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邪女 第一百三十八章娘子為尊結局
258文學網
258 文學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小說推薦榜 村官風流 年后突破 綠帽官場 鄉村欲孽 出軌女人 鄉村生活 婦科男醫 獵艷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樂園 偵探小說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師娘師妹 愛的表達 完結小說 女人如煙 借種經歷 小姨多春 孽亂村醫 村光鄉野 故鄉的雪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258文學網 > 武俠小說 > 天才邪女  作者:風之孤鴻 書號:45255 更新時間:2019-6-16 
第一百三十八章娘子為尊結局
  “你接著往下看!”帝蘅將玉石放到了瓏瓏的眼前,指著上面的情景,緩緩的說道!

  瓏瓏一臉的疑惑,目光望著玉石上映下來的畫面,畫面的蛇族妖王張著血盆的大口,然后吐著腥紅的信子,全身都泛著一抹雪白的炫麗光芒,巨大的蛇頭突然變成隱約的人的面孔,光芒耀眼,此時人面的影子很模糊。由于那蛇妖噬了不少的弱小魔獸,瓏瓏頓時對那只綠色的妖有些好奇起來!然后那巨蛇的身體也泛起耀眼的光芒,漸漸的凝聚成一點,那只蛇妖化成一襲翠綠色身影的俊逸男子,眉目如畫,黑發如墨,翠綠的長長的飄逸,眼角閃過一絲魅的弧度!

  瓏瓏驚愕不已,指著那畫面上的翠衣身影,一時間說不出一句話兒來!怔怔的說道:“他是,他是…”

  不可能,瓏瓏拼命的搖頭,不敢置信的看著帝蘅!

  帝蘅說道:“他就是萬妖之王。”

  “不可能!”瓏瓏皺眉,清澈的眼眸閃過一絲寒芒,說道:“帝蘅哥哥,你是不是錯了?”

  帝蘅搖了搖頭:“我不可能認錯,百年前,妖族與魔族曾經有過戰!”

  然后畫面上出現的是妖王大戰魔族魔王的場景,天昏地暗,月無光,秧及到整個天靖大陸,結果大陸各處哀鴻遍野,于是天語族夢家的才會出現!

  帝蘅說道:“夢家可以召喚任何的群獸為自己所用,但是妖王卻不愿意成為夢家的傀儡,所以夢家才會趁著妖王與魔王大戰之后,然后趁機偷襲妖王,結果妖王不敵,妖族大敗,妖王也是被滅,不過妖界的妖族們卻不認為妖王已死!反正無時無刻的在尋找妖王的存在。”

  瓏瓏搖頭“既然妖王已經被滅了,肯定就死了,灰飛煙滅了。”

  帝蘅一臉的嚴肅,說道:“當時妖王已經修煉出了元神,就算身被滅,元神可以寄存入嬰孩的體內獲得重生。瓏瓏,這個給你,這是可以另任何物體恢復本的藥丸,你若是想知道答案,把這個拿給他服下,便什么都清楚了!”

  瓏瓏嘟,眼底有著排斥的光芒,說道:“我不會拿去試的!帝蘅哥哥,你不必再說了!”

  “瓏瓏,若是平常人吃下,根本沒有任何的效果,只有真正在體內醞藏了妖王元神的,才會有反應!”帝蘅將那顆青色的藥丸到了瓏瓏的手里。

  瓏瓏搖頭:“我不試,哥哥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相信他!”

  剛剛在畫面上看到的妖王模樣的確是跟哥哥長得很像,但是哥哥身上一直是淡雅清冷的貴族公子氣息,根本與那妖王一身妖之氣完全不一樣,哥哥絕對不可能是妖,倒是說宗政扶柳,她還相信。

  “瓏瓏,如果龍一神階進入了第三重天,靈寂的時候,隨時都有可能發體內的妖神元神,到時候就算你沒有給他這顆藥做試探,也一樣可以看出來,不過現在魔族的人查探到一個消息,那就是妖族的族人已經悄悄的潛出了妖界,目的是接妖王回歸!”

  帝蘅手掌一伸,一只盤在一起巴掌大的小黃蛇出現在他的掌心,又接著說道:“這是我無意之間在來城的時候看到,當初它是一個中年男人形象,你知道靈獸和魔獸他們除非到神階五重天的境界,才可能完完全全的人形,但是妖族只要有圣神的能力就可以!”

  瓏瓏轉動著清澈的眸瞳,說道:“妖族也出現了!”

  不過兩天后就是她大婚的日子,她是絕對不會允許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瓏瓏認真的說道:“帝蘅哥哥,成親之事,我已經決定了!我也不會希望有任何人過來破壞!帝蘅哥哥,這件事情,就這樣吧!我不相信,所以你也不要相信!你現在是準備與我成親的事宜!”

  帝蘅怔了怔,握緊了瓏瓏的手,說道:“我等著你!”來娶!

  既然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辦,瓏瓏當然不希望有任何事情來打她的計劃!回到龍宅的時候,瓏瓏看了一眼那枚綠色的藥丸!

  要說她直接把藥丸拿給哥哥吃,哥哥肯定會毫無防備的吃下去,可是真要用這種方法來試探嗎?萬一帝蘅哥哥說的是真的怎么辦?帝蘅哥哥又說,哥哥如果到了神階三重天的時候,體內隱藏的妖王潛質就會暴發出來!到時候會不會像畫像中看到的那樣,哥哥會變成巨蛇,然后四處吃人?

  夢朝歌站在瓏瓏的身邊,半透明的手掌撫上瓏瓏的頭頂,說道:“怎么?你有不忍心?我也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樣的?不如我進入你的身體,我代你執行!”

  瓏瓏憤恨的將夢朝歌推開,進了龍一的院子,明莊看到瓏瓏過來,恭敬的上前:“城主!”

  瓏瓏淡淡的點頭,明莊正想開口,突然見到瓏瓏已經直接推門而入,進了龍一的房間,明莊愣了愣,然后輕輕的笑起來“屬下告退!”

  瓏瓏一進門,便聽到了水聲,屏風后面水氣縈繞,屏風處映著龍一朦朧的身影,飄渺至極!夢朝歌欣喜道:“小乖乖,快過去看看,美人沐浴啊。”

  瓏瓏站在屏風外面,定定的看著龍一的身影,心底正在做著烈的思想掙扎,到底要不要去試,還是應該相信哥哥!

  龍一自然發現了房中瓏瓏的氣息,他清冽的眸中泛起一絲濃濃的溫柔,嘴角有著深深的笑意,正想雙手撐著起身,突然眸底閃過一絲驚惶,他看到了自己指甲處泛著淡淡的黑光,光芒之下,是像鱗一般的東西覆蓋在皮膚之上!他匆匆的又坐回了水中,以為自己出現了錯覺,這種錯覺好像一個月前就有過!不過身上出現的這些異樣,通常只用了半柱香的時間,便會消失不見!

  有時候是手背,有時候是額頭,或者脖子,手臂…龍一一開始的時候,以為是因為自己修煉過猛,導致的走火入魔,也未在意,這時候時候,他坐回了水中,開始運行體內的枯木決,之前自己修為全毀的時候,是瓏瓏利用夢家的絕學紫宸決,再加上宗政扶柳的枯木決才讓他重新恢復了修為的!

  他靜靜的坐在水中打坐,希望這個時候,瓏瓏不要進來。而瓏瓏此時也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給哥哥試,所以舉棋不定,一張傾城的小臉有著難以抉擇的痛苦光芒!

  龍一剛剛閉上了眼睛,便覺得體內那種洶涌的暴戾之氣在瘋狂的涌動,眼前也出現了幻像,那些幻像慘不忍睹,好像是自己親自所經歷過的一般,幻像每出現一次,都讓他的心神為之顫動,驚得他驚惶不已,心神也倉皇!

  他好不容易才安靜下來,看著指節上的痕跡有些漸漸的變淡,眼前暴戾的幻像突然變得柔和起來,陽光明媚,草長鶯飛,一對男女突然出現在他手面前,那個傾城的女子突然將他抱起,臉上一臉的慈愛,女人抱著他,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

  而那個男人卻抱著那個女人。在那女子的額上輕輕的吻了一下,問道:“藝兒喜歡?”

  傾城的女子笑瞇瞇的點了點頭:“喜歡,霆,你看他多漂亮!”

  “藝兒喜歡就好,他以后是我們的孩子!”

