非得以,至少為其留下一絲血脈,不可妄加殺手,汝可同意?”

  “…裕,自當從命。”

  雖稍有不甘愿,劉裕終究是答應了,謝家于他始終是大忌,只是此時他不得不答應祝熙之,敷衍也好,為祝熙之走的安心也罷,一切皆是后來事情。

  “好,如此我便放心了。”

  出一抹淺笑,伸手接過茶盞,一杯飲下,動作行云水,瀟灑從容,不見半點停滯。白瓷茶盞雖空,卻依舊停留在畔,白皙纖長手指映著白瓷更顯精致,嘴角含笑,眸中帶水。

  “你可安心了?我一死你便安全無虞了,如此我也該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只為你往后雄圖霸業。”

  眼皮低垂,放下手中茶盞,自是拿了劉裕的茶盞斟了一杯茶水與他。

  “裕受寵若驚。”抬首接過杯子,劉裕低頭飲下,手指微抖,終是不敢再去看祝熙之一眼,心有有愧,如何也承受不得。

  眼看著劉裕將茶水喝盡,祝熙之微微出些許微笑,機關算盡又如何,何人技高一籌也得看是誰笑到最后。歷史之上的劉裕顯有賢名,然他要的卻是萬全之策。

  父親慈和的笑容,帶著威嚴的面容,母親嚴肅雍容而卻溺愛的神態,小小的英臺嬌俏著撲進自己的懷中,甜甜的叫著七兄,軒之踱步而來與英臺吵嘴鬧成一團,自己含笑為這二人分辯,一家人和樂逍遙。還有那人,三分帶笑,七分氣的向自己走來,輕聲道,九清,我穿著紅嫁衣來嫁給你了,你可不能拋棄我…

  “咳咳,咳咳!”突然而至的腹中絞痛讓祝熙之面色一白,冷汗淋漓而下,痙攣伏桌,口中腥甜,溫熱的體不住的涌上喉頭,紅的血染紅了青衣,恰如紅梅落水,自是美的炫目。

  漸漸他只覺意識模糊,冷熱不知,然忽有一人輕呼他的名字,帶著幾分寵溺,幾分無奈,他自是無比熟悉的。

  “九清!九清!我接你回家了,我們一起去暢游山水,立刻就走!”

  “九清,你看我穿這身紅裳好看不?”

  “九清…”

  嘴微動,笑意淺淡:“文才,我們回…”

  “彭!”無力的手臂垂下,與寂靜的屋中砸出響聲,直直捶落在人心頭…

  “祝郎君,恩公!”

  劉裕終是不能自已跌坐于地,眼神早早失了神采,許久不能回過神去。不知多久才驚覺面上溫熱,伸手一抹,原是自己早已淚面。

  即便走的如此痛苦依舊笑如清風,不沾半點塵埃,劉裕似乎想是覆上那一抹淺笑,卻終是停在半空之中。他是臟污之人,配不上這等輕靈之人。

  “嘶,好疼!”馬文才于眩暈之中醒來,摸著自己的后頸直叫痛,卻是忽的坐起身,驚叫道“九清!”

  放眼望去,房中空異常,哪里還有祝熙之的半點身影。

  “九清!九清!”飛奔出門而去,頭便撞上一人,正是清茗。

  一把死死抓住清茗,死命搖晃著,馬文才嘶吼道:“九清呢?九清去哪兒了?”

  清茗面上無悲無喜,一如往日,直直看著馬文才道:“請馬郎君同我走一趟,便知分曉。”

  分明面前馬車之上是他心上之人,然馬文才卻從未如同此時這般裹足不前,他恐慌的連身子都顫抖了。最后終是步履蹣跚著走上前去,慢慢掀開簾子,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閉眼含笑的臉,若非嘴角血跡紅,便一如平睡了一般,安詳而靜謐。

  馬文才登上馬車,將祝熙之攏進自己懷中,一所做的那般,慢慢為他拭去嘴角血跡,眼中溫柔如水,恍若化開的堅冰,膩的直叫人不過氣來。

  “九清,怎么就在這里睡著了呢?你本就身子不好,若是再得了病,我就讓你喝那苦藥湯子再不給餞的。”

  “我帶你回房好不好,我摟著你一起睡,做你的湯婆子,好不好?你不回答,我就當你是答應了。”

  “今晚我們便成親,我讓云昊給我們準備最好的錦緞,你穿上肯定風華無雙,如此便先歇著,我晚間再叫你,如何?”

  一把抱起祝熙之,馬文才躍下馬車,一步一步朝著屋內走去,腳步輕緩異常,好像是怕驚了懷中睡的人。

  清茗落于其身后,目光平靜,不知在想些什么。

  新月黯淡,星光燦然,桃樹林中,水榭之上,一對龍鳳紅燭靜靜燃燒著。

  水榭之中紅綢琳瑯,不時粉桃飄散于內,帶出香氣幾許。

  馬文才一身火燒般紅衣衫,紅綢綰發,眉間一點紅砂,便是如此卻依舊英氣不減,不增半點女子柔媚。

  懷中之人,清俊眉目,黑發如瀑,同是紅衣似火。閉目含笑,面色安詳,清淡如許,即便是這紅裳也掩不下清俊之氣,便如水中青蓮,妖嬈自無關。

  馬文才低頭吻了吻祝熙之的嘴角,溫聲道:“九清,你身子不好,今我便抱了你行這天地之禮,醒了之后萬不可惱怒。你看我連嫁你都答應了,你可不能要求再多了。”

  “今你我皆為結發夫,來定當生死相依,不離不棄,你說如此這般可好?”

