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歡 第149章 大結局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毒歡  作者:黎沫染 書號:45251 更新時間:2019-6-16 
第149章 大結局
  聽到“吱”一聲地門被推開,聽那聲音像是一扇老舊的木門,跨過了一道門檻,殷黎森被幾個人按在了一張椅子上。

  臉上的布終于被掀開,殷黎森眉頭緊蹙,視線凌厲地掃過周邊,這是什么破地方,很老舊,看上去像是一幢老房子的內間。

  而站在旁邊的幾個高矮不一胖瘦不齊的男人,殷黎森一個都不認得,中間坐著的那個,看衣服和架勢倒像是個頭。

  “你們是什么人?既然是約我來,就不應該有這樣的待客之道吧。”

  一個漢子將殷黎森的手臂綁在了椅子上。

  “你以為讓你來喝茶啊?”

  “我不記得認識你們,你們綁我想干什么?要錢?”殷黎森打量著那幾個男人,充其量也就是社會上的小混混吧。

  “哈哈哈…殷先生,我們不要錢,咱們有事好商量,我們就想要你一條腿。”

  那個染著紅發,圓滾滾的氓頭頭玩著手里的瑞士軍刀,看他勢在必得的神情,好像真的不是求財。

  “誰派你來的?”

  既然不是求財,那就必定是替人消災。

  “殷先生,干我們這行也有自己的規矩,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雇主的姓名我們也是不清楚的,怪只怪你自己得罪了別人。”

  “我還真不記得我有得罪過誰,他給你多少錢?”殷黎森靠在椅子上,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這種不上道的小混混,虧那人找的來。

  “我們也不是收費的,既然要你一條腿,自然拿的也是你一條腿的錢。”

  “哈哈哈…”殷黎森無所畏懼地咧開嘴大笑起來。

  那氓頭頭皺了皺眉頭,不悅斥道“你笑什么?”

  “既然知道我姓殷,那也應該知道我是誰吧,我這條腿值得錢可不止一億兩億,我笑誰會花這么大的代價就為了要我一條不能吃不用的腿。”

  “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需要知道,今天折你一條腿就算收工。”胖子頭一點,幾個漢子全朝著殷黎森圍了上來。

  “我給你兩個億,買我自己這條腿,怎么樣?”

  “等、等一下,”胖子一聽兩個億立馬雙眼發直,連話都說得結巴起來,他推開小弟走到殷黎森跟前“你,你說多少?再說一遍。”

  “兩個億。”殷黎森抬起眼,挑眉說道。

  “你、你…兩個億…”胖子張開十指,掰著指頭數著,殷黎森忍不住抿嘴在心里偷笑,哪個白癡找來的飯桶。

  沈仕薰躲在神像后頭聽著里面的對話,氣得要死,原本因為沈安現在盯他盯得特別緊,他以為只是打折殷黎森一條腿,隨便社會上哪個混混都能做,并且那些混混很多是外地人,不知道瑞門市的情況更加容易對殷黎森下手。

  “怎么樣?大哥不考慮下嗎?我想你要是打折我這條腿最多那人也就給你幾十萬吧?”

  “你、你怎么知道?”

  “大哥帶手機了嗎?上網查查我是誰,你就知道我為什么知道,也就知道我這條腿值不值兩個億。”

  華森集團是瑞門市的地產龍頭,殷黎森作為集團最大的股東和領導人,身價起碼在兩百億以上,一條腿兩億,還算便宜了。

  “你等著。”胖子立馬掏出手機上網,做事之前沈仕薰告訴過他,對象叫殷黎森,還給了他照片。

  沈仕薰站在神像后面咬著牙,氣得直跺腳,一拳砸在石墻上。

  胖子聽到動靜嚇得一愣,他知道雇主就站在那堵墻的后面。

  “大哥,大哥,你看。”

  手機上的網頁跳了出來,兩個小弟推著胖子看手機,里面有殷黎森詳細的個人資料,胖子咬著牙,恨自己怎么當初不查個仔細。

  他哆哆嗦嗦地看了墻一眼,又指著殷黎森說道“你,我怎么能相信你會給我兩個億?”