  “霆,你最好了。可是我們把他抱回去的話,萬一龍家的長老發現不是我們所生,怎么辦?你不是說龍家嫡出的每一代嫡傳子女都要接愛族中長老的滴血獻祖嗎?”

  “我們把他身體的血,換成你我的不就行了嗎?”

  “對啊,我用紫宸決替他胎換骨,洗血伐髓。你再用你的血駐灌。”女子快的笑起來!

  …

  “霆,我看他在笑,笑得好開心哦。我們給他取個名字吧。總叫寶寶,寶寶的不好吧。”

  “那就取個‘一’吧!天下間獨一無二!”

  “對,是我們獨一無二的兒子!”

  …

  龍一倏然的睜開眼睛,指骨上的鱗狀異樣全部都消失不見,他緩緩的站了起來,披上一件干凈的翠青色的袍子,墨發滴著水珠,臉上泛著溫柔明媚的笑意,走了出來!他看到房中正在發愣的瓏瓏,笑瞇瞇的走了過去“瓏瓏!”

  瓏瓏嘟著粉的嘴,順手將藥丸藏在了身上,然后撲過去抱著龍一的脖子,清澈靈動的眼睛眨了眨,說道:“哥哥,哥哥,你洗得好慢啊,瓏瓏都在這里等了你很久了!”

  夢朝歌盯著龍一身上披著的松垮垮的袍子出神,然后感嘆好身材。瓏瓏挑起一塊青紗覆到了夢朝歌的臉上!然后憤憤的瞠了夢朝歌一眼!哥哥是我的,你不許偷看!姥姥也不行!親娘她都照揍!

  龍一將瓏瓏抱在懷里,靠近他微膛,說道:“瓏瓏,不管哥哥變成什么樣,你都會一直對哥哥好嗎?”

  二十七年了,當初龍霆和夢藝筑灌在他身體里的龍家嫡系神圣血,如今漸漸的隨著時間的增長和他本身修為的增長,慢慢的失去了效用!龍一很害怕,害怕失去這種相親的感覺,同時又很慶幸,他與瓏瓏現在是名正言順的!他可以與瓏瓏在一起,永遠的在一起!

  瓏瓏手掌覆著龍一的膛,認真的點頭:“是,不管哥哥變成什么樣,在瓏瓏的心底,都是最好的哥哥!”

  出生時被人追殺,龍一為護她,不顧一切,差點命喪仇敵之手!為護她,將她送至五行山,自己則回城找出當年殘殺父母的兇手,為了她不顧修為全廢的代價,也不讓她被仇恨傷害半分!

  瓏瓏知道既使哥哥不是自己的親哥哥,那么也是她最最愛的夫君,她也會好好的保護,她眸著一雙亮晶晶的眸子看著眼前清俊如仙的男子,說道:“哥哥,你一輩子都是瓏瓏的!”

  龍一聽著她那貼心的話語,心底也沉沉的松了一口氣,無奈笑了笑,說道:“瓏瓏就會哄人!”

  瓏瓏驚愕的看著他“不是哄人,是真心的!”

  “我相信,我相信!”他將瓏瓏拉開,瓏瓏不樂意,柔軟的身子貼著他!

  她喃喃的說道:“哥哥…你永遠都不要離開瓏瓏!永遠都不要!”小手已經拉開了他的衣袍,手臂穿過他的,仰頭吻著他的脖子,…

  …

  三后,合虛城主大婚,城主百姓都沸騰了,何止是百姓,連整個大陸都沸騰了!新房內,龍家的奴婢們正在給昏睡的瓏瓏更衣化妝!

  三天里,瓏瓏一直沒有醒來過,剛開始龍一還以為是自己太瘋狂,要她次數太多,把她累著了,結果發現她一直沉睡了太多天,便也清楚,瓏瓏那間歇沉睡又開始了!不過婚期決不能延遲,因為龍一很害怕等不到!龍一曾經去過龍家地!地內開始有了對他警告和危險的反應,好像從他的體內認出,他并非龍家人一樣!

  五行山的曾函雪笑意盈盈的走了過來,手中拿著的是一套新娘的頭面,她笑呵呵的將東本放下,目光又看了一眼昏睡的瓏瓏!

  身邊的丫環除了明莊以外,都是沒有任何修為的普通人!曾函雪走了過來,說道:“瓏瓏大婚,我這個做師姑的,也沒有什么東西好送的,這是我在城內選了好多天才選到了一套頭面,我來給她裝上!”

  她笑容純粹,眼底一片朗淡然,明莊雖有些提防,但是未能從曾函雪的臉上看到一絲惡意,明莊也不好意思將人趕出去,再說這還是瓏瓏師門的師姑!

  曾函雪拿起金蘇蘇冠戴在瓏瓏的頭上!又將她一頭及踝的墨發綰了起來。手中拿著一支紅寶石的發簪,那雙純粹的眼底突然閃過一絲寒芒,只要這么一下,將這只被她加持了靈力怨氣的發簪扎到她的頭里,她就會永遠的昏睡下去!

  任何人都沒有資格讓蕭南如此的眷護,曾函雪等了蕭南二十多年,就等著蕭南能夠多看她一眼,可是自從這個瓏瓏上了山上,蕭南便把瓏瓏當成了至珍至寶,不僅寵愛,而且縱容!

  曾函雪那只手在顫抖,然后一閉眼,手指尖一用勁,將發簪狠狠的扎入瓏瓏的腦袋之中!突然一陣光華將她震開!她手中的發簪掉在了地上!發簪處淌著血跡,妖嬈似蠱!那血不是瓏瓏的,而是曾函雪的!曾函雪怎么也想不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鬼軒幽幽的飄出來,一身煞氣!

  蕭南一襲熨貼得服的大紅喜服,眉目寒冽,正緩緩的走了過來,寒眸盯向曾函雪,眼底有著濃濃的殺氣!冷冷的說道:“解釋一下!”

  曾函雪一臉的緊張,說道:“掌門師兄,不是你想像中的那個,我并沒有要害瓏瓏,我只是手抖了,所以才…你看我手,是我的手受傷,我沒有傷到瓏瓏!”她舉起了自己的手掌,手掌間鮮血涔涔!

  蕭南那聲音冷冷的,手掌一伸,地上那支沾血的紅寶石發簪便飛到了他的掌心,發簪上縈繞著一股黑氣,是有人下了狠毒的詛咒!

  鬼軒悠悠的飄了過來,說道:“你要害瓏瓏,沒有想到你會用這種手段!你向鬼族求出詛咒的時候,可別忘記了,我是鬼族的大祭司!更是瓏瓏的契約鬼寵,你這么做實在是太愚蠢了!”

  曾函雪一陣心驚膽戰,全身都涼到了極點,指著突然出現的鬼軒!她肯定想不到,鬼軒如今是瓏瓏的契約鬼靈,她本來想求魔族的詛咒,可是她清楚,瓏瓏收服的魔族,魔族的魔帝是瓏瓏契約魔靈!她不敢下手,于是卻借助鬼族的詛咒!

  蕭南聲音沉冷“你還有什么話好說!”

  曾函雪驚惶的伸出手來,想要求蕭南的網開一面,可是蕭南卻嫌惡的看著她,眼底全是冷若冰霜的寒意,灼得她心底也跟著被切成了無數碎片,泛濫著驚惶,無措,后悔!

  五行山的其他弟子也趕了過來。皆是一臉心驚的看著蕭南!

  上官天暮匆匆走了過去,撫上瓏瓏的頭發,摘上瓏瓏頭上繁重的金色頭冠,仔細的檢查,然后松了一口氣,說道:“還好,還好,丫頭沒事,沒事!我再把把脈,看看剛剛那投怨氣有沒有入體!”

  他握住瓏瓏的手腕,臉色突然微微一變,有欣喜,有彷徨,還有無措!

  蕭南看到上官天暮那緊張的目光,以為瓏瓏受到了很深的傷害,眼底再無任何情緒,說道:“將這個謀害掌門夫人的狠毒女人廢去全身的修為,斷其手腳,逐出門派!誰若是替她求情,就與她同罪!”

  姬長老搖了搖頭,派手下的弟子過來押曾函雪!曾函雪瘋狂的吼叫著“不,師兄,你不能這么對我,不能!我那么喜歡你,可是你卻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心里只有那個丫頭,我很生氣,一時糊涂!”她突然又抓住了劉師姑,說道:“是她,是她讓我這么做的!”