  杯酒喝下,馬文才抱著祝熙之一步一步走下水榭,溪之中早有竹筏等待。其上百花堆砌,紅綢錯,凌風飄揚,望之不凡。

  踏上竹筏,將祝熙之輕緩放下,馬文才方才出一個淺笑:“熙之,你說想要暢游山水,如今正是好時節,我便陪著你游盡這山川河,你可高興?”

  只是他如何再問,卻得不到半點回答。

  正當竹筏要離岸之時,清茗忽從水榭便疾走而來,將一盒子拋上竹筏,揚聲道:“這是我家郎君要我與你的東西,切勿相忘。”

  馬文才神色陰冷的瞧了清茗一眼,此時誰都不能打擾他與熙之說話,然清茗卻是毫無反應,自顧自離去。

  打開匣子,兩行清淚潸然而下。

  青竹笛仍在,玉人何處尋?人非昨,人非昨啊…

  舉起手掌,一掌拍下!

  待竹筏飄遠,原應走遠的清茗卻生生出現在了原地,面色無異,目光再平靜不能。

  懷抱起一塊大石,慢慢向水中行去,于水漫過頭頂之時出一抹微笑:“熙之郎君,清茗來陪你了。”

  祝家七郎祝熙之暴病身亡,尸身焚毀,上虞祝家立其衣冠冢于祝家祖墳,全族縞素,泣涕不成聲。

  當世名皆往吊唁,聞者無不傷心落淚,嘆晉又失一風才子,治國能臣。謝家謝混于靈堂之上痛哭失聲,幾慟絕暈倒。

  與此同時,馬家郎君亦是隱退山水,只為完摯友暢游山水心愿,天下頓失一員大將。

  人皆言,祝家鳳凰亡,一亡累一雙,君心耽如故,世上再無雙。

  風云十年,征伐不斷,真龍之象,顯于人世。劉裕用僅僅十多年時間平世家,掌握朝堂,世間四野無不震驚惶惶。

  永初三年五月,皇宮西殿。

  劉裕躺于上,眼看著圍繞著自己的群臣妃子,終是閉上了尊貴的眼眸,一滴淚滑落,咸澀無比。

  命中最后時刻,他想的不是霸業江山,亦不是美女如云,只是那人一抹清淺的笑。恩公,若有來生,我…只是他已來不及想來生了。

  霎時間,西殿之中哭聲四起,一代英明帝王宋武帝,崩!

  錢塘桃花林中,兩人相對而坐,其中一人華發頭,目含威嚴,叫人不得直視;另一人亦是風儀無雙,卻面容盡毀,丑陋不堪。

  “他死了,你與九清終該放心了,他終究沒有負了熙之于他的期望。”丑陋之人釋然一笑,卻更顯幾分駭人,然他卻是不在意的“九清于你的任務也算是完了,你可有打算?”

  “他自該是慶幸未曾有負九清所托,否則早就叫他命喪九泉了。”威嚴之人冷哼一聲,卻是輕抿了一口茶,低垂的眼皮擋住了眼眸之中的落寞。

  丑陋之人搖頭苦笑:“是啊,若非九清我何曾能用這一副面皮換得茍且偷生。九清之謀算果真無人能及,便是被害之時依舊能將蠱蟲種于茶盞之中叫他喝下,以圖后為保我們性命而可以有所掣肘,否則我這假死也便成了真亡了。”

  “九清會將信件藏于青竹笛之中亦是猜中我的心思,我那一掌拍碎了青竹笛,卻是得了九清的手信,若非替他看著劉裕,護著祝家與馬家,自然還有你,我又何苦熬這么些年。不愧是我的九清,不愧是祝家七郎。”

  終是將手中茶盞放下,抬首對丑陋之人道:“謝混,待我死后,將我與九清的骨灰同葬于梅樹之下,他最是愛看紅梅映雪的。”

  說完,卻是伏上石桌,只見雙手握拳,經脈畢,不消一會,便再沒有了呼吸。

  “馬兄,來世輪回,九清與你定當廝守。”

  抬首青天,似有一雙璧人攜手而去。

  江左鳳凰,祝家七郎,機關算盡,紅塵無雙。

  作者有話要說:阿七今到這里就完結了,謝謝各位親的支持!這篇本打算三十五章結束的,結果倒是越寫越長了。(無奈)

  肯定有很多人覺著怎么就悲劇了呢,其實我倒是不覺著這是悲劇,熙之的子本就不適合你爭我斗,早早去了亦是解。我本打算寫成HE的,可惜修修改改終是感覺不對,遂,還是寫成了這樣,希望親們不會失望。

  我們下一篇文不見不散!(笑~~
( ← ) 上一章   [梁祝]祝家七郎   下一章 ( 沒有了 )
囂張王妃,你將軍娘子美嬌妻情六欲金牌庶女,傭迷情追兇篡朝與狼共舞,純劍修另類速成僵尸爹爹無良后宮全攻略富春山居當朝第一惡妻
免費小說《[梁祝]祝家七郎》是由作者D大調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說。更多類似[梁祝]祝家七郎的免費玄幻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玄幻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梁祝]祝家七郎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四十一章結局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