  “我現在沒有帶支票,我可以先把我的手表給你,如果你識貨的話,應該看得出來我這塊表是全球限量版,全世界只有兩塊,無論你去倒賣給哪個名表店,換個一千萬是沒問題的。”

  “一千萬啊,大哥,大哥。”一旁小弟不停地扇火鼓氣。

  “你,去把他的手表下來我看看。”

  小弟蹲過來想摘走殷黎森的手表,奈何跟麻繩在一起,怎么也摘不下來。

  這塊表本身就工藝復雜,不熟悉的人很難找到拿的竅門。

  見小弟摘不下來,胖子自己蹲下去試了試,還是摘不下來。

  “把繩子解開。”

  殷黎森心底閃過一絲竊喜,這個死胖子,比他想象的還要蠢。

  殷黎森抖了抖手腕,當著胖子的面去摘自己的表。

  沈仕薰將衣兜里摸出一把,裝上了子彈,他早有準備,若是殷黎森想跑,他就在暗處讓殷黎森的腿吃上幾顆子彈,他心頭之恨。

  沈仕薰從神臺上跳了下來,腳步輕緩地邁近門口,突然身后一聲躥動,他立馬扭頭,說實話,他也在怕。

  沈仕薰瞪大了雙眼,低聲怒道“你怎么在這里?”

  王馨純一把奪過沈仕薰手里的,幾乎是咬牙切齒,但又不敢大聲“我怎么不能在這里?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你竟然要動,你不想活?你想過后果沒有?”

  王馨純不清楚殷黎森跟沈仕薰以前的過節,她只當是沈仕薰還在在意宋芷青,為了她才跟唐圣軒合謀。

  “不用你管,”沈仕薰奪了回來,將手上膛“我就是要他一條腿而已,就是讓他也嘗嘗那種滋味。”

  殷黎森慢慢悠悠將手表摘下來,趁著眾人都把眼珠子掉在表上時,用勁一揮手臂,結實地將一名小弟揮倒在地。

  眾人見他想溜,立馬圍剿,殷黎森原本能夠有機會身,恰不巧大門被“吱”一聲推開,宋芷青嚇得目瞪口呆,后面的沈仕薰也停住了動作。

  這種女人,這個時候來做什么?

  這是唯一一次沈仕薰跟殷黎森有同樣的想法。

  “快跑啊。”殷黎森沖著宋芷青大吼,女人站在門口,跑也不是,進也不是“我,你怎么辦啊?”

  “別管我。”

  宋芷青扭頭就拔腿想跑,后背領口卻被一只大手拉住“送上門來的,想跑?沒那么容易。”

  殷黎森一愣,被一幫小弟按在了地上“你別碰她。”

  宋芷青被胖子攥在手里,手提著宋芷青的t恤往上拉,連肚臍眼都在了外面“呦,心疼這小娘們的嘛,姓殷的,老子好好跟你做易你給我玩的,你等著瞧,這小娘們長得還真不錯。”

  “滾開啊。”宋芷青死命地想把自己的衣服拉回來,奈何那死胖子力氣太大。

  “我的一條腿,和兩個億,隨你挑一個,你把她放開。”

  沈仕薰一見到宋芷青被欺負他就受不了,想沖出去卻被王馨純死命拉著“你瘋了,快走啊。”

  “你放手,”沈仕薰手一揚,推開王馨純,女人不死心,趁他不用力,將他的奪了過來。

  “大哥,這娘們是他老婆,網上有她的照片。”一個小弟喊了起來。

  “哦呦,有錢人就是不一樣,能討這么漂亮的老婆。”

  “拿開你的臟手。”

  “拿開你的臟手。”

  沈仕薰沖了過來,幾乎跟殷黎森同時吼出聲。

  “陳先生。”胖子想不通他怎么幫起仇家來了。

  “沈仕薰?”宋芷青跟殷黎森都沒想到他竟然出現在這里。

  “啊?沈什么啊?”