  劉師姑一臉的驚惶,臉色蒼白,使勁的搖頭:“掌門師兄,不關我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是曾師姐說生氣,想給瓏瓏一點教訓,我也勸過她,可是…”

  “不是那樣!不是那樣!”

  蕭南憤怒的一甩袖,將正在嗷叫的曾函雪揮開,曾函雪被強大的玄氣震得五臟都碎裂般的痛,然后嘴角不停的涌出鮮血,痛苦的搖頭“師兄,你不能這么對我!那個丫頭是妖孽,妖孽啊!噗…”出一口血,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劉師姑驚惶的看著蕭南如今狠厲的反應,又看到曾函雪的下場,嚇得跪了下來,說道:“掌門師兄,一切都是曾函雪做的,她不僅要害瓏瓏,而且還要害我!”

  蕭南冷冷的瞟了劉師姑一眼,紅淡淡的輕啟,說道:“劉珊語除去一身修為,進思過修養,一輩子都不得出!”

  這已經算是很仁慈的處置了,沒有像曾函雪那樣被逐出師門,又被斷了手腳,她只不過是廢了修為閉門思過而已!她們一向覺得蕭南雖冷,做事卻從來都很寬容,沒想到竟然會這么冷酷殘忍!

  劉師姑怔怔的跪坐在那里,喃喃的說道:“多謝掌門師兄從輕處罰沒將我逐出師兄,后,我一定靜心修養,絕不再問世事!”

  她希望就算受了罰,也不能像曾函雪那般大吼大叫,這樣會令掌門師兄更加的討厭她,要說心機,她比曾函雪高出不止多少倍,至少她恨瓏瓏,不會自己親自過來動手,而是慫恿曾函雪去做!

  蕭南處置完兩個女人,匆匆的走過來,扶著此時還有昏睡的瓏瓏,目光寒冽的望向上官天暮“瓏瓏到底怎么樣了?有沒有什么事?”

  上官天暮眼底驚愕不減,然后又是感嘆,又是喃喃自語的,就是一直沒有說到正題上,蕭南更是著急“瓏瓏身體出了什么事嗎?她時常昏睡過去,是不是也睡出了意外!”

  上官天暮握著瓏瓏的手腕,說道:“丫頭,丫頭,她…她…她這是喜脈,快兩個月了!”

  轟的一聲,蕭南腦子便炸開鍋了,伸手揪住了上官天暮的衣領,說道:“你再說一遍!”

  上官天暮無法掩飾自己的欣喜,說道:“丫頭懷了,哈哈…懷了,就是上次我們一起的那次!對,就是那次!”

  蕭南冷冷的問道:“孩子會是誰的?”

  上官天暮一臉無辜的看著蕭南,說道:“師兄,你松手,松手啊,你這是做什么啊,我就把個脈,又怎么會知道孩子是誰的,我覺得肯定是我的!因為我身體最好!這么多年,又有藥丸的補養,肯定一擊就中啊!”蕭南憤憤的甩開他,將瓏瓏抱在懷里,怎么可能是上官天暮的?那孩子一定是他的,他是瓏瓏的第一個男人,按說是正夫!

  一身喜袍的上官天暮從地上爬了起來,說道:“師兄,你別太自私!這種事情,可不是你我能決定的,要看瓏瓏那肚子孩子的意思,以后長得像誰就是誰的孩子!”

  “肯定是像我!”宗政扶柳從容的從窗戶處翻入,一身大紅的喜袍襯著他修長的身影,更加的顯得魅!

  上官天暮那張臉突然苦了,說道:“哎呀,怎么這個時候懷了呢,才兩個月,要小心才是,那今晚房怎么辦?”

  “當然是要顧著我的孩子,不房!”宗政扶柳一臉認真的說道,伸手過來輕輕的撫摸著瓏瓏的肚子,紫眸中泛著濃濃的笑意,說道:“為了我的孩子安全,今晚誰也不可碰瓏瓏!”

  上官天暮急了“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那孩子分明就是我的!你也不看看你副妖模樣,怎么可能?”

  蕭南臉色一直冷冷,聽上官天暮和宗政扶柳在這里吵鬧,不由得皺了皺眉,他也覺得瓏瓏肚子的孩子是他的!而且他希望一定是他的。

  宗政扶柳不緊不慢的說道:“那天晚上,我與瓏瓏在一起次數最多!你說不是我的,那是誰的!”宗政扶柳有枯木決的輔助,靈氣恢復得很快,所以他覺得他是四個男人當中最出色的!

  三個男人都小心翼翼的,把眼前沉睡的瓏瓏當成珍寶一般,生怕不小心碰觸就碎了!蕭南將瓏瓏抱了起來,說道:“吉時已經到了!我抱瓏瓏出去!”

  宗政扶柳擋在前面,說道:“當然是我抱,我的娘子,我的孩子,憑什么不讓我來抱?”

  兩個男人對視了一眼,各自眼睛都含著濃濃嗜血的光芒。自然是誰也不相讓誰,瓏瓏此時昏睡,什么也不知道!

  瓏瓏一直覺得自己的這些夫君們一個個的都很友好,偶爾有些爭風吃醋,應該不會要淪落到大打出手!

  上官天暮那語氣也冷了,說道:“什么你的娘子,你的孩子!這孩子是我的!娘子可以是我們的!”

  蕭南那雙寒眸朝上官天暮寒過來,上官天暮聲音低了低,喃喃道:“本來就是我的!”

  宗政扶柳冷笑“你們這是想跟我搶?”

  廢話!不是跟你搶,而是你跟我搶!蕭南將瓏瓏抱緊在懷中,看著大紅喜服映照下嬌的傾城的容顏,這個時候怎么可能肯放手?瓏瓏是他的全部!他怎么能將她拱手讓給宗政扶柳?

  宗政扶柳也不相讓,兩個人就這么僵持著!

  此時瓏瓏正在幻境中打座,正到了關鍵的時候,夢朝歌雖然也發現到了外面的不平靜,可是現在如果叫醒瓏瓏,很可能前功盡棄,所以夢朝歌其實是很自私的!

  再說了,之前夢朝歌讓瓏瓏逃婚,離家出走,瓏瓏不愿意,現在好不容易給瓏瓏一個可以逃婚的機會,夢朝歌怎么能放過!

  瓏瓏突然閉開眼,如黑珍珠般的眸瞳轉了轉,眸中閃過一道金色的光芒,手中縈繞的玄氣也成了金色的!

  夢朝歌笑瞇瞇的說道:“這是要步入第四重天的境界了,我的小乖乖,你真厲害!我之前還以為到了越高的境界,修煉起來就越困難,看來一點也不是!你比任何人都要快!”

  瓏瓏眨了眨眼睛:“現在什么時辰了?”

  夢朝歌不緊不慢的說道:“還早,還早呢,你放心,誤不了你的時辰!”雖說她現在就在誤瓏瓏的時辰!

  瓏瓏那細眉冷冷的皺著,一臉疑惑的看著夢朝歌,真的是誤不了時辰嗎?怎么看夢朝歌的模樣這么心虛呢?真奇怪!

  夢朝歌又接著說道:“接下來是血祭召喚的第六重,我們接著來!”

  瓏瓏白了她一眼,說道:“第十重我都已經會了!”

  夢朝歌驚得張大著嘴巴“這怎么可能?明明才十天不到,你怎么就從第一重到了第十重?莫非你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東西能輔助你,又或者,你的身體體質又發生了變化?”

  瓏瓏搖頭“不太清楚!我好像聽到有打斗的聲音!”

  夢朝歌伸手過來捂了捂瓏瓏的耳朵,說道:“有嗎?哪里有?我怎么不知道呢?你聽錯了!你修為突飛猛進,結果你的腦子里就出現了幻覺,總想著自己現在在修煉中,時時刻刻腦子里出現打斗的聲音,這是慣性幻覺,你真的想多了!”

  瓏瓏疑惑的看著夢朝歌,她那張傾城的臉上出淡淡的寒意,緩緩而道:“姥姥,你說謊的時候,通常臉蛋會扭曲一下!”

  夢朝歌一驚,趕緊用手捂著臉蛋,說道:“哪里扭曲,真的扭曲了嗎?完了,完了,我這漂亮的臉蛋哦!不過我真沒有說謊啊!”“你看又扭曲了,真難道!”瓏瓏輕輕一哼!

  夢朝歌嚇得顫抖了一下,說道:“好吧,我騙了你,其實真有打斗的聲音!”

  “這還差不多!”瓏瓏憤憤的說道!

  夢朝歌從瓏瓏的額心處飛出,看到外面的景物也微微怔了怔,這何止是打斗啊,簡單是災難!院中四處如此的慘烈,連夢朝歌都沒有想到,好像可以用目瘡痍來形容,兩個男人皆是神階以上修為的人,隨隨便便的一道玄氣,足可以毀滅!

  上官天暮抱著瓏瓏,急叫:“師兄,你們兩別打了,今天這種日子,你們把院子成這樣像什么樣子,哎喲,別傷到瓏瓏!”

  瓏瓏眨著明亮的眸子,看到那兩片大紅喜袍的身影,四周真是人神懼變,月無光。她不明白為什么師父和扶柳哥哥好端端的就打起了架來!而且還是趁著她昏的時候打的!

  瓏瓏輕輕的扯了扯上官天暮的衣擺,說道:“師叔,師父和扶柳哥哥要比武切磋,干嘛不到外面去?毀了院子,又得南宮師兄出錢重新修!”

  上官天暮緊張的說道:“瓏瓏醒啦,醒啦,你們別打了!”可是兩人此時打得正酣暢,怎么會聽到上官天暮的話?

  瓏瓏站起來,此時才發現自己也是一身大紅的喜袍,她笑瞇瞇的看著眼前有上官天暮,覺得師兄甚是好看!

  上官天暮被她盯著有些炯了,說道:“丫頭,你看什么看呢?是不是覺得為夫今天很人?為夫告訴你啊,所有的人里,就為夫這身喜服最貼身合適了!而且為夫很乖啊,一點也不打架,不像你師父和那個妖人一樣,見面就打得這么烈!”

  “他們為什么打?”瓏瓏轉動著清澈的眸子。

  “還是不為了能抱你嗎?你總不是不醒,他們兩個搶著抱。”上官天暮突然將瓏瓏橫抱在懷里,說道:“丫頭,你現在身子不比以前,走路這種累活以后就別干了,為夫抱著你!”

  “什么?”瓏瓏好奇的睡著眼睛。

  上官天暮在瓏瓏的額前深深的吻了一口,說道:“娘子,為夫的孩子可還在你的肚子里哦,你以后要注意著身體,你放心,為夫會每用藥膳好好養著你的!”

  上官天暮那雙手掌握著瓏瓏的手,移到了瓏瓏平坦的腹上,俊有上洋溢著的幸福。

  瓏瓏驚愕的說道:“師叔,你是說我的肚子里有寶寶了嗎?”

  上官天暮點頭,又在她的上輕輕啄了啄“是啊,是啊,快兩個月了,雖然來的不是時候,但是為夫還是很高興的!即使今天晚上不能房了!不過為夫會陪著瓏瓏一起睡覺的!”

  瓏瓏喃喃而道:“不知道是誰的!”那天晚上四個男人,只得看到時候孩子生下來像誰了。

  上官天暮說道:“當然是為夫的!他們哪里有這能力,”然后一臉的興奮!

  瓏瓏眨了眨眼睛,粉微嘟,喃喃道:“我希望是師父的!”

  上官天暮眼底閃過一絲黯,臉色不悅,說道:“瓏瓏,你心里只能師兄,沒有我們,這讓我們好傷心啊!”瓏瓏趕緊安慰師叔“師叔,師叔,你別傷心啊,或許還真的是你的!”師父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她當然希望寶寶是師父的!當然她也希望是哥哥的!但是扶柳哥哥那天晚上也在,要是生個像扶柳哥哥這么漂亮的寶寶,她也很開心。至于師叔?雖然師叔有些慢子和啰嗦,但是善解人意,又細膩貼心!生個貼心的寶寶也不錯,瓏瓏也覺得都很好!

  上官天暮惱怒的捏了捏瓏瓏的鼻子,說道:“什么或許是我的,絕對是我的!”

  吉時的鐘聲響起,上官天暮一愣住,抱著瓏瓏往毀壞了的院門外面走,一邊走一邊說話:“吉時到了,我們去拜堂,讓他們打,如果他們沒趕上的話,那就算了,反正我的小瓏瓏還有很多夫君可以疼愛她的!”

  吉時的鐘聲響了第三聲,宗政扶柳和蕭南反應過來,兩人怒視了一眼,整了整,身上的喜袍,朝喜堂的方向掠去!

  喜堂內已經站著了四位衣著喜袍的新郎,看到上官天暮抱著瓏瓏進入,四人的眼底不約而同的染上了一抹深深的寒意!

  龍一走到門口接,聲音清潤溫柔:“瓏瓏!”

  瓏瓏笑盈盈的看著龍一,伸出手臂來“哥哥,抱!”

  龍一眼底濃濃的寵溺,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淘氣!”然后伸手過來將瓏瓏抱了過來!

  上官天暮有些失望的放手,想著瓏瓏喜歡什么,要做什么,他都會無條件的聽從!

  當然喜堂內的鳳千云,眼神黯了黯,也走了過來,說道:“瓏瓏!”

  “鳳哥哥!”

  帝蘅愣了愣,看了自己一身大紅喜袍,覺得這顏色真像魔界的黃泉花,不過又與黃泉花不同,黃泉花紅到滴血,而這個是喜慶,的都是喜悅和正氣。

  南宮江寒一雙桃花眼瞇了起來,等到龍一將瓏瓏抱到大堂中央放下,他才走了過去,笑瞇瞇的說道:“小師妹,哦,現在應該是娘子,娘子,這是我所有商鋪的通用印章,天下任何一個大陸,只要有我南宮家的商鋪,這枚印章就有效,這里面的東西現在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師兄。”瓏瓏伸手接過!印章上掛著一個紅色的繩子,她笑瞇瞇掛在了脖子上!表示她愿意接收了!對南宮江寒說道:“商鋪還是由你管理吧!”她只看著錢就好了!

  “娘子,為夫懂得!怎么能讓娘子心這種俗事呢?娘子就只在家中心為夫就行了。”南宮江寒笑瞇瞇的說道!

  帝蘅上前,語氣有些青澀,說道:“瓏瓏!我一直都是你的!也沒有什么東西給你。就只有整個魔族!”

  瓏瓏笑咯咯的抱著帝蘅的脖子:“帝蘅哥哥,我們早已契約,你把你的全部都給了我,我一定會好好回報,一輩子都陪著你,守護著你!”

  此時蕭南和宗政扶柳也趕了進來。兩人沖入的時候,同時叫道:“娘子!”

  瓏瓏調皮的朝兩人吐了吐舌頭,說道:“師父,扶柳哥哥!你們以后別打架了!”她又望向南宮江寒“師兄,我們的主院被師父和扶柳哥哥毀了!”

  南宮江寒說道:“我放心,我會派人去修葺的!”然后又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蕭南和宗政扶柳,說道:“以后家里的東西,誰毀壞的,誰負責!若是沒有錢賠的話,那就以勞力抵!或者按毀壞的程度,決定他見娘子的次數,毀壞程度太多,恐怕就一年兩年內不準見娘子了!”

  瓏瓏眨著眼睛,師兄這個主意真心好,果然是個商,算計得到位的。

  南宮江寒又討好的走到瓏瓏的面前,說道:“娘子,你覺得為夫這個提議好不好?”

  “好!”瓏瓏點頭!

  南宮江寒一臉的喜意,又接著說道:“那要是要見娘子,就得按各位的表現,表現好,就可以有多的時間陪在娘子的身邊!”

  “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蕭南和宗政扶柳同時回答!兩人剛剛打過架,不相上下,此時還一腔的怒意,兩人都不服誰。

  南宮江寒擺了擺手,一臉希冀的望向瓏瓏!

  宗政扶柳說道:“第一條意見我同意,第二條絕對不同意!”

  什么叫做按表現決定和瓏瓏在一起的時間?上官天暮從來不鬧事,整個就守著他那破藥爐子,沒事的時候還會為瓏瓏煲湯做藥膳。南宮江寒這么有錢,時常會買些稀奇古怪的寶物給瓏瓏玩。帝蘅平呆呆的,但是能討得瓏瓏開心,鳳千云嘛,表面上不會鬧事,說不準暗地里就人。至于龍一,那可是瓏瓏最親親愛的哥哥,哥哥一向很疼妹妹,妹妹喜歡的,他也喜歡,更加不會爭風吃醋了?就算龍一真的爭風吃醋,他也及有可能聯合鳳千云來對付他們!