  沈仕薰一把推開胖子,將宋芷青護住“誰準你碰她的?”

  另一邊的王馨純看得雙眼冒火。

  “陳先生,這娘們是這孫子的老婆啊。”

  “呵,沈仕薰,我正猜是哪個白癡找這群飯桶來呢,我怎么也沒想到是沈少你啊,才幾天不見,沈少的智商見退啊。”

  “殷黎森你少廢話,想要你一條腿的人可不止我一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宋芷青見自己安全,立馬推開了沈仕薰的手“沈仕薰,你想干什么?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怎么,你心疼你老公啊?當初他是怎么把我關在地窖里的你知道嗎?我沈仕薰只要活著一天都咽不下這口氣,想要他一條腿的人不止是我,還有你的老情人,是他求我幫忙的。”

  “你說什么?圣軒?你胡說八道,圣軒明明都失憶了。”

  “呵,哈哈…失憶?”唐圣軒轉頭睨向殷黎森“殷黎森,看來你的智商也在退化啊。”

  “你什么意思啊?沈仕薰,你給我說清楚,圣軒怎么回事?”宋芷青又將沈仕薰拉了過來。

  “呵,”他冷笑“青青,你還是這么關心他啊,現在有危險的可是你老公誒。”

  “你…”宋芷青低下頭,看了殷黎森一眼,又立馬縮了回來“我…我就是想把事情清楚。”

  一幫小弟見事情七八糟,也微微松了手。

  “陳先生,現在到底怎么啊?你可是答應給我三十萬的。”胖子就怕到嘴邊的鴨子飛了。

  “我是答應給你三十萬,你答應給我折他一條腿呢?”

  “你敢,”宋芷青立馬跑過去擋在了殷黎森前面,既然知道是沈仕薰作惡,事情也就簡單了,只要她在,沈仕薰是不出什么花樣來的“沈仕薰,他是我老公,你難道就是想讓我下半輩子都照顧一個廢人嗎?你不是左一句希望我幸福,右一句做什么都是為了我好嗎?”

  “跟他離婚啊,這不是你一直想的嗎?我告訴你,現在唐圣軒意識清醒得很,你要是想跟他舊情復燃,只要殷黎森不礙事,誰也攔不了你們,這難道不是為了你好?”

  “我現在不想跟他離婚了行嗎?我就想跟他在一起行嗎?你要是敢動他,就先斷我的腿吧。”

  宋芷青已經開始破罐破摔,她料定沈仕薰不會把她怎么樣。

  “芷青,你讓開,這是我們的事,你別嘴了。”殷黎森想將宋芷青推開,大步邁上去,若是傳出去他殷黎森躲在老婆后面,這是要笑掉別人的大牙。

  “我不,你干什么啊?”宋芷青抱住殷黎森的,將他推住“他們幾個人你看不見啊?逞什么能啊。”

  “你給我過來,”沈仕薰就是見不得宋芷青跟殷黎森拉拉扯扯摟摟抱抱“你說你心里只有唐圣軒我也認了,凡事都講究個先來后到,你現在是干什么?你當初是怎么跟我說的?你說等孩子生下來就離開他,你為什么還要跟他復婚?別跟我說你是真的愛上他了。”

  “你放開我,我愛誰都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

  胖子和一幫小弟坐在一旁歇著,他們等看完了熱鬧再收錢,反正他們人多,不怕這幾位金主跑了。

  “別跟他廢話,我們走。”殷黎森將沈仕薰拉開,兩個男人腔怒火,一擦就打在了一起。

  沈仕薰跟殷黎森本身個頭就差不多,一扭打起來,幾乎是不分上下,你給我一拳,我給你一腳,一對一的架勢。

  殷黎森被他按在地上,突然他睜圓了眼睛,猛地使力將沈仕薰推倒在一邊“小心,有。”