  宗政扶柳覺得不行,雖然他們那些事情,他全都會,但是萬一他們五六個人聯合起來他怎么辦?

  蕭南不同意是因為,他看不慣宗政扶柳,老是仗著自己的美惑瓏瓏!而且蕭南不希望寶寶是宗政扶柳的,寶寶一定是他蕭南的!

  瓏瓏一向很尊重師父的意見,既然師父都說不行了,那她只能同意,點了點頭,說道:“師兄,那就只執行第一條建議吧。”

  南宮江寒無奈的點頭同意!

  明莊走了過來,說道:“城主,族長,各位姑爺,吉時已到,快拜堂吧。”

  幾個男人才收起了各自劍拔弩張的氣氛,很規矩的站成了一排,畢竟是拜堂是件大事,他們誰也不希望有任何的閃失,然后被瓏瓏排名出去!

  夫對拜之后,是送入房的環節,瓏瓏一手牽著七條比綢,七夫皆用一臉求寵的目光看著瓏瓏!

  瓏瓏閉上了眼睛,說道:“我隨便拉一綢子,拉到誰就是誰!以后也用這種方法!”

  七夫定定的看著她,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些凝重的表情,而且每個有都很緊,希望能被瓏瓏臨幸到!瓏瓏隨手拿起一絲紅綢,其余的都放下,睜開眼睛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深了一口氣!

  然后是帝蘅有些不敢相信的目光!喃喃道:“是我?”

  南宮江寒怒了:“小師妹,怎么會是他?好歹也是我吧,我還沒破處呢!我不管,今天房,一定要是我!”

  蕭南、上官天暮和宗政扶柳知道瓏瓏的身體,此時一臉同情的看著帝蘅,就算是房,今天你也不了!

  上官天暮說道:“不行啊,丫頭有孕在身,忌房事!”

  晴天霹靂!不知情那幾個夫君頓時就呆住了!南宮江寒幸災樂禍的瞠了一眼帝蘅!帝蘅臉色微微變了變,上前牽起瓏瓏的手,說道:“就算不能房,我只要能在新婚之夜,陪著瓏瓏便好!”“娘子,你讓帝蘅陪為何不讓我也陪,我發誓,我會什么都不做!”宗政扶柳挑眉,眸底一片魅。他擔心,不是帝蘅的孩子,帝蘅不心疼,到時候非要做些什么,傷到了他的孩子怎么辦?

  瓏瓏愣了愣,說道:“我要帝蘅哥哥,你們誰也別吵,你們今天在外面守夜!我和帝蘅哥哥在里面!”

  蕭南語氣突然沉了,說道:“這是什么規矩?”

  鳳千云眼底閃過一絲淡淡的憂傷,說道:“娘子,新婚之夜,你不讓我們進新房,讓他們在外面給你守夜?”

  “娘子,你好狠的心!”南宮江寒言道!

  “娘子,你忍心新婚之夜將我們關在外面?”龍一語氣里也有著淡淡的憂傷!

  上官天暮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真可憐!”

  “呃?”瓏瓏看到這么多夫君對自己新婚之夜的選擇不頓時就呆了,說道:“好吧,你們愛在哪兒就在哪兒?”

  她突然想到夢朝歌所說的,男人多了很難管理!

  夜晚,瓏瓏牽著帝蘅進了新房,帝蘅便拉著她進入了魔宮的入口,幽都城的魔帝宮內,也安排了新房,瓏瓏眨著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切!

  帝蘅說道:“娘子,今天就算你沒有選中我,我也會帶你來這里的!他們不可能打開魔界的入口!”說完,他走了過來,一把將瓏瓏抱了起來,將她抱上了,輕輕的吻著瓏瓏的臉,另一只手輕輕的撫摸著瓏瓏的肚了,說道:“我們現在并非凡人的體質,誰說懷孕不可以房事的?只要不是太累就行了,我會用玄力先護好你的肚子!”

  “嗯。”瓏瓏懶懶的說道,摟著帝蘅的脖子“帝蘅哥哥,你好聰明!”

  帝蘅輕笑,湛藍如天空的眸子里泛著濃濃的*,說道:“現在可以嗎?”

  “嗯,可以。”瓏瓏懶懶的點頭!

  喜房外,六個男人對視了一眼,很快就將那個普通的結界給打開,新房內空無一人!龍一緊張的說道:“瓏瓏呢?”

  其他五人也是一愣!

  宗政扶柳憤怒的一拍桌子“可惡的帝蘅,一定是把瓏瓏帶去魔帝宮了!”

  鳳千云的聲音與冷冽異常,說道:“既然如此,我們聯合起來,強行打開魔界的通道,進去找他們!”

  上官天暮趕緊說道:“別急,別急。我覺得丫頭很快就會出來了!”

  “為什么?”南宮江寒好像的看著他!

  上官天暮說道:“我們都服過瓏瓏給的同生丹,只要我們…”

  “傷自己,或者被人受傷,瓏瓏會感應得到!”宗政扶柳笑瞇瞇的說道,然后目標瞟向蕭南,剛剛那一架,還沒有分出個勝負呢!

  龍一怔了怔,墨眸閃過一道綠光,臉上出痛苦的光芒,然后他的臉頰閃爍著淡青色的光芒!痛苦的抱著頭,靠著門框處坐了下來!

  “他怎么啦?”宗政扶柳紫眸微瞇,好奇的看過來!

  “他好像中毒還是被妖魔附體了?”南宮江寒扯了扯上官天暮的衣服,說道:“師叔,你快給看看,可不要有事嗎?瓏瓏要是知道的話很傷心的!”

  龍一靠著那里痛苦的吼叫著,上官天暮趕緊拿了一顆定神的藥丸放入龍一的嘴里,龍一臉上痛楚的表情頓時變得輕緩了一些,不過臉上的那道猙獰的鱗片還在!

  蕭南伸手過來握住了龍一的手腕,剛剛一抬起他的手腕,在場人皆是一呼!蕭南說道:“你這是怎么回事?”

  龍一氣,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從半個月開始,我的身上就會出現異樣!”

  上官天暮湊近檢查,眸越來越深“妖之氣?”

  “什么妖之氣?”鳳千云蹙眉。“龍一身上怎么會有妖之氣!”他明明是龍家的族長,身上淌的是龍家的血!

  龍一也痛苦不已,他也不清楚,記憶里出現許多模樣不清的片段。他想不明白!

  蕭南正用玄力壓制住龍一身上的妖之氣,上官天暮按住了他,說道:“讓他痛,越痛苦最好,這樣瓏瓏就能感應到了,到時候一定能出現!”

  蕭南聽了上官天暮的話,收回了手,定定的看著龍一,寒眸中閃過一絲同情,不過為了瓏瓏,他覺得總要有人自殘身體做出些犧牲!所以他們一致認為,自殘自己,不如讓現成的龍一去痛!

  上官天暮給龍一的藥丸只持續了不到半柱香的時間,龍一身上長出的異樣鱗片越來越多,而且除了臉上和手背上,身體上也出現了不少的鱗片,那些鱗片堅硬異常,每出現一個,就好像有人在他的骨髓中央劃一刀,似乎痛得整個靈魂都在顫抖!一聲慘叫聲傳來!

  瓏瓏突然覺得心口一痛,痛得讓她窒息,看著在自己身上起伏的帝蘅,她捂著口細碎的痛苦輕出來!

  新婚之夜,帝蘅很用心,每一步都做很到位,動作也很溫柔,如今看到身上輾轉承的女子突然出痛的表情,他身子一僵,附下身來,輕輕的吻著她的臉“怎么啦,娘子。”

  瓏瓏息著:“好像出事了!帝蘅哥哥,我們回去吧!我好擔心!”

  帝蘅溫柔的堵住了她的嘴,半晌才放開,說道:“好。”說完有些戀戀不舍的從她的身體離開!拿了邊的衣袍披上!

  瓏瓏手指一勾,衣袍很快就套到了自己的身上,她站了起來,帝蘅過來抱她,瓏瓏捂著口,痛得全身的骨頭都在打顫,很奇怪的感覺。不過這種痛楚,漸漸的被自己體內玄力壓制,現在已經沒有剛剛開始的那一上那么痛了!

  帝蘅將她抱在懷里“娘子,為夫現在已經是你的人了,所以娘子做什么,為夫一定會替娘子去做!”

  “我要回去!”瓏瓏說道,已經皺起了眉!

  帝蘅點頭“好!”手掌已經推開了離開魔界的通道!等到他們回到新房的時候,瓏瓏那臉色頓時驚呆了!

  趕緊從帝蘅的身上跳下來,跑過去抱住龍一的“哥哥!”

  龍一已經痛得什么都分不清,看到瓏瓏的那一剎那,眼底的暴戾兇光淡淡了!他捂著自己的臉:“瓏瓏,你別看,很可怕!”

  瓏瓏說道:“可是,今天我們已經成親了!哥哥是瓏瓏的夫君,瓏瓏最喜歡的人,怎么會嫌哥哥難看呢?哥哥,讓我看看,我看看!”

  “不,不行!”龍一避開瓏瓏,沖出新房,走到了院中!

  院外電閃雷鳴,似乎天空都要撕裂分成兩半!龍一的身體突然發生了變化!全身都被一片綠芒蓋住!

  瓏瓏沖了出去,執意的抱著哥哥的,說道:“哥哥,哥哥,不要緊的,帝蘅哥哥一早就告訴了我,他一定有辦法救你的!”

  瓏瓏那目光朝帝蘅望過來:“帝蘅哥哥,你快說,怎么樣才能不讓哥哥這么痛苦?”

  帝蘅無奈的說道:“除非斷他靈!讓隱藏在他身體里的妖王元神永遠沉寂,否則沒有辦法!”

  當然斷其靈之后,龍一便成了廢人,可是能路都走不了,僅僅還有呼吸來證明他還活著!帝蘅說的是最好的結果,最壞的結果是龍一受不了那種痛楚,精神力和意識力不強,然后重新回歸妖族成為兇殘暴戾的妖王!

  龍一下半身突然變成了一條蛇尾!他吃驚的看著這一切,臉色越來越白,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是妖孽!

  府宅中的護衛聽到聲音匆匆的趕過來,瓏瓏見此,手中的玄氣罩快速的縈繞出一個巨大的光圈,將整個院子罩住,阻止護衛們趕至,而且她絕不能讓護衛們知道龍一時候場景,到時候會被族中的人認為是妖孽,然后逐出族,或者被族中的長老誅殺!“哥哥!”瓏瓏驚惶了!趕緊將身體的里的玄力渡過去!

  龍一搖頭:“瓏瓏,別!這樣沒有用的,只會加速我的痛苦!”

  “怎么會這樣?”瓏瓏十分的不解!

  龍一說道:“瓏瓏,你不要管我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的身份的,我非龍家的血。現在終于可以名正順的當瓏瓏的娘子,瓏瓏也可以為我生孩子,孩子不會受詛咒,他會是最完美的孩子!”

  “哥哥!”瓏瓏指尖顫抖!

  夢朝歌看到龍一這么痛苦,實在不忍心,說道:“那就廢了他的修為!”

  瓏瓏搖頭,哥哥的修為被廢過一次,身體的筑基已經很脆弱了,如果再廢一次,哥哥還能活嗎?

  “那你就任由著他痛苦,最后承受不了那巨大的痛苦,成為暴戾的妖王,讓妖王重新回歸于天下,到時候禍害眾生嗎?”

  瓏瓏拼命的搖頭,哥哥一定不會這樣,一定不會變成暴戾的人!

  夢朝歌實在受不了,化作一道白芒沖入瓏瓏的身體,既然瓏瓏不忍心出手,那就由她來,反正總要面對一件,妖王是不可留的!

  “不!”瓏瓏這回沒有暈過去,強大的意志力,讓她能與夢朝歌相抗衡!夢朝歌說道:“你廢他靈,如果他運氣好,還能做個凡人!”

  “哥哥成了凡人,以后就會老去,到時候我一樣會失去她!”瓏瓏閉上了眼睛,臉上閃過一絲寒戾,硬生生的將身體里面夢朝歌再次了出來!

  夢朝歌微愣,覺得自己似乎已經不能再強行支配瓏瓏的意識,頓時覺得一陣的空虛心惶,說道:“你若舍不得動手,就由我來幫你吧。”

  夢朝歌正要動手,一道強烈朝她照耀過來,然后瓏瓏所筑的玄氣罩裂開,電閃之間,一道強光卷過,平靜之后,已經沒了龍一的身影!

  瓏瓏驚惶的站了起來,心中倉惶,吼道:“哥哥!”

  可是怎么不見了!她四處張望,臉色也變得越來越沉!哥哥怎么能突然消失,難道真如夢朝歌所說,哥哥已經變成了怪物了嗎?瓏瓏不相信,哥哥跟她說,他們是夫,名正言順的夫,還可以一起生孩子,孩子會很完美,不會擔心親兄妹結合帶給孩子的詛咒!

  夫君們過來抱她,她抓住一人的手臂突然哇哇大哭,她從來沒有哭過,就連出生的時候,也沒有哭,別的孩子出生哭,而她卻是笑,咯咯的笑,像已經讀懂了很多的事情一樣!

  剛剛出生還不到三天,龍一抱著她四處逃亡,被傭兵的殺手追上,龍一拼命抱著她滾落山底,她也沒有哭,龍一害怕她餓,只能喂雪水給她喝,她也是笑意盈盈的看著他!現在龍一不見了,她覺得自己的整個天空突然就霾了痛苦到無法呼吸。那哭聲令人心碎,讓人場的夫君們一陣陣的痛心!

  蕭南拍著瓏瓏的背,抬袖替她擦掉臉上的淚,說道:“乖,別說了,對孩子不好,你忘記龍一說的話了嗎?”

  瓏瓏哭得太狠,都哭得搐起來,哥哥說他們的孩子會是完美了,她摸著肚子,乞求孩子是哥哥的!

  宗政扶柳心疼的拿出帕子過來給瓏瓏擦臉,瓏瓏雖然沒有再哭出聲,可是眼淚卻止不住的往下,她一直是強大的!從來沒有任何的弱點,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沒有人敢拂她的逆鱗,大家都覺得她是逆天般的強大,其實她也有害怕失去的東西!

  她最害怕失去她最重要的人!她抓著宗政扶柳的手,說道:“扶柳哥哥,你不要離開瓏瓏!師父也不要!還有鳳哥哥,江寒哥哥,師叔,帝蘅哥哥。”

  “我們不離開你,不離開你!”夫君們圍著她,希望能給她一些溫暖,給她一眼安心!

  帝蘅抱緊瓏瓏,說道:“瓏瓏,我們替你去把龍一找回來!”

  瓏瓏瞠著瀲滟的眸子,說道:“哥哥在哪兒?”

  蕭南說道:“乖瓏瓏,快別哭,我們替你找龍一!他也是你的夫君,師父不希望瓏瓏不開心。”

  南宮江寒說道:“娘子,你放心吧,整個大陸都有我的商鋪,消息是最靈通的,我馬上就叫人去查探龍一的消息!”

  鳳千云撫著瓏瓏的發絲“云落山莊在各地也有不少的暗樁,一定能替你找到龍一的!”

  宗政扶柳說道:“天下傭兵聯盟的人也不差,到時候每個人都可以幫你找!我們就不相信,好好一個人,怎么突然就這么不見了!”

  帝蘅搖了搖頭:“我們去妖族,我覺得今天之事,一定是妖族從中作,將龍一給擄走了,龍一是他們的妖王,可是我看龍一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

  瓏瓏清澈的眸子輕輕的瞇了起來,說道:“帝蘅哥哥,你知道妖族在什么地方嗎?”

  帝蘅點頭:“我知道!”

  “好!召集所有的人,踏平妖族!”瓏瓏恨恨的說道!不敢是誰動了她的人,她遇神殺神,遇佛殺佛,遇妖誅妖!

  帝蘅怔了怔,然后點頭:“娘子要做的事情,為夫一定照做,就先由我帶著魔族開道進入,你們幾個再帶著各種的進來,妖族也不過數百萬而已,我們這么多人,一定可以將其全部誅殺!”瓏瓏擦了擦眼淚,心底越來越難受,但是她知道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她一身傷心的氣息,此時已經全部收斂,換上的是冷酷、狂妄、睥睨。為了救回哥哥,哪怕毀滅天下亦可!

  十后,瓏瓏已經齊集人馬前往妖族!

  兩個月后,妖族全部覆滅,活下來的,也被活活的斬除了妖,永遠不能再做惡!