  “砰!”一聲響,嚇得宋芷青愣直了身體,傻了眼,殷黎森擋在她前面眉頭越皺越緊。

  “快跑快跑,”胖子一干人哪遇到過這種場面,連滾帶爬逃之夭夭。

  沈仕薰沖到外面,王馨純自己也嚇得要死,一聲不吭地被男人拉到外面的山路上“你瘋了。”

  “我、我…”王馨純全身顫抖著,像著了魔一樣把扔了出去,抱著沈仕薰嗷嗷大哭起來“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想說她只不過是看宋芷青太不,一時沖動想要她的命而已。

  沈仕薰匆忙地將王馨純往山下拉去,他剛才看到殷黎森好像只是擦到了手臂。

  “你怎么樣?要不要緊啊?”

  等到宋芷青緩過神來的時候,殷黎森已經疼得坐在了地上,他捂著自己的肩膀,臉色一瞬間變得極度蒼白,汗如雨下。

  “不要緊,快打電話給趙霆。”男人忍著痛咬牙切齒道。

  “電話,電話…”宋芷青慌亂地摸出自己的手機,打通了趙霆的電話,緊張地連話都說不像樣,眼見著男人指里不斷往外溢的鮮紅,眼淚忍不住就往外涌“黎森,你…”宋芷青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只是抱著殷黎森的頭大哭“趙霆…馬上就、就會來的,你忍著點,忍著點。”

  “別、幌我…我頭很暈…”殷黎森緩慢地抬了兩下眼皮,從宋芷青的懷里溜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黎森!黎森!你醒醒啊…你快醒過來啊。”

  “…”******

  人民醫院。

  殷黎森被推出搶救室后,依然在昏,幸虧醫生說子彈卡在肩膀上,沒有生命危險。

  周君一接到電話趕過來時就報了警,警察過來調查,宋芷青一直閉口說不知道,等殷黎森醒過來才知道。

  她的確不知道開的人是誰,但她確定不是沈仕薰。

  倘若她現在把沈仕薰說出來,他一定會被沈安打得很慘,沈仕薰一直幫她,既然殷黎森沒有生命危險,她也不想讓他挨打,更或者是坐牢。

  但如果殷黎森醒過來,他不想放過他的話,那宋芷青也沒有辦法。

  “媽,圣軒今天在家嗎?”宋芷青試探地問了一句,雖然她不愿意相信,但還是忍不住要求證。

  “圣軒?應該在吧,我一早就跟太太們打牌去了…你、怎么突然提到圣軒?難道…不可能啊。”

  “不是不是,我就是隨口一問,媽,您別想多了。”

  “芷青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跟警察說實話,總該跟我說實話吧,我兒子到底被誰害成這樣的?”

  周君眼尖的很,知道宋芷青沒說實話。

  “我…等黎森醒了,您自己問他吧,我真的不清楚。”

  “你…算了算了,我回去讓張媽做點吃的送回來。”周君真是氣不打一處來,早知道宋芷青是個吃里扒外的女人,她就不該對她另眼相待。

  護士過來換了輸袋,將配好的藥放在了頭的藥箱里,張媽送吃的過來要留下陪夜,宋芷青也讓她回去了。

  醫生說殷黎森沒有傷到神經,一般今天夜里就能醒過來,若是他身體太累,或許會睡到明天早上。

  宋芷青不敢合眼,一直在邊坐到凌晨也不見殷黎森醒過來,終于還是吃撐不住,趴在沿就睡著了。

  醫生打得止痛針的藥效早就已經過了,殷黎森微微皺起眉頭,肩膀上鉆心的疼,他微微一動,宋芷青立馬驚醒坐了起來“黎森,黎森,你醒了嗎?”

  “你別幌我,想謀殺啊。”

  疼得他要死。

  “你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我去叫醫生來。”

  “不用了,小傷死不了。”

  “那我去給你熱點吃的,護士說要等你醒了,進食之后才能吃藥。”

  殷黎森點點頭,他還真的是餓了。

  護士過來巡房,給殷黎森換上了輸袋,肩上的疼痛感好了許多。

  沒多久警察就進來調查了,殷黎森知道就算他不起訴,警方也不會輕易放過的,這畢竟是私藏支的罪名。

  “我太太怎么說的?”

  宋芷青站在微波爐前面愣了神,殷黎森要是知道她隱瞞,一定會大發雷霆。

  警察看了她一眼“殷太太說她沒看見,不知道當時的情況。”

  微波爐“叮,”一聲,嚇得宋芷青渾身一顫。

  “哦,其實我也沒看到到底是誰,有人寫信約我去那個地方,也沒署名,我也不清楚,這件事就交給你們警方自己去處理吧,我想休息了。”

  “好吧,既然這樣我們就不打擾了,我們王局要我向您問好,他現在公務很忙,有空會親自過來看您的。”

  “替我謝謝他。”

  警察禮貌地沖殷黎森頷首,退了出去。

  宋芷青端著熱好的湯走過來,訕訕道“我…”

  “丁丁乖嗎?你不在他沒有鬧吧?”

  “沒有,昨晚很早就被月嫂哄睡了,這會兒估計剛醒呢。”

  “我什么時候能出院?”掛上針沒有疼痛感了,殷黎森立馬忘記了肩上的傷。

  “還早呢,醫生說你起碼還要留院觀察兩周,而且不能動,每天都要吃藥輸。”

  “天!”殷黎森翻了個白眼,他最討厭住院了,宋芷青兩條手臂伸到殷黎森的背后,墊上兩個厚厚的枕頭,讓他舒服地靠了起來。

  “你怎么變大了?”男人痛死也不忘瞄一眼。

  “什么啊?”宋芷青莫名其妙。

  “。”

  暈死,她下意識捂住口,不就是換了一件比較修身的衣服嗎,哪里有什么區別,最多也就是因為昨晚沒回去給丁丁喂,現在有些的難受“你視力有問題了吧?要不要我幫你叫醫生啊?”

  “明明就變大了,你以前上哪里找溝啊。”

  “…”宋芷青懶得跟他鬼扯,腦袋被打壞了吧,她喂了一匙湯到他嘴里,男人一口氣連喝了五六口。

  “喂,”一只手動不了,另一只手在輸,殷黎森用腿踢了踢宋芷青的“你跟沈仕薰說得都是真的?”

  “我…跟他說什么了?”

  “別裝蒜,再裝就沒勁了,你明明說就想跟我在一起啊,我聽得很清楚的。”

  宋芷青當時只不過是權宜之計,要是連她都順著沈仕薰,殷黎森這會兒,估計斷了就是腿了,不過,看他為自己擋了子兒的份上…

  “清楚還問什么問?再喝點。”

  “不喝了,油死了,我想喝別的。”

  “想喝什么?我去給你買,但是不能是涼的,醫生說所有東西都要熱起來吃。”

  “這個涼的沒關系,去把門鎖上,窗簾也拉上。”

  殷黎森指揮著,宋芷青莫名其妙,vip病房的門是可以鎖的。

  “媽有帶果汁和牛過來,你要喝哪個?我去熱起來。”

  殷黎森盯著宋芷青的,挑了幾下眉毛“我想喝你的。”

  “你、變態啊。”

  “我就是特別想喝嘛,我肯定是味覺失靈了,不然為什么就是想喝你那個一點味道都沒有的東西。”

  “你昨晚給丁丁喂過沒有?”

  宋芷青搖頭。

  “早上呢?”

  又搖頭。

  “那你現在肯定啊,快點過來,我幫你解決掉還不好啊?”