  整個大陸,乃至整個天下震驚,當時瓏瓏帶人闖入妖界的時候,誅妖無數,就是他們出龍一,結果妖族不愿意出妖王,而且妖族也不愿意被幾個大陸的人族武士給覆滅,當天閃電層層疊疊的劈下,風刃,水刃,火球,四處哀鴻遍野!大陸的人再次見識到了合虛城城主的彪悍和兇狠!

  瓏瓏沖入妖族最中心,在妖王臺上看到了沉醒在臺上的龍一!龍一此時上半身是人身,下半身是蛇身。龍一被妖族的長老們劫來的時候,長老們想將妖王的元神全部都活,可是龍一從小龍家長大,又加上龍霆給他換過龍家的血,可以骨子里已經深深的滲透了龍家的思想,妖族長老們沒有成功,反倒讓龍一反傷了自己,也絕不改變本!直到后來瓏瓏帶兵傾覆妖族,長老們再沒有辦法,由得將龍一囚于此處,讓妖氣最濃的妖臺滋養著他的身體,讓他盡快的恢復妖王的本

  瓏瓏讓小籠包將龍一抬了下來!同時妖族覆滅之后,活下來的余妖也被瓏瓏收服,相當于現在整個妖族也臣服在合虛城城主的威嚴之下!

  瓏瓏將龍一放在龍家地的龍泉處靜養,龍泉靈氣很濃,四個月后,龍一的身體已經恢復了正常,只是還沒有醒!

  上官天暮拿著新研制好的藥物給龍一恢復元氣!瓏瓏其他的幾個夫君也用自己的修煉替龍一壓制他體內的妖之氣,慢慢的將那股妖之物化成靈氣,除去龍一心底的元神心魔!

  夢朝歌的身體已經由半透明,變成現在的整個實身,她伸手撫摸著瓏瓏的肚子,笑瞇瞇的說道:“小乖乖,再過些時,你就能沖破神階的第八重天的渡劫期了!你知道我為什么到現在還沒有走嗎?”

  瓏瓏覺得最近很累,肚子得很沉,現在走路也很吃力,這種感覺很難過,懶懶的說道:“為什么?我有寶寶了,不能拿自己體內煉就紫府金丹幫你恢復,等我把寶寶生下來,我再幫你恢復吧!”

  夢朝歌說道:“是啊,就是因為你有寶寶了,所以害得我到現在還沒有恢復身,可是你生完寶寶之后,身體虛弱估計又要養些日子,我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小乖乖,為了報答你,你第八重天遇上的雷劫,我幫你擋!”

  瓏瓏輕輕的一揮手,說道:“我自己能擋!”

  夢朝歌笑瞇瞇的說道:“你現在修為這么強,隨便吹氣可滅城,那雷劫的威力,你肯定不在乎,不過那雷劫對我有用!”

  瓏瓏瞠了她一眼!夢朝歌又接著說道:“你不是一直在思索闖過魔方第二十六格的天劫陣嗎?你引雷劫進去,讓它們兩種巨大的能力相撞,然后你讓再我進去,只要我吸引它們之間的威力,就行了!到時候我可以借助那兩種力量恢復身,不可以不用借用你體內修煉而成的紫府元丹!”

  魔方的最后一格,是天劫陣,瓏瓏曾經帶著夫君們進去過,可是剛剛走到門口,便被彈了回來,而且當時她還動了胎氣,肚子痛了半個月,嚇壞了夫君們,以至于以后夫君們對她更是小心翼翼!

  夢朝歌扶摸著瓏瓏的肚子,說道:“好不好啊,你再過一個來月就生了。你不想你姥姥早點恢復身,到時候你生了之后,我還可以幫你照顧寶寶呢!”

  瓏瓏想過那雷劫還用天劫陣才能破的話,雷劫的威力到底是有多大!她現在有著寶寶,所以小心翼翼。除了那次覆滅妖族之后,便沒有再動體內的玄氣,如今夢朝歌竟然能助她,她也樂意,點了點頭,說道:“好!”夢朝歌說道:“等你突破了第八重天的階段就正式進入第九重天,就重新胎換骨,擁有不死不滅之身!”

  瓏瓏眨了眨眼睛,她對這個不死不滅之身沒有什么興趣,她只要有她的夫君們一直陪著她就好了!還有哥哥,她也希望哥哥能盡快的醒過來,希望哥哥能在寶寶出生的時候醒過來,這樣哥哥就可以第一時間看到寶寶了,她還希望寶寶要長得像哥哥!哥哥受了這么多的苦,她一定要給哥哥最好的!

  夢朝歌捏了捏瓏瓏的臉,說道:“小乖乖,你真是太可愛了!”

  帝蘅端著削好的水果過來,拿了一塊遞到瓏瓏的嘴里,寵溺的說道:“娘子在想什么?”

  瓏瓏瞟了一眼在一旁的夢朝歌,懶懶的仰頭,瞇起了眼睛“帝蘅哥哥,在想帝蘅哥哥!”

  帝蘅無奈的刮了刮她的鼻子,說道:“娘子就是口是心非,昨天晚上和為夫睡覺,做夢叫的是扶柳哥哥!”

  瓏瓏臉色一變,緊張的說道:“我叫的是扶柳哥哥嗎?不會吧!我跟帝蘅哥哥睡覺,怎么會叫扶柳哥哥的名字?再說扶柳哥哥前天才跟…”她臉色微微一紅!

  前天晚上,是扶柳哥哥陪她睡覺的,扶柳哥哥花樣多,讓她不停的叫他名字,可是肚子中的寶寶的抗議,不停的用腳踢著瓏瓏的肚子,一鼓一鼓的,宗政扶柳那臉剛貼上瓏瓏的肚子,就被里面的寶寶踢了一腳!宗政扶柳說要報仇,還想到了報仇的方向就是用東西進去戳戳他,讓他老實點!前天晚上得她太累了,做夢的時候都在說“扶柳哥哥,不要了,不要了!”

  瓏瓏尷尬的看著帝蘅,甜甜的一笑,說道:“帝蘅哥哥,那只是一個意外!”

  帝蘅不悅的說道:“上次一次,你和我睡一起,夢里叫的是鳳哥哥!”

  “沒有,沒有的事!”瓏瓏掩臉,鳳哥哥也折磨人的!

  帝蘅嘆了一口氣“上上次,你夢里叫的是師父!”

  “上上次,是師叔!”

  然后南宮江寒抱著一堆帳本,還是金算盤走了過來“你這有什么好奇怪的?上回她在我上,叫的是帝蘅哥哥!”

  帝蘅哥哥一亮,臉上原本的霾一閃而逝!

  南宮江寒一臉的委屈,說道:“帝蘅,瓏瓏除了叫師父他們,有沒有叫過我的名字?”

  帝蘅若有所思“應該沒有吧,我記得她叫過哥哥,沒有叫過師兄!”

  南宮江寒頓時崩潰了,抱著瓏瓏的肚子,說道:“寶寶啊,你娘親好狠毒啊,創造你們的時候,爹爹沒在場,她連做夢都沒有爹爹的份啊!”瓏瓏眨著眼睛:“師兄不是隨時隨地都在我的眼前嗎?干嘛還要去夢里。”

  南宮江寒說道:“寶寶啊,爹爹好歹也是風華正茂,比他們都年輕俊逸…”

  上官天暮走了過來,一把將南宮江寒推開,捧出剛剛研究好的藥丸遞過來,說道:“娘子,保胎藥!保證我的孩子一生下來,就能走能跳,而且還能收復靈獸!”

  瓏瓏身邊的小籠包懶懶的瞟了一眼那盤中的保胎藥,接著埋頭睡覺!又不是丸味道的,瓏瓏不會喜歡吃的啦!而且最近這幫男人還商量好,為了瓏瓏的肚子的孩子健康,不讓瓏瓏多吃脯了,而是燉各種骨頭湯!不過小籠包知道宗政扶柳經常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給瓏瓏脯吃,瓏瓏最喜歡他了!他們倆甜蜜的時候,瓏瓏還親切的稱呼宗政扶柳為小脯!宗政扶柳在厚顏無的抵制瓏瓏少吃脯的同時,又努力破壞規矩,爭當瓏瓏的小脯,讓瓏瓏每時每刻都吃自己!

  “來,娘子,張嘴!”上官天暮遞了顆淡褐色的藥丸過來!

  瓏瓏“啊。”了一聲張嘴,那藥丸入喉便滑過一腹中!