  “可是…這里是醫院啊,你這個樣子,醫生也沒說能不能喝。”

  “那你去問下醫生我能不能喝?”

  “神經病。”

  “快點。”

  “…”病房里一片

  ******

  殷黎森在醫院里住了半個多月,出院后依然要在家里靜養,知道傷口完全康復。

  他哪是能夠靜養得住的人?

  丁丁跟著月嫂睡,宋芷青喂了之后回了房間,倆人窩在被子里爭持不下。

  “你主動點行不行啊?”

  “你傷還沒好啊,醫生說不能動。”

  殷黎森一在上動起來就要條命。

  “所以才叫你主動點啊,快點,爬上來。”

  …

  “疼死了,進不去。”宋芷青哪里做過這種事情,她完全沒技術嘛,連第一步都完成不了。

  男人伸手一摸,她現在完全是干澀的,殷黎森一條手臂還沒好,不方便做什么前戲,只能放棄。

  “那你用別的地方。”

  …

  “不是手。”

  …

  被子滾了幾下,男人這才足的閉起眼睛享受,宋芷青剛好跟他以相反的姿勢,一伸手就能摸到女人的部,兩只手指輕輕地捏著森林中的花瓣,感覺到女人已經適應才慢慢滑進了那條小道,律動著。

  “唔啊…”宋芷青忍不住呻|,口中的東西滑了出去,她現在*強烈,三兩下酒杯男人的手指帶出了一股汁。

  **同一時間被填充的,倆人都低低地發出一聲|叫,只是宋芷青動作太慢,還是不能夠盡興,殷黎森把心一橫,索自己勞動,反正又不是部受傷,肩膀還離了一大截呢。

  一場大戰落幕,倆人趴在上氣吁吁,宋芷青還不忘檢查一下殷黎森的傷口,幸虧沒有撕裂。

  “你真是要不要命啊。”

  “是啊,現在該相信我有多愛你了吧,我可是寧愿死在你身上。”

  “啊呀,”殷黎森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忘記帶套子了,你明天去買藥吧。”

  宋芷青翻過身趴在男人的身上“老人們都說,爸爸沒有看到寶寶在媽媽肚子里長大會很遺憾,你會這樣感覺嗎?”

  “哪里是遺憾啊,我后悔得要死啊,你要是早點告訴我你懷孕了,打死我也不出去游什么狗世界,誰讓你當女人這么不稱職的,連懷沒懷孕都不知道。”

  殷黎森蹭了蹭宋芷青的小腹“害我都沒機會多摸幾次你的肚皮。”

  “那我們再要一個寶寶好不好?”

  “為什么啊?你生丁丁之后不是說很痛嗎?再說你是破腹產,短時間不能再懷孕的。”

  “我當然不是說現在,我說以后,讓你有機會多摸摸我的肚子。”

  殷黎森腦袋移了一下,一臉狐疑地盯著宋芷青,這話聽著怎么這么假“你怎么一陣一陣的?為什么突然這么好說要再生個寶寶?”

  宋芷青兩條手臂撐在殷黎森的頭部兩側,玩著他的短發,低頭在他薄上啄了一口“因為你愛我,所以謝謝你。”

  “那你呢?就只有謝謝而已?”

  “不然你還想要什么?”

  “你說呢?”

  …

  “那你再努力努力咯。”

  “還要努力?胃口真大,今晚就喂你…”“啊,哈哈哈…不要,好啊…”…
( ← ) 上一章   毒歡   下一章 ( 沒有了 )
棄婦農場主緋聞游戲(娛寶貝,寵你上黑手黨先生,邪少而立,嬌無良妖后,夫惡魔少爺請自窮鬼媽咪人人寶寶讓你媽咪婚前婚后,大紈绔論白蓮靠邊站
免費小說《毒歡》是由作者黎沫染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都市小說。更多類似毒歡的免費都市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都市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毒歡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149章大結局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