  上官天暮臉色有著濃濃的笑意,說道:“娘子,我們最近商量了一件事!就是關于孩子應該姓什么的事情,我們六個決定抓周,每人抓一次,抓到次數最多的姓氏,以后孩子就用這個姓!我還替龍一抓了一次!”

  瓏瓏瀲滟的眸子轉了轉,說道:“七個姓氏?”

  帝蘅和南宮江寒在一旁點了點頭,而且那個抓周的結果,他們不想說出來!當然其他的人也不想說出來,上官天暮除外!因為抓周的結果是上官這個姓氏被抓到了兩回,其他的只有一回,南宮的姓氏,沒人抓到過!可想而知,上天也不希望孩子姓南宮,南宮師兄頓時又覺得整個世界沒愛了,

  上官天暮說道:“娘子,我們決定讓孩子姓上官,名字都在這里,就等你來選了!”

  瓏瓏喃喃道:“孩子不應該姓龍嗎?”

  上官天暮有些委屈的說道:“娘子,你好偏心,心里只有龍一,讓孩子姓龍!”

  瓏瓏清澈的眸子,溜溜的轉動著,說道:“你們不應該把我的姓氏也拿去抓一次周嗎?還是你們覺得,我的孩子應該用別的姓氏?”

  南宮江寒一聲輕笑“師叔,你傻眼了吧!這事做得太不講究了!你和師父,宗政扶柳都說孩子是你們的!其實這孩子是瓏瓏的才是!”帝蘅意味深長的點頭:“娘子,他們用這個方法抓周的時候,我沒有參與哦!我其實一直都是反對的!”

  為什么反對呢,因為造孩子的時候,帝蘅沒份參與唄!

  南宮江寒憤憤的瞠了一眼帝蘅,說道:“矯情!”

  上官天暮清眸中頓時有抹黯然,說道:“啊?對不起啊,娘子,為夫想得不周到,孩子姓什么都不好,只能姓龍!”

  必須要姓龍!剛開始他還很得意了一陣,想著孩子姓上官,他就開心!現在嘛,其實姓龍比姓上官更好!

  上官天暮又笑瞇瞇的說道:“娘子,你看這些都是人名,你喜歡哪個?”他殷勤的指著幾個名字,說道:“這個好不好?不行,這個與我的性格不符,這個…”

  瓏瓏懶懶的靠在帝蘅的懷里,說道:“我也不知道寶寶是男是女,不如等寶寶生下來的時候,再說吧!”

  “娘子說得及是!”帝蘅溫柔的說道!

  蔚藍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座飄浮的宮殿,瓏瓏的眼睛突然一亮,扶著肚子站了起來,帝蘅生怕她累,又將她抱了起來!

  鳳千云坐著火鳳從天際沖下,一襲紅衣妖嬈似火藥味,上前就將瓏瓏抱了起來。“娘子,為夫趕回來得及時吧,你看,為夫送給你的禮物怎么樣,漂亮吧!”

  瓏瓏點頭:“風箏真漂亮!我好喜歡!”

  蕭南御劍從空中滑過,一道銳利的劍飛密密如針,很快就將空中的風箏全部都削成了無數片!然后那些五彩繽紛的碎片飄飄的從天邊墜落,美麗至極!

  然后蕭南在瓏瓏的身邊停下,溫柔的握著瓏瓏的手,寵溺的說道:“娘子,你看這樣,豈不是更好看!?”

  鳳千云無奈的一笑,說道:“你說得對,的確是更好看!”

  身邊是漫天的五彩落英,落在如仙境般的地方,仙境里自然是仙女和她的夫君們!

  蕭南溫柔的在瓏瓏臉上親了一口,又低頭吻了吻肚子,說道:“娘子,我們的孩子乖不乖?”

  瓏瓏嘟著小嘴,說道:“好重!”

  鳳千云伸手過來攬住瓏瓏的,說道:“這樣會不會好一點!寶寶應該很小,不會這么重吧,會不會不止一個?”

  他這話一說,一襲紫的衣袂掠了過來,將瓏瓏抄在懷中,說道:“不止不一個?我不會這么厲害吧,一箭雙雕!?”

  “哼!”五個夫君都不約而同的瞠了他一眼!

  宗政扶柳紫眸魅,笑瞇瞇的說道:“你們妒忌也沒用!對不對,娘子?”

  瓏瓏靠著宗政扶柳,眨了眨眼睛,說道:“真不止一個嗎?難怪我覺得這么累呢!好像肚子都快要撐破了!”

  宗政扶柳笑瞇瞇的說道:“不怕不怕,為夫幫你扶著,娘子,今天晚上是為夫來陪吧?”

  南宮江寒拿了帳本過來,翻開幾頁,說道:“瓏瓏,今天陪我!”

  帝蘅在一旁提醒“你拿是上個月的期!”

  南宮江寒瞠了他一眼“老子不知道,還用得著你來說?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成啞吧!輪到我之后,才是你!”

  帝蘅上前抱著瓏瓏的手臂“娘子,今天我們陪你!”

  夢朝歌搖了搖頭,好膩人,皮疙瘩都掉了地了,全是一幫極品的夫君啊!

  上官天暮說道:“你們別老是圍著瓏瓏!瓏瓏現在身子不適!你們這么圍著她,都把寶寶圍得透不過氣來了!”

  宗政扶柳輕哼“南宮,你看好日子了沒有,今天是不是我陪娘子?”

  南宮江寒憤憤的將帳本扔過來,說道:“算你狠,老子以后不管這些了!”

  “師兄,你不管我嗎?”瓏瓏清脆的聲音響起,水眸望著南宮江寒,南宮江寒微微一愣,趕緊將帳本撿起來“娘子,為夫錯了。這個家還是得靠著為夫來當不是?”

  “師兄,你對我真好!”瓏瓏笑瞇瞇的看著他!

  南宮江寒很受傷,笑呵呵的說道:“娘子,有你這句話,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絕無半句怨言!”

  他這么笑瞇瞇的,令在場的幾個夫君皆是搖了搖頭!

  瓏瓏說道:“我想去陪哥哥!”

  “我們抱你上去!”蕭南說道,搶先將瓏瓏抱了起來,他雖然說明的是我們,但是真正抱著瓏瓏的時候,再累也是舍不得放手的!所以一直是他!

  龍一依然靜靜的躺在那里,臉色透著暖玉的柔光,瓏瓏著大大的肚子,坐在哥哥身后,伸手握著哥哥的手掌,將哥哥的手掌覆在自己的肚子上,說道:“哥哥,你快醒來!”

  她肚子的孩子似乎也感應到了有人觸摸,于是頂了頂肚子,瓏瓏咯咯的笑起來:“哥哥,他在踢你,也想讓你快點醒來!”

  龍一那手指輕輕的動了動,瓏瓏目光一凝,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剛剛是寶寶踢了她,還是哥哥的手指在動呢?她一時間不敢確定!又將龍一的手掌覆在肚子上,肚子里,孩子劇烈的頂撞著!踢著龍一的手心!

  龍一的手指再次動了動,瓏瓏撲過來:“哥哥,你醒了是不是?”

  龍一俊逸的臉上泛著柔光,修長的睫行輕輕的顫了顫,然后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喃喃而道:“瓏瓏!”

  瓏瓏抱著撲上哥哥的膛,哭泣著:“哥哥,你終于醒了!”

  “瓏瓏,快別哭,你怎么啦?”龍一有些驚惶,手掌撫上她的背!

  瓏瓏痛苦的皺眉“哥哥,我沒…怎么…我就是…肚子好痛!”

  一聽到這個消息,在場的六位夫君急急的圍了過去!上官天暮握著瓏瓏的脈搏,說道:“娘子,你別激動,好像是寶寶等不及要出來了!”

  …

  ---題外話---

  結局了哦!感謝一路支持的親們!如果有哪里沒有代清楚,請親提出來。想要什么樣的番外也可以提!
( ← ) 上一章   天才邪女   下一章 ( 沒有了 )
女魔頭趙九的美人絕色嬌妻養成手冊帶著系統闖武涼城客棧魔源紀冰帝九陽神君誘香蠱皇飛云幻雪江湖龍在天仙劫情緣
免費小說《天才邪女》是由作者風之孤鴻精心撰寫的一本完本武俠小說。更多類似天才邪女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258文學網的“完結武俠小說”專欄或全本小說排行榜,完結小說天才邪女TXT下載的最新章節第一百三十八章娘子為尊結局為網友上傳更新,與258文學網的立場無關
云南11选5走势图技巧